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531章 当恐怖传说成为现实

第531章 当恐怖传说成为现实

  真圣道场,高悬世外,每一座道场都如浩瀚深空中的一座璀璨灯塔,照亮广袤的荒芜区,驱散黑暗。

  一座道场外,道韵如星云环绕,缓缓旋转,宏大,壮阔,让此地没有破绽,守护着开辟于世外的这片净土。

  这时,一只神圣的手掌自其中一座道场中探出,模糊而飘渺,无声地穿过世外之地,插入天外天,又穿过仙界,而后降临现世星海中。

  这一幕称得上只手截断诸界,贯穿数片苍茫天宇,大手朦胧,甚至有些虚淡,但却浩瀚无边,有星斗在那磅礴无边的掌指间转动,如尘埃般渺小。

  罕有人注意到这只手,纵然有人注视着,却也在快速遗忘,见之,脑中一片空白,思维停顿,心神恍惚。

  这只手在现世星海中微微一顿,便淡化了,远去了,收回到世外之地。

  不过,在那一顿间,大手接引到了黑色的雪花,那本应该是飘向一颗蛮荒星球上的神秘雾霭。真圣道场中,大手撤回来了,没有任何动静,在其指端,缭绕着一片云雾,飘落下黑雪,无声而幽冷。

  「不是错觉,真的下黑雪了。」道场深处,有至高生灵自语,掌指缭绕着细碎的雪花,超凡因子和它交融后,在死气沉沉中湮灭。

  昔日,黑色雪花只是强者对神话腐朽时的演绎,人为构建的规则与术法,算是想象中的奇景。现在,它真的出现了。

  虽然有些时代,有些特殊的历史时期,也曾短暂被人为真实的造就出来,但那不是自然生成并降临的。

  「当传说成为现实,这世道有些恐怖啊。」这是一位至高生灵的冷漠自语声。

  连真圣都在这样低语,可想而知,事态有多么严重。

  「超凡中心更迭会加快速度吗?」虽然是轻语,但如果传到外界去,将会比真圣渡天劫还要震撼人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令人室息的呢喃与轻叹,涉及到了神话的本质性问题,关乎着超凡的兴衰,还能否存在下去?

  「必杀名单出世有段时间了,或许该有些进展了,需以圣血祭超凡。」

  平静的话语在混沌山峰间回荡,缭绕,久久不能平息下去。

  「星海过于平静,该流一些血液了。」

  最后一声淡漠的话语,作为补充与总结,但却没有回声,只有深沉,冷酷,余音就此戛然而止。

  34重天,世界断面深处,精神宝船极速行驶,彻底超越了时空的束缚。

  物质位面,终究有各种限制。

  在精神层面,则一切都有可能,思维的延伸,元神之光的普照,可在一念间抵临深空尽头。

  最起码,精神术法上的很多推演,都被至高生灵验证了。

  真圣心中若是有所思,有所感,一旦具现特定的时空,便可以轻易从宇宙这一端出现在另一端。当然,最好有参照物,真圣的目光曾经注视过那些地带,那样会更容易一些。

  因此,精神宝船现在以远超常人理解的速度行驶,横渡光明世界上空。

  途中,王煊不时关注下方,那「玻璃板」之下的璀璨大世界,当真是尸骨遍地,疑似埋下了17纪前的海量超凡者。

  有些地方,有缺陷的头颅如百万大山堆砌,而缭绕的道韵如星海涌动,那绝对应该是旧圣的残破首级,被斩杀在此。

  还有的地带血淋淋的头骨块,横亘在虚空中,远比许多漂浮的死星都要庞大很多倍,景象瘆人。王煊在途中,接收到了各种「信号」。

  异人的遗体,旧圣的残骨,还有其他超凡者的尸骸,他们残余的精神思绪,交融在一起形成一种新超凡文明。

  在那些思绪光晕中,各种奇景,各种生灵

  ,共同演绎出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一切都栩栩如生。王煊确信,若是自身投入在当中,也恐怕分辨不清那是梦,还是现实。

  不过,他也数次感觉惊悚,在某些旧圣头颅,残骨,血液存在的区域,那些道韵与遗存的思绪太猛烈了。

  其中最少有7次,凭空具现出来的有形之体,向着「玻璃板」上方冲来,如恐怖的章鱼触手,血色的手掌印,半张破碎的面孔等。

  每当这个时候,王煊都会毫不犹豫的熄灭6破感知,让自身「退化」,下降到终极破限层面,甚至「冬眠」到极道领域,直至「衰弱」到正常的5破区间。

  这样会规避可怕的场景,如那些比恒星还要庞大的眼球,那些如同星云缭绕的瘆人触手,才会消退与散去。

  当不观察它们时,一切都不存在,当注视时,它们便真实显照。

  最严重的一次,王煊敛去6破感知稍微慢了一线,一只恐怖的血手竟从「玻璃板」下的朦胧天地中探出。

  只差很短的一段距离,就捞到从高空极速冲过去的精神宝船了。

  在那一刻,纵然陆芸,均衡,周衍等人没看到什么,但也感觉不妥,冥冥中仿佛有一股可怕的恶意在临近。

  这让他们心惊肉跳,面色全都变了。

  还好,那可以遮蔽一片星空的巨大血色手印,来晚了一步,精神宝船已横渡过去了。

  而且,王煊也适时退出自身的最强状态。

  「刚才那一刻,就像上次我们意外触及某种古禁制时的体验一样。」齐源沉声道。

  「嗯,谨慎一些吧。」有人点头。王煊没说话,在那里沉思。

  「当我思及它们,便确定存在。若是没有6破之人观察,它们在哪里?在荒芜中,不显世间?」

  「真实」只存在6破领域的意识中吗?王煊琢磨,世界的一角本质若是如此,未免过于「唯心」。

  「快抵临目的地了,那里只是个大致范围。」陆芸提醒,站在船头,一头齐耳短发,这次她没穿紧身裙与高跟鞋,现代战甲锃亮,半张面孔被护目镜遮住,只露出雪白下颌,英姿飒爽。

  早先精神宝船的行驶速度果然骇人听闻,在世界断面中跃迁,没有极限。

  王煊一怔,所谓的目的地也不是要彻底超脱出光明世界的范围,只是来到了它的边缘地带。

  精神宝船放缓速度,慢慢停了下来。

  陆芸和齐源他们是如何恰到好处的找到光明世界边缘区域这个节点的?

  很快,王煊知道了,6破领域感知到的光明地带的边界区域,有大量的陨石,似乎非常不一般。

  而且,对面的虚空极其深邃,无比的黑暗,像是深渊,仿佛要吞没一切。甚至,当人的感知探索进去,都有走向衰竭的迹象。

  精神宝船到了近前后,王煊更为动容,所谓的陨石碎片,有很大的问题,这绝对不是正常的陨石。

  它们实在太庞大了,这里的巨石不算少,每一块的体积都超远正常的星球,而它们呈现出来的状态都是石头碎片。

  确切的说,一块「较小」的碎片就等同于诸多星辰的聚集体。

  而其中较大的石块碎片就更不用说了,巨大的超乎想象,让人瞠目结舌。

  「这该不会是一处宇宙级的'界碑'吧?」王煊问道,他紧随陆芸之后,跳下精神宝船。

  他们这支队伍总共有十几人,来头都很大,全都有着超然的地位,但是现在面对陆仁甲时,没人敢轻慢。

  主要是,他真敢动手,早先的倚道虽然说咎由自取,但是,毕竟是一位散圣的门徒,结果陆仁甲连眼睛都没眨下,说杀就杀了。

  最为重要的是,他身上有完整的至宝,可见多么受古今器重。

  身材修长美好的冷媚点头,也离开了精神宝船,告知情况,道:「差不多吧,很早以前,它确实有界碑的意思,有它的地方就是超凡中心,但是,追溯到17纪前,一切都毁掉了,它没有再跟着超凡中心上路。」

  她知道陆仁甲是孔煊,所以很有耐心,具体讲了一些情况。

  在更为古早的时期,根本不是所谓碎石片,界碑是一块完整的奇石,广袤与巨大无比,随超凡中心而转移。

  「有人说,是它从深空的尽头带来了超凡的曙光,唤醒了神话,诸天各地,各大宇宙,有了复苏的根由。」

  它像是一枚石子,投入平静不动的湖面,使它荡漾起超凡的涟漪,不再死寂,有了活性。

  「确信它来自深空的尽头?」王煊问道。

  「确信,在《旧纪志》中,至高生灵有共识,坚定认可了这一观点。」均衡开口,他是恒的后代,消息应该靠谱。

  毫无疑问,《旧纪志》应该是旧圣所留,属于相当古老的书册。

  齐源开口:「巨石初现时,曾辐射与显照出各种奇景,在其背后,好像有一个宏大的世界,很神话,很超凡。」

  那究竟是多么久远的事,在《旧纪志》中都没有确切的说法,有旧圣留言,应该存在数十纪了。也有至高生灵说,恐怕存在百纪了。

  王煊发呆,在旧圣口中都这么古老,这真的靠谱吗?

  神话到底存续多少个纪元了?

  「它显照的超凡与神话世界,怎么回事?」王煊暗中向冷媚问道。

  「很虚幻,如同镜中花水中月,非真实存在,像是镜子中的虚影。但是,后来现世宇宙中,神话发祥,超凡诞生,一切都发展起来了。」

  王煊惊异,这事很古怪,也很惊人。

  他没什么具体的念头与猜想,相信前人调查出来的线索与资料等堆积如山,比他的想法要多的多,有时间可以去仔细研究下。

  「神话谱系中的神秘因子,可以在这里找到数十种。」冷媚补充。

  王煊着实动容,他亲手去触碰那些比星体都要巨大的碎片,这么多年过去了,它们依旧蕴含着稀薄的超物质。

  最为重要的是,不同的碎片蕴含的种类不太一样。

  当然,也有的陨石碎片,一块内便蕴含有很多种神话因子。

  陆芸道:「这里最大的造化就是,偶尔有至高级的奇物出现,当然,多少个时代都难以见到那么一种。」

  这是小概率事件,他们压根没指望。

  均衡道:「不过,圣物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甚至,当世部分人认为,圣物可能就是从这里诞生的。」

  王煊闻言,着实被惊住了。

  他一阵出神,连手机奇物都不知道圣物的源头,出自哪里。

  结果,当世的至高生灵解析了?连他们的后人都有这种说法了。

  他觉得,或许,手机奇物有时候需要与世隔绝,同各路真圣从不来往,甚至要沉眠大量的岁月,错过了这里的信息。

  陆芸道:「那只是一种猜测,因为,这里确实有圣物飞出去过,但并没有所谓圣物诞生此地的定论。」

  这倒是可以理解,真要是有了定论,王煊会觉得,手机奇物离开中心大舞台太久远了一些,眼光有时代的局限性。

  然后,他们各自行动,在附近搜索,显然,神话发祥地还有其他古怪,真正知情的人没有讲。

  「可能会有一些离奇的际遇。」冷媚暗中告知,她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是妖庭的真圣随口这么提了一句。

  王煊

  离开光明世界所在的区域,站在破碎的界碑上,全面放开自己的感知,6破领域尽显。

  一时间,他看到了无尽漆黑的荒芜之地,和一片光芒绚烂的世界相邻,彼此存在着分界线。

  然后,他心头剧震,为什么在分界线这里有丝丝缕缕熟悉的感觉?

  「似曾相识的是道韵。」王煊醒悟了。

  这种体验,这种感觉,他曾在地狱经历过,在旧皇城遗址,在那里他曾成功「神游」,意外闯入23纪前的旧超凡中心。

  而那里不是想象中的死寂,那片大宇宙疑似复苏了。

  当时,连手机奇物都被惊得连声说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