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434章 瑰丽的文明

第434章 瑰丽的文明

  黄色大雾很浓重,远方似有晚霞余晖。

  “机兄,稳住!”王煊在后喊道,他心情沉重,这才进入地狱的黄昏奇景中,就要出事。

  那黑影什么来头?几句话而已,竟让手机奇物“破防”,直接追下去了。

  “机爷,是一个有故事的机,这是怎么了?”伏道牛心头强烈不安,一个劲儿的甩牛尾巴,鼻环流动混沌气,高度戒备。

  它早已猜到,手机奇物有可能是真圣级的怪物,现在竟这个样子了!

  “该不会被故意引走了吧?”张道岭看着黄色大雾深处,那里有朦陇的血色夕阳残韵。

  地狱的黄昏奇景让人心悸,进来后摸不着头脑,但是却能感觉到无比危险。

  王煊站在歪脖树下,看着吊在上面的黄袍亲王,三纪元前的圣皇城第二高手,可惜了,成为徘徊者时,年岁应该不大,必然是某个时代最耀眼的奇才,却死在地狱中。

  他们等了很久,都不见手机奇物回来,开始在附近探索。

  然而,等他们离开原地,走出去不足百米,黄色大雾中,那歪脖树上吊死的亲王咔吧一声,活动了下脖子,候地睁开眼睛。“活了?”伏道牛霍的转身,这么近的距离,对于真仙来说,和站在眼前没什么差别。

  然而,那个亲王看了他们一眼,嗖的一闪身,没入大雾中,瞬间就不见了。

  王煊几乎是瞬移,跟了过去,捕捉其行踪,但是他只斩断对方的一角黄袍,那人凭空消失。

  那角袍袖落下后,快速暗淡,带着血腥与腐烂的气味儿,而后焚烧,一息间化成灰烬,酒落在地。

  “机兄,你中招了吗,还在世间吗,是否安好?”王煊隐约间感觉手机奇物回来

  “没事,我想静静。”它黑屏了,没有一点光,无声的漂了回来,吧嗒一声落在牛头上。

  伏道牛心中发毛,这还是机爷吗,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它青色的皮毛,浓密的牛族长发,也就是一头青丝,都支棱了起来。

  它谨慎地问道: “机爷,你还记得雪山之崩的那个夜晚吗,小牛曾虔诚向你求教。

  “你闭嘴,我没事,那一晚你不就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吗?”手机奇物让它安静。

  伏道牛长出一口气。“没追上?”王煊也问道。

  “嗯,跑了,凭空没了。”手机奇物简单回应,便沉寂下去了。

  王煊知道,是黄昏奇景有问题,不然的话,以手机奇物可连接超凡世界各地的属性,哪有它追不上的人。

  随后,他们开始在附近探查。

  一片山林就在前方,和被打得破碎的染血的地狱不一样了,这里像是一片新世界

  染血的夕阳下,大雾中,一座像是山神庙的建筑出现前方矮山上,王煊、老张、伏道牛接近这里。

  扑棱棱!

  扇动肉翼的声音响起,从那残败的建筑物中飞出三只蝙幅,可当它们进入高空,全都变了。

  它们极速变大,每一只蝙蝠都遮蔽了苍穹,比巨龙都要庞大很多倍,回首时,那猩红的眸子像是血月般,轰的一声,发出大道轰鸣声,像是一下子来到了王煊、老张的近前,血色汪洋起伏,震慑人心。

  “锵!”王煊手中持着圣剑,煌煌剑光照天地,他向前劈去,剑体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全部复苏了,哧的一声,斩开血光,这片地带瞬间恢复宁静了。

  血色消失,天空中三只蝙幅依旧巨大无比,确实挤压满了天地,遮蔽了落日和晚霞,让大雾中更加昏暗了。

  它们拍动肉翼,远去了,没在这里停留,其中一只蝙幅眼角消血。

  “巨龙在这种蝙幅面前,都像是蚊虫般,这是什么怪物?”伏道牛鼻子上的圆环发光,道韵复苏。

  王煊看着地面,有一滩腐血,蒸腾起丝丝黑雾,腥臭扑鼻,刚才他真的斩到一只蝙蝠的眼角。

  “进去看一看。”他们踏进山神庙,里面结满蛛网,供奉着大量的神像,都龟裂了,蒙尘了。

  不知道哪个时代所留,所有神像都有文字,但他们不认识,不过残留的道韵随着几人到来激活了。

  整片神庙不同了,雷音大作,黄钟大吕轰鸣,且顷刻间,变得金碧辉煌,非常壮阔

  这里更像是神祇栖居的巨宫,绝非普通的山神庙! “至高神—一修呈,普度众生,为尔等讲道。”雄伟大殿中,最高处的神像复苏,睁开了眼睛。

  接着,周围的那些神像,也都跟着发光,一时间,神祇复活的气息,还有耀眼的光芒照亮此地。

  老张皱眉,道:“像是某个超凡文明的高层,跨越无尽岁月,通过这些神像活了过来,在对外传道?”

  然而,他们听了半天,一句经文都没听懂!

  “神明经文有价,你等拿什么来交换?”大殿中响起威严的声音,诸神跟着共鸣犹若禅唱,让这里无比神圣,光明万丈。

  “小牛,有三捆仙草。”伏道牛谦逊而又眼神热切地开口。

  “不够,至高经篇不轻易外传,若要玲听,需要你半世寿元等价交易。”大殿上方,金身塑像开口,声音宏大,震动的此地都喻喻颤动,金光亿万缕。

  “滚你大爷的,毛神!”伏道牛直接变脸,不客气了。

  “尔等,敢褒神?!”宏大的大殿上方,诸神喝吼,震动了天地,光芒普照,像是一轮又一轮大日升腾而起。瞬间,就有神明出手,有的探出金色的手掌,有的持银色莲花打落下来。

  “伏道环,伏世间诸神!”伏晨喝道,牛脾气不小,感觉这里都只是真仙级的波动,没超纲。

  一枚圆环从它的鼻子上飞了出去,嚼里啪啦,将那些金色手掌、莲花、法尺、宝瓶都给击破了。

  老张眼皮直跳这头牛还真有两下子,其元神圣物很强。

  正中央的至高神见状,探出一只大手,道: “亵渎神明者,当需神像前叩首三千年。”

  当!

  伏道牛圆环被至高神的大手击中,发出清脆颤音,而后被一把捞住了。

  “锵!

  王煊出手,缭绕着密密麻麻文字的圣剑,璀聚慑人,向前斩去,嘴的一声,那只大手极速倒退。

  哧!

  剑光跟进,中央至高神身体有金色血液溅起,神像发出喀嚓一声脆响,而后整片大殿都狂风大作。

  “很厉害啊,硬打下来了,接了圣物两击还没死,再来一下。”王煊盯着流淌金色血液的中央神像。

  然而,这里所有的光芒都收敛了,暗淡了,重新化成到处蛛网、暗淡蒙尘的状态。诸神塑像寂静,中央至高神的右手还有左胸留下被刺穿的伤口,不动了,皆失去神性。

  老张赞叹: “确实极其了不得,这是跨越时光河流的道韵,在此地复苏,不过同境界还是挡不住前辈奇人的圣物一击。

  王煊开口:“大概是一个消失的超凡文明,地狱的黄昏奇景还是真混乱,无序,古怪,这算是古代旧景再现吗?

  伏道牛释然,道:“那个至高神应该是算是一个文明的最强者了,怪不得能徒手去捞我的伏道环。”

  换成其他真仙,绝对要被留下了,这是某个强大超凡文明残留的余韵,即便是5次破限者都很难对抗。

  退出神庙外,一个模糊的身影背靠神庙坐着,道:“各位,时间的旅者,超凡的真神,请借我一点生命吧。我也曾为一个文明的至强者,曾与各位在神话中共辉煌。

  我为自己守灵,坚持不住了,我在与命运抗争,我要重生回到过去,借我一万年寿元即可。”

  伏道牛吓了一跳,这该不会就是刚才的至高神吧,他处在什么状态?王煊盯着他,没有任何话语。

  “一万年太久,三千年也可以,我要去重塑乾坤,再造神话。”模糊的影子虚弱地说道。

  王煊他们倒退,根本不了解此地,再说,谁的命不是命,哪里多余的生命给别人

  “我真还想再活3000年”黄色大雾中,山神庙前,那个影子自语。王煊他们已经远去,没再这里久留。

  远处有模糊的景物,像是村镇,又像是坊市,在黄色大雾中显得飘渺,神秘,模糊,但是没有声音。

  在路上,他们又发现了建筑物,像是残破的殿堂,非常高大,破损的支柱雕刻着超凡光海。

  老张曾经渡海,王煊也曾去现场观看过超凡光海,面对它有特别的感受,然后他们就走进去了。

  他们进去后,顿时一怔。

  里面巨大无边,有很多展台,充满科技感,那是各种各样的武器,包括战船战舰等,都摆在展厅中。

  当他们在某种武器面前停下时,顿时有机械声音响起,介绍产品的型号和情况。

  一支笔,呈银灰色,十几公分长,机械声音伴着精神波动: “超绝笔,能诛杀超绝世,可用两种道韵交换。

  “为什么要道韵?”老张问道。

  “因为,我们这个文明最终败在了道韵下,需要这种特殊的物质,用以改进武器。”

  张教主叹道:“又一个逝去的文明,很瑰丽,但都成为了过往,此地是文明的坟墓啊。”

  他们在一艘黑色的战舰前停下,机械声音响起:“至强武器,可灭星系,可屠异人,需要个超凡文明中心的完整道韵交换。”

  王煊无视介绍,这些武器看看就是了。

  他们直接来到最后一个展台,露出异色,最后的终极武器不大,被放在一个长条形金属盒子中。

  机械声音伴着精神波动:“这是概念性武器,昔日还在研发中,直至文明毁灭,中断了。原本的定位是,可斩真圣,以超凡光海为能量。”

  “不是科技文明吗,最后为何会出现一把黑色的长刀?”伏道牛问道。

  “科技的尽头,化繁为简,一把刀凝聚至高等级的心血结晶,看似普通,其实也算是大道至简。

  张教主觉得,地狱的黄昏奇景确实混乱,但目前还算可以理解。伏道牛开口:“能见证各时代,不同宇宙文明的灿烂。

  这样一路走下去也不错,没想象中那么危险。

  “文明的多样性,真是唯美!”伏道牛一副惊叹的样子,颇有一番感慨。然后,它就感觉耳鸣,血液中有惊雷炸响,精神也仿佛跟着要爆碎了。附近突然爆发大战!

  咚的一声,一只巨大的腐烂手掌突兀地破碎虚空,在地上砸出一个深渊!异人级的破碎大手与辐射规则之力,更有血液击碎虚空,落了过来。

  “哞,小牛好惨!”伏道牛大叫,以鼻环阻击规则之血的冲击,圣物都暗淡了,但也足以说明它的不凡毕竟等级道行等差距巨大。

  嗖的一声,它收回伏道环,自身缩小到一尺长,逃到王煊的肩头上,瑟瑟发抖。

  什么状况?王煊也身体摇动,这种磅礴的压力,让他都感觉有些难受。他扬起圣剑,挡住余波。

  他已经抬头,黄色大雾遮蔽的天空深处,有庞大而可怕的身影厮杀。

  “异人级大战!”老张瞳孔收缩,那两个生物居然没有受限,有浩瀚的能量激荡

  地狱的黄昏奇景中出现异人大战,实在过于危险了,动辄就会牵连人暴毙。“那是在外宇宙,或许能波及进来,或许没事。”手机奇物开口。

  王煊横剑,严肃戒备!

  “小张,站在我后面。”他开口道,情况不对就逃进迷雾深处的未知之地。尺许长的迷你伏道牛,听闻后觉得老张那里更安全,一下子跳进他的怀里。

  张教主看着这只牛,该怂的时候它还真怂。

  天外激战的身影远去,很快就不见了。

  “你们真以为可以随意观光,游览奇景,看外宇宙文明?地狱的黄昏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古今颠倒也不是没可能。”手机奇物告诚。

  “世界是虚假的,有严重的问题,我曾是真圣,现在为什么不是了?”一个青年踩碎大地,向前跑去,喊着: “整片世界都了!”

  “等一等。”手机奇物喊道。

  青年男子回首,看了它一眼,道: “你也有问题!”然后,他就跑走了,快速消失

  这次,手机奇物没有追,瞬间沉默下去,连王煊喊它都没有反应。

  迷你伏道牛低语道:“完了,这是什么情况?先是有个模糊的身影把机爷忽悠地追下去,险些迷路,现在又有个精神病把机爷说自闭了,这里的人都不正常!

  前方有一些模糊的景物,更有些影影绰绰的影子,王煊他们谨慎的向前走去,看到路边有个孩童在烧纸,鸣鸣地哭着。

  “你在给谁烧纸?”手机奇物问道。

  “旧圣都死了。”孩童抬头,额头上竟满是皱纹,一张一张地向火堆中丢枯黄的纸张,接着又向里面扔扎好的纸人,也点燃了

  王煊顿时倒吸超凡因子,死死地盯着那明灭不定的火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