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495章 散圣炸惊雷

第495章 散圣炸惊雷

  青木不忍目睹,故人竟沦落到这一步。相对而言,他算是幸运的,被古今带过来,始终是自由身。

  圆脸白虎少女虽为妖仙,但却有些单纯,没什么坏心思,甚至说是蠢萌,现在满脸是血,伤口外翻。

  她的这种处境,再加上那种倔强的眼神,让青木都忍不住想冲动一次,立刻干掉挥动过铁鞭的人。

  王煊的那条手链弥漫出特别的道韵,无声无息,将这处宫阙式的贵宾席遮拢,不被外界所觉。

  然后,他们才以精神交流。

  “真是可恨啊,小白虎有些凄惨,出招吧,赶紧救走她!”青木传音。

  “这里是斗兽宫,位于天外,相当的神秘莫测。”老钟提醒。

  青木顿时冷静不少,他只是一时愤懑,看到故人经受磨难,心中不忍,但不可能就这么冲动地闯过去。

  “你觉得,该怎么做?”陈永杰问他。

  青木一忙,看到王煊皱着眉头,而他师傅则考校他,心中剧烈起伏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

  “沉得住气,先离开这里,回头找人收拾他们,一个破斗兽宫而已,敢这么欺辱我们的人,回头一定要它好看!”青木说道。

  王煊没开口,而是暗中和黎旭谈了起来,了解更多的情况。

  他现在以混元秘银、万法石、永寂黑铁炼制的手链遮蔽一切,不用担心泄露什么。

  “话说得太满了,一个破斗兽宫.....而已?”陈永瞥了青木一眼,有些不满。

  青木道:“我们,以及王煊,认识那么多人,还平不掉一个斗兽宫?”

  在他看来,即便这里有异人坐镇,又能怎样?

  “记住,最开始我们的判断,斗兽宫最起码也得有绝顶异人撑着。”陈永杰瞪了他一眼。

  老钟开口:“眼下所见,所闻,足以说明一些事了。这地方的战斗场景可以随时更迭,无限星空,深海,甚至,连真圣道场的一片净土都能搬运过来用。”

  青木猛咽一口超物质,道:“斗兽宫背后该不会有真圣吧?”

  然后,他凛然,能将真圣道场的净土借来当作战斗场景,异人应该没有那么大的面子,而且也根本不敢去提这种事。

  他意识到,为什么王煊皱眉,说回去再谈,这地方的水大概有些深。

  陈永杰道:“长点脑子,再多想一想王煊说得那些事。妖主、方仙子他们渡海时,都遇到了什么。”

  “嘶!”青木倒吸冷气,有点不淡定了。横渡超凡光海的那群人,最后阶段都遇到了至高生物,全被真圣或超级违禁物品捞走了,那些故人大多流落在真圣道场中。

  显然,小白虎当年也肯定跑不掉,毕竟,连方雨竹手中有至宝,都没有走脱,张教主也成为九灵洞的弟子。

  这样一琢磨,他觉得,这里的事不简单。他真要贸然去找人,将斗兽宫当成一般的地盘来拿捏,那就冲动了。

  青木眉头深锁起来,小白虎九成是被真圣捞走了,但是,她却被丢在了这里,是没被看上,还是中途出了意外?

  若是前者则证明,斗兽宫背后必然有至高生物撑着,若是后者,显然也得涉及到真圣级强者。

  “这个斗兽场.……”他有些发毛了。百度搜索:深空彼岸最快更新!。

  不过,细思的话,他也能理解,这座斗兽城底子厚的惊人,超凡人口超过5000万,高悬天外天,多半都得是真仙,甚至以上。

  “还有呢?”老钟问道。当然,他现在一点也不老,20岁出头的样子,比青木都面嫩。

  “还有?”青木觉得,自己已经比最早时多想两三步了,结果脑子还是缺了根弦?

  “他们应该会搜魂知道白玉仙脑中的一切,了解关于母宇宙不少事。”机械小熊说道,它提及是圆脸白虎少

  女的名字。

  它也跟着来了,但现在化成了机械小牛,它拥有活性金属的成分,可以很容易地改变形态。

  事实上,其他几人也不是真面孔。

  “即便知道母宇宙那些事又能怎样?”青木不解,偏远宇宙,值得被人盯上吗?

  不过,瞬间,他又警醒了,母宇宙有“真圣”跨界过来,并立下道统,名字为——花果山。

  王煊没告诉他们之前,青木、老陈等人就听说了,当年齐天大圣孙悟空和他背后的真圣在流霞星域闹出好大的动静。

  那时,几人就猜测,肯定是母宇宙的人干的,但可惜无法联系到。

  现在,将这些事结合起来,串在一起,青木顿时有些头大,现在想不多想都不行了。

  “玛德,该不会是固钓鱼佬吗?”青木骂道。

  “怎么说话呢?!”他师傅顿时给了他一巴掌。

  青木忘了,自己这边就有钓鱼臼,他师傅当年是资深玩家,老钟虽然手中无裘,但也属于某种意义上的“钓鱼人”。

  他腹诽,也只有钓鱼佬才能第一时间就能一下子想这么多。

  同时,他脊背腾起寒气,若是深想下去的话,这事情可能就没那么简单了。

  若只是他们自己想多了也就罢了,多是猜测为真,那么,从超凡光海将小白虎捞走的至高生物,是想由她而钓母宇宙的人吗?更进一步,暗中的狩猎者是否是意在“花果山真圣”?

  别的道场,都对母宇宙的人不错,或许是看他们不凡,也或许是因为“花果山真圣”曾高调出手。

  唯有斗兽宫背后可能存在的至高生物,就这么将小白虎扔在这里,没有善意,那或许就有些问题了。

  “白玉仙虽然不俗,但在斗兽宫中,应该不是什么拔尖人物,这么将她推出来,确实不妥。”

  他们几人以精神交流,自然没有拉上黎旭,这些都是背着他谈论的。

  青木不寒而栗,这要是真冲着“花果山真圣”去的,那么他所谓的找人教训斗兽宫,那就是笑话了,反而会将自身搭进去。

  另一边,王煊和黎旭也暗中聊的差不多了,了解到更多的消息,他确定,斗兽宫的背景确实很惊人。

  这里生意爆火,但是,却从来没向真圣道场上贡,更没有依附任何一家,这差不多能确定其实力了。

  其实,黎旭也认为,斗兽宫背后有“散圣”,虽未立道场,但这类人应该很不好惹。

  他举例,比如妖庭的真圣,其对头就是一位散圣,让那位妖族真圣都忌惮不已,本纪元可能有血战。

  散圣这件事,王煊倒是听冷媚和伍六极在地狱提起过,他们的师傅有不世大敌。

  此时,斗兽宫的“节目”彻底落幕。“走吧。”

  王煊他们面色平静地跟着人群向外走走去,离开此地。

  “找人问下,能不将那个白虎少女买出来。”在路上,王煊和黎旭交流。

  黎旭闻言,顿时瞪圆了眼睛,道:“我说老王,王大师,你这就有些过分了,常去我姑姑那里闭关,你现在还想买个人回去?”

  王煊道:“你想哪里去了,她是我的故人之后,我想救她出来。但是,你得注意下,这次别亲自露面,斩断一切和你有关的线索,托人试试看。”

  “嘶,这么神神秘秘,你想干什么?”黎旭自然要多想。

  “单纯的想买人出来,帮我试试看。”事实上,王煊想试探下,那边到底放不放人,有没有下钩子。

  毕竟,黎旭的面子应该很大,他出手都不行的话,那就肯定有问题了。

  “好吧,等我消息。”黎旭答应了。此时,他们已经从天外降临起源海。“机兄,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来?”回到龙族酒吧后,王煊第一时间联系手机奇物。

  “海中,

  思考人生。”手机奇物还在起源海深处,亲眼目睹有6破真仙后,它浑身冒混沌雾,至今未归。

  王煊道:“我有事请你帮忙,放心,小事一桩。”

  “烦,没空。”手机奇物回应道。

  王煊不满了,立刻道:“老机,我现在都6破了,你说送我机缘,最顶尖的真圣功法,都在哪里?!”

  “我这边的事无比重要,在思索世界存在的意义,超凡立足的根基,万物是否还活着,你我的归途究竟在哪里。不要打扰我,过些天我会回去!”

  “?”王煊怀疑它魔怔了,疯癫了,比他研究精神病大法时还过分!

  “等几天!”手机奇物直接挂断,不搭理他了。

  王煊再次打过去,发现居然被它拉黑了!“我...…旭!”他顿时没辙了。

  青木、陈永杰、老钟继续低调的在起源海拓展业务,等待消息。

  两日后黎旭进入龙族酒吧,压低声音,道:“确实有些问题,我托真圣道场的朋友出手,他则找了地下关系,间接想要去买小白虎,结果,居然被斗兽宫的人反应神速的反追查。”

  王煊的心顿时咯噔一下,果真有问题。“还好,我那位朋友动用的是灰色关系,第一时间就斩断了联系,没出什么意外。”

  “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了!”王煊严肃地叮嘱,真不需要再有任何动作了,如果一切猜测都为真,那么问题就太严重了。

  同时,他在思忖,这件事因何而起?

  “不会真想要狩猎‘花果山真圣"吧?”老陈知道消息后,也眉头深锁,这是针对母宇宙的浓烈恶意。

  很多面孔从王煊的眼前划过,他想到了很多。

  或许,有至高生物在看过小白虎等人的记忆后,认为母宇宙不可能存在真正的圣者,通过种种蛛丝马迹等,发现“花果山真圣”是一件违禁物品,因此想要取到手中?

  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契合实际的缘由了。至于精神发散,很飘的想法,他也有一些,或许有至高圣物在很久的年代去过母宇主,见识过一些什么,现在知道他们过来了,艮可能猜测到御道旗的根脚。

  当然,黑暗天心、商毅等因素,也在他的思绪中起伏。

  “黎旭,过来。”百度搜索:深空彼岸最快更新!。

  正在海岸上,津津有味地看海中美人鱼带着数位仙子游览海底的黎旭,听到了黎琳的召唤。

  “姑姑大人,您有何吩咐?”他赶紧转身,最近这数十年,一而再地挨打,他都有心理阴影了。

  “龙族酒吧的王老板让你去做什么了?”黎琳问道。

  “没.…啥,嗯,就是想买个人。”回到月圣湖行宫后,他想隐瞒,但最后还是怂了,直接坦白。

  她姑姑立刻警告道:“斗兽宫的人反向追溯?这件事你不要掺和了,千万不要再插手!”

  “好的,姑姑,我明白。”黎旭点头,他早就猜测到,那地方有真圣背景,但是,从他姑姑的面色来看,似乎更严重一些,他心头不禁有些发毛。

  “回头我来安排试试看。”黎琳开口。

  “啊,姑姑,你要干预这件事?”黎旭腹诽,王大师要买个女人,你还这么热心地相助?

  “你懂什么!”黎琳听闻这件事后,自然想提前还一部分“债”,她怕未来若是有机会渡真圣大劫,面对天祸中的红尘劫时,债太多,还不动。

  “那地方水很深。”黎旭小声提醒道。“我知道,会找人去做。”黎琳点头说道。这让黎旭倒吸冷气连她姑姑都忌惮那个地方?

  他动容,联想过去,难怪斗兽宫向枯寂岭借一片真圣净土时,老僵尸的大弟子直接就答应了。

  终于,王煊等了五日,将他拉黑的手机奇物回来了。“机兄,有件事你一定很感兴趣!”王煊主动相迎,

  热切地为它倒了一杯龙茸酒。

  “你找我献殷勤,肯定没好事,不是要炸惊雷吧?嘶,不对,你身上的味道.......让我感觉到不妥!”

  “找到了!”母宇宙,王泽盛眸子开阖,堪破深邃的宇宙虚空,他流动着混沌物质,直接迈步,瞬间从原地消失。

  “小心点!”姜芸立刻跟了下去,不敢放松,她严肃与郑重无比,刷的一声,在她手中出现璀璨兵器,毫无疑问是违禁物品。

好书推荐: 我有一剑   宿命之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