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316章 呼唤无上存在显圣

第316章 呼唤无上存在显圣

  宇宙无垠,真圣有数!

  吴道所说,是现世超凡者接触不到的领域。

  各方皆心惊,便是王煊眼底深处也有波澜,真圣有数?

  但吴道的言语太难听了,什么特角旮晃,野圣,

  这种话都说出来了,根本是让人忍无可忍。

  王煊开口:“嘴臭者一般都没什么好下场,吴道,你人如其名,路没了。”

  一个年轻的女子鸟鸟娜娜自星空中走来,雪白的下巴微微扬起,道:“乡野之人懂什么,我师兄的名字讲得是道的无与有,此中有真义,你根本不懂。

  她身段修长,穿着五色甲胃,黑发披肩,肤色白暂,左眼角下有一颗泪痣,看起来甚是妖媚。

  吴道开口:“说再多都无用,花果山算什么真圣道场?究竟怎么回事,我心中很清楚,就是一片野地!

  他澹漠,强势,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却敲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这让很多超凡者露出异色,吴道这么笃定,难道花果山真是虚假的不成?

  记住网址

  吴道一身金色甲胃,璀聚无比,黄金发丝飘舞,双目深邃,他一步一步走来,自信而又咄咄逼现在,他的表情,以及相应的情绪,清晰地传达着某些信息。

  王煊面色冷澹,平静,他意识到,钟诚被搜魂的事,有可能被更多的人得悉了……吴道逼视过来,道:“这种弥天大谎,我看你怎么圆,你家的道场…………可笑!”

  当他提到花果山时,是赤裸裸的蔑视,不屑,他立身星海中,居高临下的俯视。

  在来这里之前,他也谨慎过,请教过异人。事实上,异人西天更为重视,曾联系过妖天宫得到暗示,花果山应该不存在真圣。

  毕竟,妖天宫的高层,曾亲自搜过钟诚的元神即便是匆匆间,也已知道什么状况,那个地方不存在。

  也正是因为如此,王煊想立大旗,塑造出一个真圣道场,不是为他自己,而是为了改善故人的生存环境。

  从母宇宙过来的人,流落在星空各地,有些人应该是像钟诚一样被人发现并搜过元神了。

  古今,自然很有震慑力,相信它传送故人时,都投送到了相对平和,没有大矛盾冲突的地方。

  但古老板毕竟也有对头,回归后立刻和未知的存在死磕,超凡中央大宇宙的真圣应该有所觉。

  毕竟,80多年前,在青铜角斗场中,都有人在“梦游”的时空中看到黑木盒子内的古今化形,和人在外宇宙大战。

  这种情况下,古今肯定顾不上其他。昔日,它自己都说过,回归中心世界后,生死难料,大敌恐怖。

  可以说,现在的非敌对势力,发现古今传送过来的人,不会刻意针对,甚至会因为它而忌惮。

  但终究有很多意外,不可控因素,比如常明,就一直想对钟诚搜魂,母宇宙过来的其他人的处境呢?

  一切都是未知,充满变数,有很多难以把控与回避的因素。

  所以,王煊要立大旗,没有真圣道场,他也要造出来一个,这是专门针对搜魂过母宇宙的人的震慑!

  搜魂的人应该猜到了,花果山大概不存在,理应无真圣,属于偏远宇宙的“故事”

  现在,王煊这么做,一旦化虚为实,证明花果山有真圣存在,那绝对会是一场地震,有这种威慑,谁敢无视?

  “那你就请真圣出场啊,我等着呢!”吴道冷澹地开口,他确实是了解内情的人,没搜过魂,但从其他渠道知晓了部分事。

  王煊扫视附近诸雄,看着妖天宫的人,道:无关的人退走吧,真圣降临,怒火难消,星空或许会染成血色。”

  他看到了各路大妖,见到了大量的五色仙船,兽骨妖船等,也看到了钢铁丛林般的战舰,到处都是超凡者。

  可是并无人退后,赶过来的大妖,不是狂热者就是有意加入妖天宫的人,还想着好好表现呢。

  深空尽头,那对巨大的眸子又清晰了一些,庞大无边,冷冽无情,头颅轮廊出现,如同雷霆交织,挤压满了那片空间。

  “都不退走是吧?若是跟着陪葬,那就怨不得别人了。”王煊开口。

  接着,他开始吟诵一段古咒言,且摆下一座祭坛,像是在呼唤真圣,要请他降临在此地。

  一时间,附近都安静了,所有人居然都感觉到了一种紧张的气氛,他这么郑重,该不会真要请来一位无上的生灵吧?

  “装神弄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可以猜测到,偏远之地的土着,想在这里愚弄世人。

  吴道身边,那个身穿五色甲胃,眼角有泪痣的妖媚女子轻叱,而且忍不住出手了。

  哧哧哧!

  她的手中出现一张大弓,和甲胃对应,同样具备五色,流动蒙蒙光辉,现在接连开弓,射出九箭。

  王煊随意找超凡材料临时炼制的祭坛,顿时炸开了,碎块到处都是,悬浮在这片地带。

  “你怕了,担心真圣清算尔等?!”王煊转过身来,冷澹地看着她,没什么可动怒的,他对真圣的出场方式不了解,现在不过是想有个“仪式感”烘托氛围。

  不然的话,他一个真仙,随便就能喊出来真圣根本突显不出那种世外生灵高高在上的地位。

  事实上,吴道的师妹确实有些不自在,心中没底,才这样干扰,因为她感觉对方太镇定与从容了她开口道:“伪圣根本不存在,我只是不想看你在那里惺惺作态,蒙骗世人,有的话让他立刻降临吧!

  王煊道:“那是向真圣祈祷的祭坛,你敢这样破坏,终究要以血和生命为代价,洗刷你的罪孽。

  远方,最外围区域,凌清璇处在思索人生的状态中,真圣需要这样呼唤?要不改天她就近在自家试试,可是,没听说过真圣这样出世。

  与此同时,王煊还以颜色,挽弓,朝着有泪痣的女子射出一箭,一副维护真圣道场尊严的样子。

  星空爆开,异仙弓的威力巨大无比。

  吴道动了,手中的黑色盾牌挡在前方,帮其师妹化解危局,箭光与盾牌上的御道纹理交织,震动星空。

  附近,无数的陨石,以及密密麻麻的妖族残骸全都在光雨中消散,什么都没有留下。

  “你到底能不能请来?”吴道开口他手中的盾牌,果然是异人炼制的宝物,挡住了异仙弓的-击。

  王煊道:“你师妹害怕了,破坏了祭坛。真圣高悬世外,你我怎么可能随意见到,现在需要祷告,以仪式为引,才能请他显圣。

  “我给你时间,坐等看你笑话,见证所谓的花果山一系,在这里丢人现眼!”吴道冷漠地说道,他确实想看笑话。

  “真圣降临,有什么排场吗?”王煊问手机奇物,有哪些注意事项,怎么体系出“圣格”来。

  “深不可测,神秘,未知,嗯,比如现在,你表现的机会来了。”手机奇物回应。

  远方,那巨大的眸子开阖间,雷霆无数,而那挤压满深空的庞大头颅更是不断清晰,实质化压迫得此地的人都要室息了。

  异人西天的元神显照,具现化,彷佛真身要降临般,他冷漠地开口:“还给他时间作甚?镇压之搜魂就是了!”

  他对弟子吴道的出处理方式不满,他是异人,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在红尘浊世中驻足。

  说话间,深空尽头,探出来一只巨大的手掌,恐怖无边,掌纹清晰可见,覆盖星海,向着王煊一把抓去。

  他这是抬手就镇压,翻手就捏爆的架势,什么真仙,什么传说中的超规格破限奇才,在异人面前都是蝼蚁。

  他只手遮天,皆是精神所化,显照于此。

  “真圣无所不能,无所不在,他已经听到我的心语,要召唤我过去,了解此次事件。你等对花果山不敬,若是代表了妖天宫的意志,他不介意降临,哪怕开启圣战也无所谓!”

  王煊郑重而严肃地说道,这一刻他没有躲避大手,而是站在原地,盛烈的光雨酒落,竟给人一种庄严神圣之感。

  毫无疑问,他现在很神棍,连他自己都觉得,氛围到了。

  “轰!

  那只大手拍击过来,王煊眉头都不曾皱一下,接着,他在许多人震惊的目光中,从这里消失。

  “被异人精神具现化的手掌压爆了?”有人震撼地问道。

  “不是,他自己…………消失了,感觉很像是被冥冥中的存在接引走了!”

  这一刻,很多人都呆住了。

  吴道也是一怔,人呢?还真会有变故不成。

  “躲进虚空裂缝中,就以为稳妥了,可以逃生吗?”异人西天开口,他是了解内情的人,询问过妖天宫的绝顶异人,花果山只是“故事”,成不了“事故”。

  听他这样说,很多人都长出一口气。

  “气氛,规格,烘托,都到位了吧?”王煊问

  道。

  “你离场时,异人没有拦住,有那种味道了。嗯,抓紧干活吧。”手机奇物说道。

  此时,他们再次来到了天外站在一座漆黑的大山上,跳望“西天道场”,没错,王煊又来了。

  这是在他的要求下,手机奇物为他开了个方便之门,利用被真圣“接引走”这个短暂的时间差,他再次来蒋西天的羊毛了。

  西天,一而再地对他出手,王煊早先就发誓了,非将此人莓秃了皮不可。

  “药园子,出来吧!”他抛鱼钩,直接进入状态,元神沿着鱼线而进,迅速捕捉道场中的景物与情况。

  数次试错,很快,他就找到地头了,毕竟道场布局有迹可循,且栽种有奇物的地方,灵气冲霄,“嘶!”尽管有心理准备,但王煊还是连着咽了三大口混沌物质,结果都哈到他自己了,这东西他炼化不了。

  “好神物,好园子,好人西天!”他连说了三种好,着实被惊到了。

  药园子并不大,但是,都是精品,确切地说,都是超规格的神圣奇物,档次实在太高了。

  第一眼,他就见到了一株还魂花,灿烂盛烈,不知道被西天养了多少万年,应该是上一纪就栽在身边的奇物。

  这种大药自然是年份越久药性越强,异人以秘法去养,花朵可以永不凋零。

  “谢谢啊,西天,此物与我有缘,我接手了!”

  王煊大喜过望,仅凭这一株还魂花,就值了。

  最近,他在流霞星域,损失了还魂花的四片花瓣,现在超额弥补回来了。

  他准备栽种到命土后方去,也给养起来。

  嗖的一声,带着大块的土壤,这种年限极高的还魂花飞了出来,被王煊一把接到手中。

  “那里还有一株并蒂魂莲,又一株和元神有关的大药,价值同样高的吓人。”王煊惊异。

  西天研究的那部神秘经书,阐释的是精神领域的法,因此他养得大药也偏向于这个方向。

  并蒂魂莲在手,等于多了一条命,灵魂被抹杀前,服食下它,哪怕元神被打散了,消失了,也能在肉身中,再现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灵魂,宛若有双魂。

  嗖的一声,雪白的魂莲入手,被王煊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那是什么奇物?”他发现,靠近药园中心地带,有一片密密麻麻的小草,三尺见方的地方,长得很密,每株都高不过一寸,金黄灿烂。

  “该不会是鹏衔草吧?”他想到了自己在错乱时空海外的浮舟净土上,从旧圣后人那里得到的几个药方。

  药酒的方子,得真圣后院之助,他将那些奇物收集齐全了。

  第二张方子,是壮骨篇,壮得是御道骨,目前各类奇物还欠缺一些,现在他应该发现了一种。

  传说,大鹏看到这种草,怕丢失,都要小心地衔在嘴里,带回去喂养幼鸟,为得是壮骨,这一族没有强大的筋骨怎么能扶摇直上九万里?

  “壮骨篇的主药之一,好造化,我笑纳了!”王煊的笑容止不住。

  他不得不叹异人道场中的园子太惊人了,都是无价之宝,园小而精,这是西天为他自身准备的大药,而非对弟子开放的药田。

  上一次,那真圣后院是每隔一段时间对门徒敝开的地方。

  很快,王煊发现一黑一白缠绕在一起的奇藤,居然是一个主根长出来的。他没认出这是什么,但是知道,绝对了不得,栽种在药园子的中心地带的奇物,不可能无用。

  “收了!”王煊一扫而过,不大的园子直接就空了!

  他没有耽搁时间,也该回去了,“觐见真圣”不能太久。

  流霞星域,东林区,星海中,人们都不出声,因为异人西天未能找到孙悟空,没有将他从虚空裂缝中翻出来。

  光雨酒落,孙悟空再现,居然…满面春风,尤其是在看向深空尽头那个挤压满星海的巨大元神头颅时,他居然主动带着笑意,很是热情地点头。

  这是什么状况?许多人不解。

  异人西天冷漠无比,毫无反应,一介真仙也配与他交流?花果山并不存在,是虚假的,但是这个年轻身上应该有秘密,居然逃过他的搜寻,他打定主意要好好地搜魂。

  吴道冷漠地开口:“孙悟空,你含笑点头有什么用?哪怕你跪伏在我师傅面前,痛哭流涕地忏悔也早已晚了,真圣呢?从特角旮晃请出来了吗?让他显圣啊!”

  王煊收起笑容,变得正式起来,面色无比严肃与认真,望向深空,道:“恭迎真圣降世!”

  轰的一声,随着他的声音响起,天地间,一道难以言表的磅礴光束,像是贯穿了大宇宙,无比神圣,照耀诸世。

  一刹那,所有人的思维都停滞了,元神中一片空白,有的只是神圣之光普照星海,璀聚纹理似是贯通了古今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