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535章 至高生物对峙

第535章 至高生物对峙

  36天重天周围,气泡宇宙不算少,都依附于超凡中心大世界,有的半腐朽,有的依旧在散发独有的神秘因子。

  古今所在的气泡宇宙中有一株通天藤,黑色的根须扎进超凡中心,藤蔓深入自己所在的星空中。

  正是有这株奇异的植物,让这片天地与超凡中心宇宙联系更紧密了一些,伴生在外部。

  以黑色为主体的根茎,上方是赤红色泽的叶子,带着薄雾,腾起烟霞,每一片叶子都能托起大量的星斗。

  王煊盘坐在一片火红的叶子上,50年了,他一直在练功,悟法,体悟超凡的种种变化。

  汤也足句多开阔,—子机一片巨大的道场,腾起云霞仙雾。

  「有误。」在王煊面前,有笔墨纸张,更有成堆的经文。

  他曾经在超凡中心外的前贤神迹之地,在同级战场中,捶爆了一群异人的道韵之身,获得多部手札。

  其中,不乏刺青宫绝顶异人卓封道的道韵之身,甚至着卓封道元神有感,都亲自下场了,还是失利了。

  「什么绝顶异人,有些御道化的理论,并不是最优道路,故意的吧?」他提笔,在自己早先默写出来的手札上,涂抹,纠正。

  远处,有两位真仙负责照料他的起居,看到他修改,批判,都露出骇然之色,觉得这位陆仁甲太牛犇了。

  据说,那可是异人的经验之谈,竟被他小觑,浑然不放在眼中。

  甚至,他们还曾看到,陆天仙曾经在这里撕书,直接将有些手札给揉吧揉吧,直接震裂,扔在一边。

  有异人闻讯来过此地,仔细研读后,曾思忖良久,而后默默起身,感觉陆仁甲提出的超凡新思路,确实比原著更强。

  50年了,王煊已经接近天级6重天,随时能突破进去,这种速度有些惊骇世俗,让知道的人都愕然。

  即便是古今手下青训营的几位种子人物,意外来访,得悉他的进展后,都有些沉默寡言了。

  正常来说,天级领域100年破关一次,就已经算是非常快了,他这样突飞猛进,让人心惊。

  人们确信,再有10年左右,他必然要进天级6重天。

  而且,这还是他所走的路和别人不太一样的结果,他御道化的层次高深的过于恐怖,他以顶骨为中心,在向外扩张。

  他有专属于自己的神圣纹理,诞生了传说中「御道源池」!

  有异人亲临,短暂「把脉」与「探骨」,认为他这样修行,其难度远超别人一大载,却还能修行这么快,有些不可思议。

  事实上,王道提升道行,突破境界,确实需要消耗更多的精力等,他拥有6层御道纹理!

  6破领域,让他一切都与众不同,他从骨骼到血肉,都有天然的道纹,6重叠加,而且随着他道行的提升,还在不断矫正等。

  这种时刻蜕变与进化的神圣纹络,自然要耗掉他更多的时间。

  异人来摸骨他自然不会给他们看本质性的东西,对外他就极道破限者,当然,也有很多人怀疑,他是终极破限者。

  事实上,他是全方面的6破!

  在此期间,他也在研究各种秘篇,如旧圣时代超级化形违禁物品—截刀,流传在外的部分典籍《截道篇》。

  50年来,他的双手锻炼的比天刀还锋锐,他的元神内培育出一口如天刀、似剑胎的的光束,可斩杀天级领域的元神于一念间!

  甚至,他吐出的一口气流,都能斩落下星辰,劈断深空。

  他还在练从黄昏奇景中获得的开天拳等,刚猛绝伦,一拳打出,开辟虚空,混沌物质四溢。

  这种拳法无比霸道,但是在这个境界

  ,却没有几人能练成,因为稍有不慎就持自己练伤,练废掉。

  王煊频频涉足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路,不同的法,他觉得,都可结出沉甸甸的超凡果实。

  他将母宇宙的某些经文重新研读起来。

  昔日,王煊和方雨竹、妖主先后重逢后,赠予了她们14式起源剑经等各种妙法,他也没客气,从她们手中要来金色竹简等。

  在母宇宙,共有四部金色竹简,他早年只得到两部,在新宇宙中才算彻底集全。

  这些年,他将4部典籍,共108块金竹全部融合与贯通后,发现它们非常不简单,竟相当的深奥。

  金色竹简包罗万象,从术法的本质,到最强炼体,再到元神蜕变等,全部涉足了,而且都有独到的阐述。

  「比我修改、纠正以及撕掉的异人手札都要强,这根本不需要改动,很精细,相当的完美。」

  在他所能抵临的领域,金色竹简无需要调整,经义非常成熟与不凡。

  「母宇宙的某些经文,还不是淘汰的时候,最起码到了异人领域,还能参悟与研读呢。」

  他有些感触,比如那石板经文,算是母宇宙至高经文之一,当中有九大真形,至今他都没有全部练成呢。

  这些年经过解析与验证等,那九大真形、和他十分契合,没有缺陷,居然没有挑出来一点毛病。

  这意味着纵然跨宇宙了,石板经文也经得起检验是十分成熟与高深莫测的超凡典籍。

  还有五色玉石书,搁置多年后,被他重新捡了起来,让他陷入沉思中.....

  王煊比人们猜测的还要快,并没有等到10年后,时光再次流逝4载,他闭关54年,就正式踏足天级6重天领域中。

  「精神并不疲惫,还可以继续闭关!」王煊很满意,自身正处在高速成长阶段。

  每一位超凡者在修行道路上,都会有些特殊时期,道行提升很快,阻力极小,现在他形神皆妙,状态非常好。

  毫无疑问,这段岁月很适合他闭关。

  不过,他还是稍微舒缓了下心神,暂缓了数日,因为很久未出去了,外界怎样了,都不是很清楚。

  纵然有异人来这里也都是看他的道行进展情况,而不会扰动他平静的道心。

  机械小熊回来了,和乐乐远行,星级大航海,走了数十年,相当的野,但总算跑回大本营休假来了。

  事实上,它除却想念王煊外,也想告诉他一些事。

  王煊出关后,第一时间见了机械小熊。

  他正式了解这段岁月的变迁,究竟发生了哪些重要事件,虽然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听闻后他还是皱眉,心头颇为沉重。

  五劫山的情况越来越不妙,原本属于他们的一些资源星,一些稀珍的仙矿等,正在逐步易主。

  星海中,一些无比繁华的星系,一些很出名的神话星球上,五劫山的部分产业,如神药楼、武库等,正在被人蚕食,接管。

  须知,神药楼、武库等,都是星际公司,遍布各地,影响力很大,属于五劫山十分重要的产业。

  尽管早已提前转移部分资产,但是,这样被人占据,改换了主人,造成的后果还是很坏的,无法挽回。

  现在,全星空的超凡者都知道,五劫山情况不妙,恶化到了相当严重的地步。

  至于弟子门徒间的一些***,也不时发生。

  这还是机械小熊笼统了解到的情况,具体的细节等,应该更加的触目惊心。

  归墟、时光天、刺青宫等道场的弟子愈发高调,五劫山的士气受损很严重。

  这还只是现世星海,以及门徒

  间的事,至于世外之地以及真圣之间发生了什么,还不得而知。

  局部地域在流血,部分星空被紧张气氛笼罩,现在,全天下的超凡者都知道,五劫山大概熬不过这一劫。

  王煊心头沉重,他知道,这一天早晚会到来,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五劫山的真圣会鱼死网破,玉石俱焚吗?

  当日,王煊去见古今,旧事重提,能不能暗中接引一部分人过来,给予庇护。

  「非是我不愿出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我被牵制了,只能静默。」古今开口,受损的黑木箱子外,显照出一个朦胧男子的轮廓。

  在这个时代,有至高生灵沉寂,有真圣活跃,不同的状态体现出,这一世所有的精力是否都被牵扯在阵营的对立与冲突中。

  「你来看。」朦胧的男子用手一划,这片气泡宇宙晶莹了,半透明了。

  而后,王煊看到一张巨大的面孔,在对面的深空中,在相邻的气泡宇宙中,挤压满了整片苍穹。

  他实在太过庞大了,天地间,只有那一颗头颅,日月星河,半腐朽的宇宙,都仿佛在他面孔的压制下,微不足道。

  他就是那片相连宇宙中的唯一,至高在上。

  「魔师?!」王煊心悸,强烈不安,那挤压满一片宇宙星海的头颅,没有尽头的面孔,就是古今最强大的对手。

  「是他。」古今点头。

  深空对面,那巨大的头颅睁开眸子,混沌雷霆与时光河流同时出现,他像是在开天辟地!

  他微微一笑,并向这边点头,在头颅的周围,有恐怖的道韵汪洋在涌动。

  —刹那,王煊感觉整片时空凝固了,他的思绪也要陷入停顿了,元神之光将暗淡与死寂下去了。

  古今微微发光,所有负面影响瞬间消失了。

  他用手一划,整片天地恢复正常,相邻的那片气泡宇宙不可见了。

  有真圣堵路,对峙,古今任何的异常与变化等,都可能会被对头所关注到,古今若是下场,魔师可能会直接拉归墟、刺青宫道场等入局。

  王煊叹息,虽然知道,即便是至高生灵也可能有自己的对头,但是,当亲眼目睹这最真实的一幕后,他心中还是感觉很压抑,无奈。

  就像手机奇物,它听到了对手的脚步声正在临近,主动迎击出去了。

  「据我所知,五劫山应该还有七百多年喘息的时间,勉强延续生机。」古今平静地告知。

  「700多年后,五劫山将永坠,从世间除名?」王煊失神,原以为五劫山最起码会撑到这一纪的中期。

  现实却是这么残酷,只有数百载的光阴了,这个真圣道场将彻底落幕,血淋淋地消散在岁月中。

  古今开口:「有数位真圣在推动,已经开始强势干预。最近,你不要离开此地,更不要靠近五劫山,否则会死。」

  王煊沉默,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仰望宇宙深空,诸圣高悬在上,在他们的博弈中,他现阶段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还有700多年,我现在去闭关!」他又一次进入通天藤,盘坐在一片火红的叶子上,开始新一轮的修行,悟法。

  这一次,王煊闭关39年,便以惊人的速度再次突破了,晋升到天级7重天,惊得古今阵营中的数位异人都瞠目结舌。

  不过,他也有些疲累了,正式出关,走了出来,真的需要缓一缓了。

  他出去后,依旧是第一时间去见机械小熊,后者递给他一张照片,当中呈现着血淋淋的一幕。

  五行山的大王—狼獾,真名伍行天,被一箭射穿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