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459章 矫正地狱的轨迹(下)

第459章 矫正地狱的轨迹(下)

  “你!”突然,黄有成愕然,他刚说完风凉话,结果发现,他自身不能置身事外了,没法评价别人了。

  因为他扭头一看,正好见到悬空岭的朴崇和他孙女站在一起,谈论孔煊和地狱联军的大战,竟有说有笑。

  “七星嫖虫,你他么想死吗?给老夫滚远点!不,你给我滚过来!”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家里的后院进了个大贼。

  ……

  轰隆!

  像是撑天支柱断了,苍穹倾覆了,风起城轰鸣剧烈摇动,如果不是被地狱的规则保护,整座巨城应该当场崩溃了。

  王煊突兀地从锁圣桩构建的牢笼中冲出来了。

  他大口喘息,满身都是汗水,确实算是血拼了一次,命土后方20种神话物质齐出,皆注入沙漏中。

  “去!”

  他一声大吼,将旋转的沙漏祭出。

  瞬息间,它一下子变得宏大了,竟在顷刻间笼罩全城,并将所有人都吞进去了。

  “应该没事了,他渡过了危险期。”伍六极时刻在关注“外甥”,现在松了一口气,带着冷媚,老张,还有伏道牛,快速跃出巨城。

  当然,他也在密切扫视周围,看是否有真圣亲临!

  天地间,茫茫一片,像是龙卷风在肆虐,但更壮阔与巨大,并且很璀璨,沙漏剧烈转动,那是密密麻麻的晶莹沙粒,覆盖整片区域,蔓延到了城外,无物不吞。

  沙漏圣物酝酿这么久,终于展现出它最为可怕的一面,像是可以吞噬万物,能够熄灭万法!

  眼下所见,确实如此,地狱军团中的高手打出各种术法后,竟无效被它瓦解了,绚烂的神通一道道的冲起,又一道接着一道的暗淡熄灭。

  万法成灰!

  有很多地狱生物在惨叫,自身被绞碎了,在沙漏中形神俱灭。

  沙漏圣物的缺点也是明显的,那就是蓄势时很慢,但是威力真的奇大无匹。

  它不止涉及到了时间道韵,还与空间有关。

  比如现在,它展现的空间领域,恨不得要将整座天地都吞噬进去。

  每一粒沙都像是一个世界,一片宇宙,这样密密麻麻,晶莹璀璨,漫天转动,实在是太壮阔了。

  远远望去,那些沙粒间,似有无数的星系生灭,到处都是星河在流淌,奇景非常的磅礴与惊人。

  另外,沙漏中,还有时光在搅动,那是岁月在流淌,腐蚀万物。

  远方天际的云层上,时光天道场的人,都看得口干舌燥眼睛冒出火光,那是让他们震撼而又眼红的奇景,因为涉及到了时间领域。

  沙漏,是圣物吗?还是说,它只是某种时光神通?该道场的人胸膛起伏,想到了一些传闻。

  “很早以前就有传说,时光领域有个沙漏。可惜,我们道场中历代以来,从没有诞生过那种圣物,该不会是被他成功了吧?”时光天的一位异人,声音都有些发颤,他惊悸不已,但也在心动。

  他之所以失态,那是因为,时光天的真圣都曾提及沙漏的事。

  毫无疑问,在时间领域,这个沙漏无比重要!

  “坏了,失控了,今天瞒不住了。”王煊叹道。

  当释放出去沙漏的刹那,这东西越旋转越快,不断抽取他的神话物质,有点不受控制了。

  主要是它内部还有一小群圣物都在跟着共鸣,最后一起暴动,同时在发威,让他颇感吃力。

  他想瞒都瞒不住了,原本想将那些觉醒者收进去后,就立刻消失,结果现在他发现没法“收着打”了。

  他有些无奈,实力超纲后,圣物一起发疯,不允许他低调。

  沙漏和那一小群圣物共鸣,共振,趋势已经形成,一时间想让它们停下来都很麻烦。

  “既然无法逆势而行,那只能顺势而为了。”他轻叹道,自身也投进漩涡中去抓俘虏了。

  与天齐高的沙漏中,惨叫声成片,那些普通的怪物和徘徊者,都坠落到沙漏最下方的地带,被时光侵蚀,被空间绞杀,全面腐朽,从底部漏出去时,皆在第一时间化成飞灰。

  四大极道真仙也都处境堪忧,在这里有小红伞,神灯,圣剑,短炮等一小群圣物,全都如同复活了,在这里激射,厮杀,狩猎。

  而四大极道真仙的锁圣桩,第一时间被王煊控制多种圣物压制,又借助无字诀针对,他全力以赴,将之磨灭的暗淡,将四根柱子打入沙漏底部,被时间与空间之力连续的“腐化”,最后安静了,落入他的手中。

  他爱不释手,道:“真是好东西啊,连我都能险些被困住,血拼了一把才冲出来。将来若是跟上我的脚步,跟着一同蜕变下去去围困对手,还真是大杀器。”

  “既有岁月之力,还有空间之力,更有这么多圣物,都在同时共振,你到底是谁?”天神嘶吼,这……挡不住了!

  地狱中从未见过这样的终极真仙,有两件圣物都属于传说了,多少个纪元都难以出现一位。

  连天神披头散发满身是血了,无比狼狈。可想而知,其他神使,机械兽等,会是什么状态,有些觉醒的城主都已经白发苍苍了,在岁月规则的侵袭下,即将腐朽死去。

  噗!

  圣剑激射,将有些城主贯穿。

  小红伞发光,连着扫飞出去几位城主。

  王煊沉声道:“地狱一纪又一纪,原本是现世大教磨砺门徒的试炼之地,结果却变得越来越诡异与不正常,积累了太多5次破限的徘徊者,却始终没有被清空,现在由我来矫正!”

  他原本就可以拿下极道真仙,现在又有这么多失控的圣物“相助”,自然没有生死压力了。

  5次破限的神使、城主虽多,但在这里都被圣物和沙漏压制了。

  他一个又一个的去拿人,但凡觉醒者都会被活捉,而怪物以及没有清醒意识的生物,则被旋转到沙漏底部磨灭!

  这是一场屠杀!

  即便是在地狱中无比威严,高高在上天神,也不能超然了,现在面对王煊的演道拳,他双臂骨折。

  “怎么可能?!”他面孔扭曲,他是肉身领域的极道真仙,结果对方在他最擅长的领域中,将他“拿捏”得死死的。

  他的拳头在滴血,皮肉破损,指甲断裂,骨头都露出来了,双臂更是在痉挛。

  砰砰砰!

  王煊左拳右掌,打得他剧烈颤抖,到了最后,他的的双臂生生被震爆,肉身领域的极道真仙落得这个下场,让他难以置信!

  哐的一声,他的面孔上挨了重拳,鼻梁骨还有牙齿都断裂了。

  接着,数拳落下,他的额骨塌陷,头骨被击碎,元神被震落出来,连着被打爆了两次。

  天神很惨,在自身最强领域中被击败,连着遭受重创,而后又被封印。

  沙漏中,晶莹的沙粒,一沙一世界,每一粒沙都缠绕着时光,整体旋转,有着非常惊人的气象。

  王煊身影一闪,对上了灰烬之主,十拳过后,这个躲在阴影中的女子被他砸出,任她道韵浓郁,有傲视各路城主之能,但依旧在大口咳血。

  她挡不住王煊那更为浓郁的道韵,被震得七窍流血,她骇然,因为,她仿佛看到,这个年轻的男子,历经不止一个大宇宙,感悟的道韵异常雄浑,厚重,磅礴,慑人。

  一个真仙而已,怎么会经历三个以上大宇宙?她无法理解,但确实看到了真实的奇景。

  下一刻,她美丽的面孔就变形了,挨了恐怖的一拳,不仅挺翘的琼鼻塌陷,连额骨上也出现一个拳洞。

  “啊……停手!”她的元神之光剧烈闪耀,发出强大的波动。

  你说停手就停手?王煊没搭理,连着下重手,元神之剑飞出,将她的元神斩爆三次,而后又打得她骨断筋折,浑身软绵绵,没有力气了,这才封印。

  王煊闯入圣物群中端着短炮,对着机械圣者连着开火,打的这个铁皮疙瘩全身冒烟。

  接着,王煊冲到近前,和他以术法对轰,更是近身搏杀在金属块撞击声中,他将机械圣庙的至高统治者给拆卸了!

  啪!

  他一巴掌将那颗仙金铸成的头颅打得变形而后压扁,最后撮成一根铁棍,给封印起来。

  四位极道真仙,只身下亡灵海主。

  “不打了,我投降,要杀要剐都随你!”这个亡灵首领彻底失去信心,不准备死磕下去了。

  “我还没过瘾呢!”王煊寒声道,一巴掌削上去了,扇在他脑袋上。

  “他么的,士可杀不可辱。”亡灵首领怒了。

  “你这么有骨气,就不会带人围攻我。”王煊说道。

  咚!哐……

  精神领域扩张后,两人的元神轰鸣,不时精神出窍,超越时空的束缚,对轰在一起。

  哧!

  亡灵海主被王煊一掌斩了元神,好半天才复苏过来。

  至此,四位极道真仙全部被俘!

  剩下的觉醒者,5次破限领域的强者,没有任何悬念了,根本挡不住他与圣物的冲击。

  “地狱,真仙区域,自今日过后,应该可以恢复正常了!”王煊开口,一大批5次破限的徘徊者被绞杀,被生擒后,地狱的5破真仙将不会远超现世了。

  这种不正常的状态存在很久了,今日他清空真仙区域,算是一种影响深远的矫正。

  沙漏还是有些失控,和那些圣物一起疯狂旋转,王煊没有尝试阻止,而是沟通命土后的世界,源源不断地提供神话物质,沿途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现在,沙漏早已脱离巨城,席卷向地狱联军。

  “不!”青菱郡主尖叫,她反应很快,第一时间就跑路了,旁边跟着她的那些同样能跑的手下,比如蜉蝣将军等,也都在飞遁。

  然而,他们依旧快不过沙漏。

  地狱军团,被成片的吞没进去,大面积地消失。

  沙漏中,王煊一眼看到身穿青铜甲胄、已经放弃坐骑黄金狮子的高大骑士——福佑,本体为蜉蝣 。

  “说起来,很多事都是你招惹出来的吧?”王煊盯着他。

  福佑喊冤:“不是我,地狱深处的人早就发觉你的异常,一个人打穿神城,在11位城主的围攻下活下来。我那时是临时奉命出来调查,但我根本不知道你的过往,如果了解,绝对不会沾惹你!”

  “嗯,我也懒得追究了,你……上路吧!”王煊一脚扫了出去,砰的一声,将他踢爆,没给他复苏的机会。

  接着,青菱郡主被他发现,并薅了出来,尽管这女人很强,但在终极真仙面前根本不够看,被迅速镇压,全身骨折。

  沙漏横扫地狱联军,地面各种腐烂巨兽,天空中逃亡的猛禽等,都在迅速消失。

  ……

  “今天要出大事啊!”所有人都看出不对了。

  沙漏底部,血雾,飞灰,不断的洒落,天上地下尽是,这是在绞杀海量的地狱军团。

  这时,地狱中,竟出异常的奇景,有黑色的闪电交织,下起了黑色的雪花,接着多出一颗血色的太阳,而后又浮现一轮血月,还有很多殷红色的大星悬挂。

  而在地狱尽头那里,更是有庞然大物无声的显照,矗立在天地间,仅是脚掌的高度都直接没入天外去了。

  随后,有庞大的徘徊者,异人级的腐烂生物,在远方走动,震的地面崩裂。

  随后,一个神秘玉匣飞出,爆发出刺目的光,让天上的日月星辰都黯然失色,接着玉匣龟裂了。

  “是那‘半张名单’ 吗?或许要出现了!”这时,连异人的面色都变了,略过沙漏,全都在盯着地狱深处。

  “孔爷威武,力拔山兮气盖世,今日清空地狱!”伏道牛赞叹。然后,看着地狱中各种奇景,又看向远处各家真圣道场的人,它有些不安。

  “王煊可能要消失了,这样横扫了地狱军团,不亚于一场最盛大的血祭!”伍六极认为,地狱黄昏奇景可能要出现了。

  “啊,小牛我得赶紧过去,要是在地狱落单,被刺青宫等盯上,非扒了我的牛皮不可。”伏道牛四蹄发光,赶紧冲向沙漏。

  “同去!”张教主现在也是个问题人物,被不少人盯着呢。

  “师兄,黄昏奇景中什么样子,我也想去看一看。”一身黑袍的冷媚说道。

  果然,时间不长,血光冲霄,接着黄色大雾弥漫,地狱黄昏奇景出现了。百度搜索|搜|趣|屋|看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同一时间,地狱深处那里,那悬浮在半空中的玉匣喀嚓一声炸开,一张纸如太阳般璀璨,正式出世,飞了出来。

  虽然手机奇物叮嘱过,目前不要去接触那半张名单了,但王煊还是觉得有些遗憾,他原本想近距离观察下,可眼下来不及了。

  他进入黄色大雾中,同时伍六极带着冷媚,还有伏道牛和老张也闯到了这里,跟着进来。

  “来得正好,帮我审问俘虏。”王煊说道。

  最终,他又从天神、灰烬之主口中得到部分残缺的真圣功法。

  不到真圣层面,很难掌握有完整的经文。

  “你这次可真是……杀到疯狂,邪乎啊,清空了真仙区域的高端战力!”连张教主都惊叹不已。

  王煊揉着太阳穴,孔煊之名或许用到头了,现在估计真圣要是逮到他,都想研究下!

  他叹道:“地狱成空,不知道是否会有什么大因果,一会儿出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除却冷媚外,其他人都算是熟门熟路了,都曾进来过。

  当王煊再次来到黄昏交易所中,绯月和程海等人皆愕然,他这么快就回来了?!

  当王煊释放出一大片俘虏后,更是引发轰动,所有人都围过来了。

  “这不是凌云吗?”身穿绿金甲胄、只遮住要害的绯月,身段婀娜,红发白肤,面孔极美,天生有魅惑之态,一眼看到天神,直接认出来了。

  “我……又回黄昏交易所了?!”天神愕然,而后愤懑不已,当年好不容易出去了,结果现在又回来了!

  “欢迎回家,哈哈……”一群人大笑。

  “这个是柔然!”很快,灰烬之主的身份也被人认出。

  圣皇、灰烬之主、天神、机械圣者、亡灵海主,五位极道真仙中,竟有两人是从这里解脱出去的,但又落难在地狱,最终又回来了。

  “嘿嘿,哈哈!”

  ……

  想生死置换出去的人,必须得道出根脚,放开元神让王煊和伍六极查探,不然没机会进行交易与合作。

  王煊可不想放出去一些有问题的人。

  他快刀斩乱麻,确定一群人选。

  绯月、程海上次通过考验,自然是他的首选。

  “你们这里有些人身份很高,进入了异人领域,但这次我带进来的都是真仙层面的觉醒者,按照你们说的规则,把你们置换出去你们也只能从真仙圆满层面开始。”

  “没什么,我们反而更期待,毕竟,当年走了一些弯路,现在有机会重来,要好好打磨到圆满。”绯月说道,她更期待从头开始。

  “地狱很乱,必杀名单可能出世了,你们如果能延迟出去,最好等上几天。另外,我名孔煊,在外面清空了地狱真仙区域,更是杀了不少真圣道场的门徒,你们出去后,不要提我的名字,注意隐藏身份。”

  ……

  最终,时间到了后,王煊、伍六极、冷媚等人先出去了。

  复活的人,有选择权,他们大概会在半个月后还阳,重临人间!

  当王煊他们从黄昏奇景出来时,发现地狱彻底大乱,很多高手在地狱厮杀,大概率是在争夺那半张名单!

  “老头,看什么,你想对我出手?”回归的刹那,王煊发现一个老帅哥,气质出众,有种说不出的神韵,但此人目光灿灿,路过这里时,审视着他看了又看,竟是在……嫌弃!

  王煊拎着狼牙棒,对他比划上了两下,真仙区域,他怕过谁?

  伍六极见状,赶紧一把搂住他的脖子,果断制止了他,然后对那老帅哥赔笑。

  身材颀长的冷媚也在他另一侧,以纤手用力掐了他手臂一下,然后气质冷艳的她,竟是春光明媚,对那帅大叔露出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