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407章 非常之妖

第407章 非常之妖

  冷媚,青丝飞扬,明艳的面孔上略显冷冽,修长身躯像是闪电在移动,她进攻时,纤手在虚空中刻字。

  霎时间,这片地带四方上下都是发光的字体,熠熠生辉,字字都带着道韵,向着孔煊或激射剑光,或从那些笔画中砸出拳印,或绽放术法,或从字中踏出一脚。

  所有字体,都像是有生命,复活了,宛若一位位妖神在施法,字里行间尽是妙术,舒展拳脚。

  一时间,王煊还真被逼了个手忙脚乱。他得承认,这个妖女远比他击毙的沐青云,以及纸圣殿的周泰,要强一大截。

  那两人的元神中都没有诞生神秘的圣物,这个女人或许有,他需要戒备一下。

  王煊的前后左右,头上与脚下,都是妖族的文字,足有数千个,每一个都在发光,笔画如龙蛇,游走四方,一起猛攻向他。

  砰的一声,王煊的手掌,同那字符中飞出来的洁白拳头碰撞,和字里跃出的一头蛮牛对轰,

  到了后来,数千文字自己拆分,千变万化,重新组字,绽放的剑光变了,从字里砸出来的拳头也不同了,自行演绎不同的术法。

  王煊体外剑气纵横,形成护体光幕,斩向密密麻麻的妖族文字。

  接着,他血肉间星河交织,他将稻草人的四页剑经,和真圣功法星河洗身经结合,剑光和星光共鸣,一起绽放。

  冷媚,黑金甲胄紧贴在身上,流动冰冷的金属光泽,将她衬托的冷艳,妖异,有一种另类的美。

  她身在数千字体间,依旧在快速移动,偶尔和王煊对拳,硬撼,甚是强势,更多时候如同在起舞,带着所有文字共振,共舞,煞是美丽,但也极度危险与可怕。

  数千字符,不断变化,不仅化出拳头、脚掌、剑气,以及各种术法,还有龙蛇、鲲鹏、雪白飞象、通天魔猿等,妖族中各种具备顶尖血脉的族群,从字符中跃起,进入战场。

  这让人惊叹,这是真圣功法演绎到极高境界的体现,经文像是复活了!

  那些顶尖妖族,成片成群的出现,各自都在绽放本族的天赋神通,这就有些恐怖了。

  天乱城外,数位超绝世皆摆手,让5次破限者暂时不要行动,冷媚竟这么非凡,真圣功法信手拈来,施展的出神入化,让他们都跟着动容,惊叹。

  王煊不是在和一个人战斗,而是在和一个军团血拼,对面由传统妖族豪门组成,全是最顶级的物种。

  不过,他依旧镇定,丝毫不怵,所有这些还不都是冷媚一个人演化出来的?

  王煊体外,星河神瀑交织,如同蛛圣在结网,接着四页剑经被他运转,剑气流动,沿着星河蛛网前进,蔓延向每一寸虚空。

  星河,蛛网,剑光,它们交融在一起,

  扩张出去!

  噗噗噗!

  那些妖族,那些顶尖物种,那些拳头与脚掌还有术法等,被斩爆一大片。

  这一刻,王煊的附近,剑光像是涟漪荡漾,像是星河交织,像是蛛网张开,杀伤力巨大无比。

  四页剑经,来历绝对非凡,疑似圣级,再加上星河洗身经,两相结合,被他推向极其可怕的程度。

  剑气不再直来直往,此刻,如锁链,似星瀑,若天网,无处不在,自他身体流动出的剑意,扫过每一寸空间。

  砰砰砰!

  那些物种全部被斩杀!

  它们回归为字体,成为断掉的笔画。

  冷媚,黑金甲胄发光,修长的躯体极速舞动,像是末日妖姬,绚烂,惊艳,姿态野性而又有美感。

  刹那间,所有断掉的笔画,化为一本书打开的书,而后整本书缓缓合上,将王煊夹在当中,要把他变成一片树叶般的标本。

  整本书瑞霞亿万缕,自动发出诵经声

  无需多想,这是妖族真圣经书的具现化。

  哧!

  刺目的剑光,带着混沌气从书中穿透出来,一柄具现化出的神剑,贯穿经书,将它钉在虚空中。

  王煊破开经篇,从书中世界冲出。

  制此,经页,妖族文字,全部破碎,湮灭不见。

  王煊如杀神般,妖族真圣的经篇具现化,都无法束缚他,不能镇压他!

  冷媚面色不变,依旧沉稳,明艳,没有停下战舞,极速而动,开始穿梭时空,时光,空间,仿佛不能阻隔住她分毫。

  她每次都破空,突兀的出现,攻伐孔煊,而且力道大的骇人,换成沐青云、周泰的话,都接不了她多少手掌,会被震碎。

  王煊无惧,面色平静,大开大合,原始肉身发光,每次都能精准判断出,她的战舞轨迹,从那里破空而出,和她接连对掌,震得长空破碎,天穹都被两人的拳光和掌印打穿了。

  “这才对嘛,5次破限者是传说,是不败的,就应该这样!我严重怀疑,纸圣殿的周泰是个水货,而刺青宫的程道,估计还不如他的那头牛,徒有虚名!”有人点评道。

  这种话语一出,周泰也就罢了,成为徘徊者了。程道差点没被气死,直接就要去找人,想灭了他。

  也有人开口道:“孔煊并没有败。朋友,你这么说,不要命了?纸圣殿、刺青宫的人都在呢。”

  “孔煊当然不会败。刺青宫和纸圣殿的人在不在,关我屁事,我是五劫山的人。我那么评价,其实是想说,我明秀姐5次破限,是真正的传说,是不败的,不能被那周泰和程道之流拉低格调。”

  一个青年满不在乎地说道,正是伍明道,他为了夸伍明秀而出言。

  前方的一群人听得“上头”,赶紧回首,发现却是五劫山的人,那没什么好说的了,这个青年

  确实敢这么讲。

  程道被刺青宫的超绝世拽住了,不让他过去找伍明道麻烦,没看到天级伍明秀转头看过来了吗?

  天空中,冷媚大战孔煊,确实很惊人,术法裂苍穹,拳光、剑意分天地,非常激烈,激荡出的道韵,让各教真仙竟在颤栗。

  冷媚的道行,战斗意识等,确实远胜早先出现的5次破限者,似乎不在一个层面,震慑人心。

  城外的数位超绝世,原本都要下命令围攻了,在看到她这么惊艳的表现后,顿时暂缓了计划。

  如果有人能单独拿下孔煊,那自然再好不过,各方都有面子。

  王煊久拿不下此女,不禁动容,道:“竟这么强,果然,每个时代都有非常之人。”

  他是发自真心的感慨。

  但是,冷媚的绝美面庞却瞬间微黑,搁这评价谁呢?一个4次破限真仙,和一位资深5破者、超纲的传说级人物,打到这个程度,他应该自傲才对,还反过来说这种话?

  若非受限,她是天级强者!

  其他人听到后,也都无言,这一届的4次破限者太张狂了!

  战况越发激烈,冷媚不再穿梭虚空,而是显现真身,依旧在极速移动,似比闪电还快。她围绕着王煊不断出掌,打出剑芒,轰出拳光,绽放术法等,攻击手段层出不穷。

  人们吃惊的发现,她所过之地,虚空中留下一串串金色的脚印,那是妖圣印,是妖庭真圣经义的体现。

  顷刻间,漫天都是她的金色足印,轰的一声,天地动荡,全面炸开了,恐怖的御道化纹理交织,层层叠叠,向着王煊覆盖,绞杀。金色足印像是一朵又一朵金色莲花在盛放,演绎规则,轰杀场中的王煊。

  这给他造成极大的困扰,换个人就死了,根本撑不住。

  王煊身披星河图,并流动剑光,他反向结网,“困住”自身,剑光、蛛网、星河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大茧,把自己保护在内。

  虽然天穹都爆开了,被冷媚引动的妖圣印粉碎,但王煊还是抵住了,最后更是打出一道混沌剑气。

  哧的一声,剑气划开天地,那密密麻麻的金色足印莲花都被斩爆了。

  诸仙骇然,两人间的战斗极其可怖,随意一击就可以破灭一群真仙!

  “当!”

  宏大的声音响起,像是黄钟大吕,悠扬,高妙,洗礼天上地下,净化世间。

  冷媚立身在一株参天神树下,那是奇景所化,满树银色叶片,结着金色花蕾,在钟波中,在微风中,漫天花瓣簌簌洒落。

  在其附近,成片的宫阙出现,巍峨而庄严,那是妖庭显照世间,金砖玉瓦壮阔的建筑,妖将无数,震慑人间。

  妖庭出现,矗立云端。

  冷媚站在一座中央巨宫前,立身树下,挟妖族底蕴,具现化

  出来,所有宫殿都是由精神规则凝聚,能量恐怖,似是要镇压孔煊。

  她的眉心有涟漪荡漾,无声无息,施展。她练的经文是妖庭真圣完善后的版本,格外出众。

  她展现宏大的妖庭,是为了震慑,以及吸引王煊的心神。

  她其实在以,勾勒妖庭,添砖加瓦,构建精神图卷陷阱,在要精神领域伏杀孔煊。

  王煊面色很平静,只于刹那间嘴角微翘,他了解对方有这种经文,但妖女不知道他掌握更进一步的。

  他就在等待这一刻,待对方无声张网,动用精神领域的无上妙篇时,他加以利用与引导。

  以冷媚为中心,精神领域突然扩张,妖庭也越发的宏大与真实了,一下子不同了,覆盖天上地下。

  其实,她一直在等对方那朵精神之花,既然不出现,那么就不给对方机会了,将他打落进精神领域的深渊中。

  妖庭奇景和她的精神领域结合在一起,她将主宰这片精神妖庭!

  在这片由她主导的精神世界中,她运转后,在这里如同真圣,高高在上。

  场中,确实有变化了,王煊眉心发光,在重置对方的精神陷阱,以为引,因势利导,重塑这片妖庭,无声地颠覆,要主导这片精神世界。

  同时,他毫不迟疑,再次具现出那朵永不凋零的神花!

  冷媚意识到不对,但是,她陷入到真实的虚幻中,分不清看到的是真还是假,只能激烈对抗。

  因为,那灿烂而又无瑕的愿景之花,出现在她的发丝间,因为不是实物,且过于虚幻,她都没有发现。

  但是,它真实的影响到了她的意识!

  在她的眼中,她已经杀了孔煊,可是,为什么本能又觉得略微不妥?

  神花再绽,插在她的青丝中,将她映衬的无比美丽,极为出众,风姿惊艳了世间,但她红嘴微张,有些迷茫。

  “你是否觉得,有些事像是经历过,眼前所见是如此的熟悉,像是曾经发生过?那说明你要醒了,我们每个人都有过这种体验。此刻,你正在从虚假的人生泡影中挣脱,从自己设置的精神陷阱中爬出来。你思维逸散,构建的虚假世界,正在溃散中,此时,你当破碎梦境,回到现实世界,那才是你。醒,还是沉眠,在你一念间。”

  王煊轻语既是在感悟,也是在对付妖女冷媚,演绎真与假,实与虚,有与无。

  他自己也在超凡领域徘徊,思忖,参悟,而对应的精神妖庭中,冷媚却是在茫然,迷失。

  “醒来吧,你只是个普通的凡人,不要沉迷于梦境中了,哪里有什么妖庭5次破限者冷媚。你既然已经苏醒,就去洗洗睡吧,明天早起去做工,为生活而忙碌··

  王煊重塑妖庭,演绎不一样的精神世界,将她“唤醒”,让她放下戒心,成为凡女

  ,没有了5次破限者的战斗意识。

  神花绽放,洒落光雨,流动道韵,在这片精神妖庭中扩张。冷媚迷失了,放下超凡者的身份,她在卸甲,露出雪白的肩头,而且,并未就此停手。

  接着,她又脱下手臂上的黑金甲胄,露出一双洁白晶莹的玉臂,青丝披散,遮住雪白的颈项。

  发生了什么?众人愕然,震惊,充满不解,仅是瞬息间,冷媚仙子平和了,杀气全部消失,这是卸甲退出战局吗?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对面看一看。”超绝世黄有成自语道,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依旧有一颗年轻的心。

  很多青年真仙闻言后都忍不住点头,城池这么大,他们也想去对面看一看。

  “我想绕行,飞过去看一看,正面的冷媚仙子到底怎么了。”

  “闭嘴吧,你以为你是孔煊,真要看一眼,你就死定了!”

  很多人在低声交流。

  真圣道场的人自然意识到,要出事儿,几位超绝世果断挥手,让5次破限者下场,联手围猎楚风。

  “动手!”

  他们自然不可能看着冷媚发生意外,

  数家道场的最强门徒,没得选择,听命入场。

  然而,这时伍临道也挥手了,多位超绝世冲了出去,都拎着异人级武器,拦住5次破限者!

  “虽然你们在暗中密议,但是,这和在我耳畔吹法螺,大喊大叫有什么区别,耳朵都快被你们震聋了,忍你们很久了。”

  伍临道在揉耳朵,一副受不了的样子,他有顺风耳,自然将那些人的元神密议听得清清楚楚。

  当然,他的这种抱怨,也只是在和自己人说,不可能直接向外人暴露他有顺风耳。

  5次破限者都是一怔,没敢妄动,现在谁都知道,五劫山注定要覆灭,该道统的人有变成疯子的趋势。

  如果硬着来,他们真会死磕!

  这些人如果激活异人级武器,5次破限者到底跟不跟?不跟可能会被瞬间打死,跟,会破坏地狱平衡法则。

  “伍临道!”妖庭的人震怒他们的弟子出事了,这是要被拦阻住,冷媚多半危矣。

  “老黄,有人要进城,你不贴封符吗?”伍临道开口。

  黄有成心中大骂,这个大伍没事拉他下场做什么?

  “注意安全,谁要进天乱城,还是贴上封魔符吧。”黄有成建议道,看向那群5次破限者。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城池对面看一看!”这个时候,又有人叹道,一群人在咽口水。

  老黄都忍不住抬头去看。

  城中,精神妖庭内,冷媚“梦醒”了,她是一介凡女,不该做超凡者的梦了,她在真实地卸甲,而精神意识中,她认为自己要去脱衣洗漱,该去睡了。

  此刻,她的胸甲也脱了下来,接着黑金甲胄从腹部脱离,这是一组一组的甲胄,很有层次感。

  所以,巨城外,她的背后,很多人都觉得,世界那么大,他们想去四处看一看。

  “冷媚!”

  妖庭的人,自然在第一时间示警了,精神咆哮,但是被王煊挡住了。

  同一时间,他也出手了,彻底解除冷媚的战斗意识,他凌空就过去了,直接扑杀!

  什么绝代佳人,身前的雪白晶莹与曲线,在他眼中都只是一副美丽的皮囊而已,该下很手自然要下很手。

  他的拳光照亮天上地下,左拳直接贯穿进冷媚卸甲的胸部,他的右手亦十分璀璨,御道纹理交织,立劈而下,落在冷媚的头上,顶骨刹那被斩开!

  冷媚胸前鲜红的血,还有头部凄艳的殷红色,都洒落了出来,有部分血液溅落在她莹白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