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6章 陨石通道后的天地

第6章 陨石通道后的天地

  一季秋风斩黄叶,蚊虫不足岁,对于春芽和夏虫来说,残存的季节就已是余生。

  而三年对于很多人来说,也不算短暂了,毕竟人生又能度过多少个春秋?

  院落中,枯叶和蒿草共存,房屋中家具和床铺都已蒙尘。王煊坐在那里,在近三年的时光中,他宛若逝去了,始终一动不动。

  三年来,他一直在解决自身的问题,在意识世界中,在身体最深处,他发现问题很严重,新元神非常排斥他。

  多次接触后,他认为如果不能尽早解决,将会出现一个陌生的他,比所谓的人格分裂还可怕。

  他从未想过什么第二人格,有问题就要彻底解决,三年来,他动用了各种秘篇,精神棺椁大法,虚道寄托术……

  很久以前,他并没有想到过,此生自己会与自己为敌,展开各种角逐,甚至是你死我活地厮杀。

  在对抗和相互狩猎中,王煊的精神印记终于进入新元神,最困难的一步被他攻克。

  新元神原本就是他,实力更强,但是,新诞生之初,由于排斥过去的自己,却显得有些稚嫩,被“老家伙”暗算了。。

  王煊原本的精神印记,闯入进来后,也并不是要磨灭这里,不然他所谓的元神涅槃不过是一场空。

  这是一种交融, 新元神敞开了, 接收了他生命最本质的印记, 两者合在一起。

  旧元神中的腐朽,那些和超凡一同没落的灰暗,注定要被舍弃, 被排斥,不会进入新元神, 会在外部慢慢消亡。

  在这场追逐中, 相互狩猎, 或者说彼此交融,是“超凡之我”的提升, 蜕变,将近三年,他们在血肉中, 在命土间, 不断沉浮。

  “成功了吗?”王煊自问, 然后, 他发现一个问题,“超凡之我”角逐三年后, 已沉入在命土之下。

  自从神话永寂后,连他的命土都跟着变化了,竟像是一道天堑, 隔断了现实世界和虚无之地。

  他疑惑,三年来, 自己和新元神融合,相互狩猎, 到底是怎么一路贯穿下来的?

  他思忖,回首, 发现忽略了这一切,一时间想要回去,竟是无比地艰难。

  但他能朦胧地感应到命土上方那个平凡的自己,关于超凡,关于神话,都注入了新元神中。

  现在,维持身体机能, 在现实世界中的自己,是大宇宙纠错状态下的自己。

  三年前,他孤注一掷,旧元神中关于神话, 关于超凡的一切,化成一道洪流,一片绚烂的光,没入新元神。

  现实世界中,王煊也朦胧地感应到命土下的一切,新旧元神本质印记归一后,再无疏离感,更没有对抗了。

  “明明涅槃了,新旧元神印记合一,为什么还这样?好像还是隔在了命土的两端。”他沉思。

  现在只有一个他才对,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他寂静无声,默默体悟良久,渐渐有了清醒的认知,的确只有一个他。

  “我在命土之上,观想命土下的一切,那里可以诞生神话。”

  “还是说,我本就在命土之下,思感可以融入身体,却无法将神话投映到现实中,被大宇宙纠错,压制住了?”

  他自语,觉得甚是古怪,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都没什么错误。

  现实的归现实,神话的归神话,命土隔断现实和神话,他现在的状态是,无法凿穿命土,不能将超凡带出来。

  他并不担心,当初可以贯穿命土,能自由出入两地,以后应该也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他反而开始沉思另外一个问题,命土之上是现实,命土之下是神话,自身到底由哪里而来?

  所谓的虚无与真实,自身的一体两面,平凡的自己和具备超凡之力的自己,是在彼此相互投映吗?

  然后,王煊上路了,身在光点中,极速远去,冲向虚无之地深处,他想看一看现在的陨石通道如何了。

  在途中,他在仙池那里停了下来,银色仙液滋养几株天药,没什么变故。但驻足后,他以银色仙液洗礼自身时,发现效果远没有以前那么明显了。

  “这里也受影响吗?”他立足很长时间,现实世界,超自然现象越发难以显现,虚无之地也受到一定的波及。

  同时,他注意到,抵达这里后,投映在现实世界的自己,关于神话的一切越发朦胧,不断模糊下去。

  现实世界中,沉睡的王煊觉得自己像是经历了一场梦境,关于超凡正在远去。

  他能感受到,外界遍地枯叶,天空中飘落雪花,又是一年寒冬季,他知道自身沉睡近三年了。

  虚无之地,王煊再次上路,接近陨石之地,时隔三年再临这里,感受到的依旧是灼热,红色物质洒落。

  但是,那种极限高温,那种如同天劫般的红色烟霞,其暴烈程度似乎比以前下降了一大截。

  “这是大宇宙压制的结果,还是说,所谓的纠错其实是从这里开始,影响到了现实世界?”

  王煊“以身试法”,进入陨石通道内,哪怕被红色物质覆盖,没有至宝庇护,他暂时也能挡住。

  他心头异动,这次能否一口气冲到尽头?

  他一路向上冲,有种岁月不断流逝的错觉,像是过去了很久,他临近了魔花,它寂静无声,并未侵袭他。

  “果然,可以烧死强大元神的红色物质都跟着变弱了。”王煊一路闯到这里后,感觉自身无大碍,还可以前行。

  王煊进入红色烟霞海,光点被焚烧,元神有了剧痛感,但是,依旧能承受住。

  昔日,他躲在养生炉中才能走到这里,现在凭借一己之力,不动用至宝,便重临故地了。

  “毁灭性的超凡之力,衰退的有些猛烈,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为我提供了机会,去探索那源头。”

  陨石通道上方是红色汪洋,有真实的颗粒亮晶晶,不局限于红色,还有少量斑斓的真实晶体碎片。

  王煊怀疑,如果对应神话也就罢了,如果对应人体,难道这片红色的烟霞海是和血液有关的东西?

  他再次上路,可怕的能量浓郁度不断提升,越发恐怖了,他再次有了昔日那种即将被烧死的体验。

  但他有种感觉,如果能坚持住,或许能冲出红色烟霞海,见到一片崭新的天地,他咬牙前行。

  这一刻,他有些怀念至宝了,如果持掌一件在手中,这次大概率能窥探到真实源头的秘密。

  “坚持住!”

  他置身于生死险境中,随时都可能会倾覆,丢掉性命。

  突然,他被惊到了,那是什么?

  “一块沉于海中的陆地吗?”

  红色烟霞海中,出现景物,和在以前所见不一样,那是一块陆地,或许也可以称之为岛屿。

  但它不在海面上,被红色物质淹没,那里有淡淡的光晕笼罩,覆盖那座面积不算小的地带。

  王煊发呆,这个发现让他好半天没回过神来,死死地盯着那里,确实是一座笼罩着光华的岛屿。

  这种奇景并非幻觉,他以精神天眼捕捉,感觉非常真真实,这等于推翻了他以前的很多猜想。

  “临近真实的源头,出现了沉在红色烟霞海下的岛屿,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王煊忍受剧痛,顶着莫大的压力接近,他想看个清楚,了解个透彻。

  终于,哪怕有光雾覆盖,也能看清了,那的确是一座生命之岛,郁郁葱葱,有浓烈的生机,有植物,也有火山喷发。

  不过,那些植物似乎是能量所化。

  “有人?!”王煊心惊,他看到了有身影一闪而过,消失在葱郁之地,这绝非错觉。

  这是什么状况?虚无之地不是每个人独自拥有的大后方吗?

  王煊立身在红色烟霞海,扫视那里,心绪起伏,凭着本能直觉,他确信这不是魔花在作祟。

  他来到沉没在海中的岛屿近前,抵达这里后,红色物质的危害性加剧了,让他都快忍受不了了。

  岛屿上很安静,但不死寂,给人各种生命气息浓郁的感觉,他用手轻触光雾,元神竟能够进去。

  “海里”的红色物质让他难以承受,岛上却无比祥和,他刹那就进去了,那种即将被烧死的体验顿时消退。

  光点变幻,他以元神形态立站在岛屿上,没有了生死威胁,彻底轻松了。

  岛屿被柔和的光包裹着,将红色烟霞海隔绝在外面,但却不阻挡他进入。

  红色的枫树,金色的银杏树,青翠的松树……各种景色优美,皆为超物质所化,更有银色仙瀑流淌,从黑色能量化成的大山上落下,更远处火山在涌动红色岩浆。

  很快,他再次发现人影,结庐于山中,而远处的大山上也有茅屋,有一些人栖居,能大致看到。

  “非错觉,不是幻境,他们是什么人,或者说是一种什么形态的生命体?总不能是一片真实的天地吧,我初步进入超凡宇宙中?”王煊仔细感应了一番,那些生物没有扫视过来,他不曾觉察到任何危险,这里像是一片祥和的新世界,他谨慎地迈步,向岛屿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