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463章 逝

第463章 逝

  迷雾最深处有一团光源,可王煊从来都未接近过。现在他自身化源,一片朦胧,但随着涟漪一斩划出,他这里熄灭了,竟什么都看不到了。

  今时此景,和过去不一样。

  随着那柔和的光荡漾出去,他感觉到的是枯竭,腐朽,消亡,让他的意识都跟着陷入黑暗中。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

  王煊身体发凉,并不是坠入冰窖的体验,而像是跌落深渊,也像是深海恐惧症所能体验到的极境所在。

  时间像是凝固了,这里漆黑,深邃,无声,死气沉沉,是没有感知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在走向永寂。

  甚至,连人的思感都要被冰封了,宛若在下沉,死去,坠落。

  “怎么会这样?”王煊对身体的感知在消退,像是立足在世界末日的尽头,万物凋敝,超凡消亡,连他自身都要归于虚无了。

  “消耗的底蕴‘超纲’ 了吗?以终极真仙之力,兼且我刚才又触发超神感应,施展出前所未有的一击,精神意识出了状况?”

  他在自问,但没有慌乱,有的只是等待回归正常,他不信施展这样终极一击,会将自身搭进去。

  在这里岁月不正常了,时光像是停滞了不再流逝,可是若是去深究去观察,又像是沧海桑田,洪荒变迁,一纪又一纪,这种体验很怪,超凡中心似乎自那黑暗的尽头消亡,正在远去,仿佛数十纪元荒芜过去了一切都在腐灭。

  王煊心如止水,唯意识强大,万劫才可破,自身才能长存,在这里惶惧也无用,他沉默地感受着所有,当成超凡路上的一种体验。

  甚至,在时光腐朽,深空万物、万法都逝去的永寂中,他还在琢磨外面怎样了,那一斩奏效了吗?

  终极真仙,按理来说,在这里具有统治级地位,每个“指标领域”都会走向极道层面,可镇杀对手。

  道行境界包含多项“指标领域”,比如:元神,肉身,术法等。

  而地狱深处,平衡大道压制一切!

  无论你元神修到什么程度,肉身坚固到什么层面,术法多么逆天,在这里都要遵从地狱的规矩。

  异人也不可能例外!

  想要特殊化?那就只能让自身复苏,展现出“超纲”的境界,那么自然要被地狱针对。

  地狱,从某种意义来说,也算是一片大宇宙,平衡大道就是这里的最高力量。

  不管是人为也好,还是它自己诞生也罢,平衡大道就是当下地狱不可撼动的至高意志。

  就如同在王煊的母宇宙纪元末年,超凡远去,母宇宙的最高意志就是“腐朽” ,让万法熄灭连奇人都受到了剧烈冲击。

  至强如王煊的父母王泽盛和姜芸,都经历过可怕的迷失岁月。

  更有奇人,曾经失去一切超凡手段,在枯寂岁月中,竟被战舰轰杀。

  终于,一点光出现,映照在王煊的眼帘间,他的神感复苏,能捕捉到迷雾以及外面的景物了。

  果然,这么寂静无声似经历了天荒地老般的特殊节点,外界的时光流逝还远不足弹指间。

  因为,王煊看到那涟漪一斩仅扩张到迷雾边缘,还没有进入现实世界。

  他蹙眉,刚才到底经历了什么,是超负荷所致吗?不像!

  一刹那,他灵光一现,那是否就是他最近在苦苦研究以及追寻的“逝”的力量?很有感觉!

  他的元神之光起伏剧烈,握紧双手,牢牢记住那种体验,回味那种经历。

  迷雾外,涟漪点点,轻灵,朦胧,祥和,但是却也快到了极致,它飞向归墟道场的异人,让他躲无可躲。

  这算是终极真仙的最强一击!

  一道血光崩现,归墟道场刚才还在谈论大势、纵横捭阖的异人,都没有回过神来,便在光波中被斩爆了!

  王煊这一击,称得上前所未有,比以前更厉害,提升了一大截,都不给对手避开的机会。

  四野皆寂!

  这次,人们看得清楚,一位异人被孔煊亲手斩掉,“死”了一次。

  归墟道场的异人那里,血雾和精神碎片共振,并如浮光般横渡,变换方位,他想要再现出来。

  遵循地狱的规则,他的肉身和精神都在真仙领域,但是他毕竟是异人,积淀的底蕴不可测,此刻得到体现。

  源源不绝的道韵涌动出来,帮他重塑元神和肉身,异人级的海量道韵像是一个“复活池”。

  可是,王煊这一斩实在过于厉害,涟漪并未熄灭,还在扩张,追着他前行。

  噗的一声,归墟道场的异人极速躲避但却连着爆碎数次,在电光石火间他竟多次被斩杀。

  只要他重现,就被柔和的光波覆盖,而后被斩爆!

  而他如果不再现出来,就算是切断了与道韵的联系,那样真的会死。

  他如同一只皮糙肉厚的野象,身上出现严重创伤,被人以利器不断斩向那里,哪怕它血量充足,也架不住这种消耗。

  若是这样持续下去,归墟道场这位异人的道韵都会被耗掉。

  涟漪一斩的可怕,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光晕覆盖了异人,已经连着斩爆他5次!

  所有这些,都在精神火花的一个闪灭间完成,快的可怕,归墟道场的异人在“复苏” ,强如他,都不可敢空耗底蕴了,因为本源道行等会跟着严重受损!

  然而,五劫山的异人已经动手,和王煊配合默契。

  在涟漪一斩暗淡前,五劫山的异人又拎刀出击了,一刀斩进血雾中和元神碎片中。

  时光天的异人已经临近,前来支援,并且出手了,可他却觉得不妥。

  归墟道场的异人很强,确实在复苏了,但是,过程受阻,境界攀升的根本没那么快。

  显然,在地狱中,能对付大道的唯有真圣,在平衡道则下,异人的“回归”做不到一念间完成。

  他的异人气息,散发出来了,可是途中被五劫山的异人中断,又被连斩爆了两次。

  至于时光天的异人,在感受到那种复苏的气息后,果断跑路,没法继续支援了。百度搜索|搜|趣|屋|看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嗡!

  终于归墟道场的异人成功复苏,但是,他眸子开阖间却没有找到孔煊,而五劫山的异人也早已逃到地狱深处即将消失。

  然后归墟道场的异人就惊悚了,转身开始飞遁,没有耽搁哪怕一丝的时光。

  他的复苏路被阻,但气息当时提前散发出来了,现在这样回归,正好看到地狱平衡大道的“恶意针对” !

  不止一位带着腐朽的气息的黑影冲来,足有三位异人级的怪物冲了过来。

  逃!

  他只剩下这样一个念头,活着离开这里。

  他不顾一切,若是刚才中途未被阻止,他应该有时间逃离,但是现在不好说了。

  “砰砰砰……”

  沿途,谁挡在他离去的轨迹上,谁便炸开,有些真仙直接爆碎了。

  “汪!汪!汪!”十几头机械仙狗解体,化成齑粉,惹来远处异人级机械狗的怒骂,犬吠震天。

  显然,他就是不死,也要被机械狗记仇了。

  嗡!

  异人级规则,横扫广袤的虚空,有规则锁链超越时空降落下来,触及归墟道场异人的身体。

  他当即就惊悚了,他被追上了。

  这一战没什么悬念三位异人共击,归墟道场的异人很惨,他被格杀在一片荒原上未能走脱。

  这是地狱平衡大道的惩罚,异人级强者对他展开围猎。

  这一次,人们看得清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王煊的涟漪一斩,发挥了可怕的威力,逼得归墟道场的异人复苏。

  当然,五劫山的异人也是配合默契,严重干扰了对手。

  王煊出神,这一斩很强,让他也在回味,确实算是他最强的攻击手段了。

  仅此一下而已,他都没有再用其他术法、圣物等,就造成这样的可怕后果。

  但他却在叹道:“异人有点难杀啊。”

  他走出迷雾,看着地狱尽头,主要是对方海量的底蕴化作了复活池,难以直接击毙。

  他的话语被远处的人听到,对立阵营的超凡者都想一把攥住他,给他几个大耳光,导致异人惨死,还嫌慢了?

  “真圣,违禁物品,估计没法杀。”王煊感觉前路艰难,他没有走向地狱尽头,而是在这里停了下来。

  原本,他还想找机会,去寻找五劫山的老真圣,去看看圣战的场面,增长一下见识,但是现在来看,还是不要接近了。

  虽然他导致异人惨死,但他却看到了危机,对方具备鱼死网破的实力。

  如果没有五劫山异人的配合,归墟道场的异人不见得会被灭掉。

  最为关键的是,他担心真圣能看透迷雾,可以发现他。

  时光天那位异人退走后愣是没敢再临近这片地带,无比忌惮真仙孔煊传出去的话,绝对会让外界愕然而后轰动。

  “归墟道场,你们有病啊,屠杀我族子孙……汪汪!”机械狗在叫。

  它没有来王煊这块区域找麻烦,将他无视,这让他一怔,原来记仇的狗子也不是一路莽到底。

  事实上,没有异人不在乎自己的底蕴。

  若非地狱真仙区域被清空,强如异人进真仙区域深处都要付出惨重代价,同级做不到不败,自身的道韵——“复活池”,一旦见底,自然也会死。

  “老真圣真的进来了?”王煊问五劫山那位同他和合作默契的异人。

  “大概进来了!”这位异人答道,他目前是自由身,暂时没有对手了,准备去援助己方的高手。

  对于老真圣来说,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但是,目前来看,他似乎没什么办法改变命运。

  归墟、时光天、刺青宫的真圣应该跟着降临了,多方联手,一旦发现并围剿,五劫真圣必死无疑。

  几个道场不会让他得到名单,怕他续命,更怕他改写必杀名单上的名字。

  “真阻止不了啊。”王煊没有什么斩杀异人的喜悦,只觉得心头沉重,这么下去的话,一场悲剧不可避免了。

  “现在局面对我们很不利,你不要耽搁时间了,找机会离开吧地狱可能真正的要血雨腥风了。”五劫山的异人悲观地说道。

  甚至,他认为,一旦老真圣死在争夺名单的过程中,他们这些人一个都回不去了,真圣必然抹杀所有人。

  “地狱积累恐怖,不止一次发生过圣殒。”王煊说道。

  但他也清楚,真圣可对抗大道,到了紧要关头,哪怕复苏,违背地狱最高意志,若是数位真圣联手,大概也有机会退走。

  五劫山的异人心头沉重的远去。

  王煊没入迷雾中,再次消失,他牢记着刚才的那种腐朽,深邃,永寂的体验,准备趁着感觉还在,继续琢磨下。

  “我是不是进入误区了,每次都追逐迷雾深处的‘光源’前行,它的反向是否也有路?”王煊回首,这次调转方向,向前走去,果然在大雾涌动间,随着他迈步,他所面对的方向也出现神秘区域!

  那里虚无,暗淡,腐朽,尽头地带,仿佛要吞掉一切,漆黑到极致,神感延伸,却失去踪影,无法感知。

  “我斩出去了涟漪之光,所以我自身所在地熄灭,黑暗了。我若自这里向前走,演化超凡腐朽,逝去的手段,身边是否会诞生光?”他快速向前迈步。

好书推荐: 我有一剑   宿命之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