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300章 极善,极恶

第300章 极善,极恶

  荒芜之地,深邃的星空,商毅体内生机浓烈,可是,却不受他控制,竟在血肉中诞生了精神之力。

  这种惊人的变化,让他彻底明白,真的出了大状况,远超出他的预料。

  商毅,又惊有心悸,这种变化让感觉到了一种源自灵魂的冷意,他有些毛了,多少年没有体验到这种感觉了。

  在母宇宙中,他君临天下,隐约间是上古后的第一人,屹立云端上,养成惟我独尊的霸道性格。

  现在,他略微心慌,事情不可控了,他有可能会翻船,正在面对一场超出他预料的劫难,死去的人怎么还会出现

  他自然要镇压,但是,肉身不怎么听他的使唤,他的元神化成利剑,向着体内的那些生机还有光芒斩去。

  然而,他体内的古怪生机,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很快在各部位亮起,到了最后,全身都在诞生不属于他的精神之力。

  并且,他的容貌,在进一步改变,完全和他样子不同了,成为一个青年人的面孔,彻底清晰了。

  此时,他的每一寸血肉中,都有元神之光在诞生

  “上古第一人”远方,王煊都震撼了,这都能行,一个死去数千年的人又复苏了,再现人间

  手机奇物发光,认真拍摄与记录。

  王煊出神,而后,他释然,这一切都可以理解,毕竟是母宇宙这一纪的第一位“巨鲸”。

  试想另外两位巨鲸齐天和姜思远,哪个遇害后便彻底消亡了都惹出极大的动静,并持续很多年。

  甚至,姜思远最后还活了下来。

  而王煊也是同类人,在凡人时期就开辟出特殊的内景地,他对此有些了解。

  瞬间,他产生不少联想,并结合自身的情况,以及看到的一些事实,做出一些猜测。

  昔日,他曾被商毅打爆内景地,剥夺元神之力以及血肉精华时,曾经演化出三粒光点,躲藏了起来,等待未来复苏。

  那么,上古第一人昔日被人联手袭杀时,是否也有相近的手段

  但看样子,第一人应该是另有手段,似乎更偏向于肉身,其元神之光在血肉中重新复苏,再现。

  随后,王煊又想到数日前,他横跨数十片星域去三打凌清璇时,遇到的超凡者一一尹墨白,此人手持阴阳幡,并练成一门极其厉害的经篇——阴阳经。

  此经义他已经得到,认真研究过,当中提及,练至最高境界,可以阴极阳生,阳极阴生,血肉和元神可以互相转化。

  王煊猜测,上古第一人可能掌握有这类非常特殊的而又强大的经文,并练到圆满领域了,再加上特殊的内景地等,终于酝酿出复活的奇迹,于灰烬中再生。

  他震撼而又惊叹,母宇宙这一纪出现的第一位巨鲸,名不虚传!

  另外,他想到了羽化幡,为什么在对攻中,竭尽所能的保护的那具肉身,只漏过头部少许区域。

  那个红衣女子曾模糊的浮现,先对他点头,而后又摇头,这是身陷黑暗中,保持着一种善意吗,在帮第一人

  此际,王意识到,手机奇物早先的惊叹以及判断等,终于靠谱了一次,确实有逆天的事在上演。

  星空下,那道身影彻底变了,和早先的魁梧相比,他略微瘦下去一些,偏向颀长,但身体强健有力。

  满头黑发不再凌乱炸立,发丝变长,乌黑有光,自然披散到胸前和背后,冷酷霸道的面孔散去,趋于坚毅,英气十足,双目有神,剑眉入鬓。

  不过,那种坚毅只是持续瞬间,又开始向冷酷转变,而后整体面部表情麻木了,因为有至强的精神能量在碰撞。

  商毅竭尽所能,压制身体各处的精神之力,他不允许第一人归来,这是他的成道之身,怎能放弃

  但他有些顾不过来,像是按下葫芦浮起瓢,这具身体各处,都有精神火光亮起,血肉如同其根须,不断诞生元神之力。

  “当年,你果然练了两种经文,这种奇迹都能被你实现,死后数千年居然还会活过来。”商毅声音幽冷。

  这一刻,他不再心惊,也不再恐惧,反而变得冷酷无比,毕竟,他是商毅,曾经天下无敌!

  确定什么状况,抛开那些不该有的思绪后,他只想解决掉第一人,没什么大不了,当年杀过,现在还能铲除。

  他霸道而又森然地开口“这已经不是你的时代,活了又能怎样我照样可以再杀你一次”

  他攥紧羽化幡,元神之光与之共鸣,催动这件违禁物品,令它散发出极其危险的波动,要以它镇压体内那新诞生但却极为强大的元神之光

  然而,黑色的幡在摇动,发颤,当中有一个固红衣女子浮现出模糊的身影,竟在反抗此幡,阻止释放御道之威。

  “你……”商毅的心咯噔一下,灵魂冰凉,他的心不断地下沉,感觉事态愈发严重了,走向不可控。

  极阴,极阳,极善,极恶,在这里体现出来。

  真灵模糊的映现出那个人当年的身影。

  羽化幡漆黑,如同深渊,昔日葬下的女奇人成为器灵的一部分,在挣扎与对抗。

  现在,黑幡主体器灵在轰鸣,要压制反抗的红衣女子,两者之间对峙,不能发挥出应有的御道天威了。

  “血怨,不是临时化解了吗,你要很多年后才能出来,怎么会再现,还要帮他”商毅手持羽化幡,头皮发麻。

  这东西果然是凶器,谁拿到它谁倒霉,不祥到超乎他的想象!

  难道说,他自以为破解了血怨,但其实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真正摆羽化幡的负面影响

  仔细想来,自从他冲关开始,在这里接二连三地出事,成道受阻,前路崎岖,难道都与此不祥有关

  他和异人相邻,就差一层窗户纸,甚至可以说,那层窗户纸都捅破了,一切都在眼前,触手可及。可最后这一刻,第一人出现了,和他竞争最后的道果,一个弄不好,就会被取而代之。

  喀嚓,喀嚓。

  深空中,手机奇物原本无声地拍照,现在为了应景,居然还发出了相应的声响,震碎附近的陨石碎片等。

  王煊盯着前方,心有感触,冷血的商毅终于遇上了人生路上的一道生死关,很有可能会出事。

  他微微蹙眉,商毅和第一人都在一具肉身中,尤其是现在,精神之光蔓延,彼此纠缠不清。

  外力介入,难度很大。

  尤其是现在,第一人完整的元神还没有出现,只是生生不息,从血肉中诞生一缕又一缕精神之光。

  他能彻底回归吗?

  咚!

  商毅爆发天雷之光,要轰碎那些精神种子,下了毒手,不惜伤了这具肉身,也要阻止第一人复活。

  黑雾滔天,剧烈的御道化纹理交织,那杆羽化幡在颤抖,红衣女子再现,和内部规则构建的器灵对抗。

  两者都是器灵,属于至宝的一部分,但是,显然规则器灵权更重大一些,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能锁住她。

  器灵间在战斗,这么多年它们都进化了。偏向于黑暗属性的羽化幡内部,御道规则交织,十分的恐怖而惊人。

  天下超凡皆负她,红衣女子曾经这样悲伤而凄凉地喊道,她曾复苏一个超凡文明,但却被背叛,那些人“弑母”,将她炼化成不祥的羽化幡。

  今日,她爆发了,不受规则的束缚,想要轰碎所有缠绕在身上的锁链,打破枷锁,从深渊般的黑暗中挣脱出来。

  她陷落羽化幡中,但依旧有善意复苏,主要也是同病相怜,她要帮上古第一人脱困,再生。

  另一边,那具肉身中,带着丝丝混沌气的天雷响起的刹那,肉身的命土下,冲出一团璀璨的紫光,带着氤氲雾气,覆盖天雷,将之化解。

  “你……不止是新生,当年还有一部分元神,逃过绞杀,瞒过了我和墓等人”商毅惊住了。

  在命土极深处,一团浓烈的紫光中,有一个光点在悬浮,小到可以忽略不可见。

  但是,在商毅的神目下,却可以看到,那就是第一人的真灵,由无限远的的厚重命土下方上升,五官清晰可见了。

  商毅原以为,今日冲关成为异人之际,有紫雾自体内命土弥漫,这是祥瑞,也是属于巨鲸肉身的非凡命格的体现。

  现在他才知道,这岂止是祥瑞,根本就是那个人没有死,这所谓的紫气不是他伴生的异象,而是对方真灵冒出来的,要复活了。

  商毅,猛然抬头,看着那满天的紫气,从深空尽头浩荡而来,代表了大道神韵,代表了贵不可言的道果即将出现,这不是他伴生的

  一时间,他震惊的刹那,便又勃然大怒,感觉无比的荒谬,这是第一人牵引来的,所有的祥瑞与贵不可言的奇景,都是在为第一人而显照

  他绝对不可能接受这个结果,当年被第一人压制就也罢了,一个死去数千年的孤魂野鬼,还想和他争,打杀就是了。

  轰隆!

  他控制不了肉身了,但是他的远神依旧强大无匹,在其人形元神手中,出现一口巨剑,他劈向命土下那团紫光中的真灵。

  “你已经死去,何必再回来,还是沉眠吧。再与我争,也没有结果,死人怎么争得过活人”这一刻,他是剑疯子,其成名领域就是霸道绝伦的剑道,天下难逢抗手。

  一旦进入这种状态,他会无比疯狂,长剑在手,六亲不认,杀伐气压盖天下,他不信杀不败一个遭遇过大劫,元气受损严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