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293章 反了

第293章 反了

  精神道场外,顶级大教不少,破限奇才,活了不止一纪的古生灵等,各层面的超凡者都有,所有人都在关注,想看世外之地究竟怎么对名妖孔煊?

  王煊走出来了,无所畏惧。

  此时,整条路都很压抑,竟然没有一人开口,各种目光一起投来。

  从精神道场出来的后起之秀,要去天宫觐见异人,感谢赐下造化,这一路上人们都沉默着前行。

  "呵呵……"伍临空冷淡一笑,声音不高,但是却让很多人感觉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五劫山这种庞然大物要是发难的话,异人都难逃一死!

  然而,五行山的二大王依旧没有变化,平淡无比,甚至,越发出尘了,难得的有了几许空明的仙气。

  这是心静自然沉稳吗?他这样的气韵与表现,让很多人都暗自叹了一声,心性很了不起。

  事实上,王煊在和手机奇物对话,走神了,既然有可能要主动去地狱,他想了解更多一些。

  "地狱到底怎么样?"

  手机奇物开口∶"地狱其实很美,漫天都是洁白的神花在飘落,灿烂极了。

  王煊认为,那大概是脑花吧?8

  "火红的晚霞,染红了天空和大地还有河流,那是一副无比唯美的画面。"手机奇物赞美。

  王煊猜测,那应该是漫天的血在流淌,染红所有吧,是在描述那里的凄艳和惨烈吗?

  手机奇物高度赞扬∶"那里有一座座城市,各自都与众不同,你可以领略到不同文明的辉煌结晶,都是艺术的杰作。"

  艺术杰作?大多都会被陈列起来,估计可以藉此凭吊与怀古,积淀着各种沧桑与破败,王煊这样解读。

  手机奇物道∶"其实,地狱很好,说不定就能遇上看不顺眼的世外之地的人在那里磨砺,若是仇人,你可以冲过去按在地上摩擦就是了,多好!当然,前提是你能打过他们才行。"

  "我没那么多仇人。"王煊说道。

  此次事件还没有彻底定性,他现在只是做预案。

  手机奇物不以为然,道∶"快了,你这不是要败走天外天了吗?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那时十方皆是敌。天下虽大,无处是你家。"

  "我是去地狱,不是下地狱。"王煊纠正。何

  "远处有个家伙较为特别,在聆听你我对话呢。"手机奇物忽然开口。

  "嗯?!"王煊眼底深处有了波澜,竟有人可以窥探这里的精神交流,有点可怕。

  手机奇物道∶"他比常人多长了一对小耳朵,练成了顺风耳,四耳并生,能聆听天地间各种秘密,目前可截听方圆千里内的元神传音。

  王煊动容,这种超常的听觉着实有些恐怖,演变下去的话,是否能聆听万族间的各种核心秘密?

  不过他倒也放心,手机奇物都这么说了,肯定不会让对方截听到这里的谈话,但他要由此警醒,,以后需要注意。

  "回头我送他一些假消息,或者,我在他打坐、静眠、闭关时,在他耳畔低语,敲大钟,以及和他唠唠嗑。"

  "你还是别乱来了。"王煊不让它乱折腾,便是超凡者长期捕捉到未知的自语声,且就在耳边,估计都得怀疑人生。

  手机奇物点评∶"嗯,这人还是有些意思的,将来如果长出六只耳朵,那真会聆听到一些很重要的秘密。"

  这时,先后有些人超过王煊,走到前面去了,比如伍临空,回头冷笑了一声,满满的恶意。

  走出精神道场后,他就准备发难了,要召集人来拿下这弑住的"家仆"!

  "没什么大不了!"狼獾来到王煊的身边,暗中传音,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说,

  他这一脉可能和五劫山有些关系。

  "有什么啊?大不了一起反到月圣湖去,或者去投悬空岭!刚才那孙子居然对我面露凶光,显现出歹意。"八眼金蝉金铭也传音。

  "不要多说,这里有人能截听元神传音。"王煊开口,示意他们暂且安心,不要躁动,他相信刚才的话,手机奇物应该遮蔽住了。

  这时,凌清璇、安静琪、卓嫣然,一起走了过去,皆身段婀娜,摇曳生姿。

  王煊此时什么都不在乎,竟是思绪飞扬,看到三人后,想到曾经三打白骨精的事,说是打了一人三次,或者说是打了三人,都说得通。

  "价没有必要去朝见异人了。"一位中年女子脸色冷漠,对王煊说道,她来到伍临空的身边停了下来。

  "五劫山,好大的威势,,你跑这里破坏规矩来了?这次盛会不是你一家说了算。安静琪驻足,看了一眼这个中年女子。

  月圣湖消失三纪的真圣在这个时代复不敢轻慢,都要格外重视这种资深真圣。

  而现在月圣湖也绝对不允许有人在自己统御的星海范围内,指手画脚,越过他们来独断与管辖。

  "劝你本分一些。"卓嫣然也盯着中年女子说道,,她和安静琪互黑归互黑,一旦对外时向来同步。

  然后,两人就一起离去了。

  "走,前边等着去!"中年女子说道,制止了伍临空,不让他多语,月圣湖在这一纪复苏,凭她自己真惹不起。

  星月河中,一群火红的龙鲤跃出水面,一些蚌仙子起舞,而在河畔,,有连绵的宫阙,内有异人在饮酒。

  一群后起之秀在此拜见宫阙中的异人,谢厚赐元神奇药等造化。

  至此,这群人就可以散开,自行活动了。

  事实上,世外之地的人也在附近,比如凌清璇的两位兄长,一直在关注事态发五劫山的这次的话事人,也坐在星月河畔,正在饮酒。

  各方都在关注,最后的时刻到来了。

  一层淡淡的光幕突然覆盖下来,将王煊笼罩,让这里自成一方空间。

  "孔煊,过来!"早先出现在伍临空身边的中年女子,立身在这片发光的空间中,点指王煊,赫然是一位超绝世。

  "你不要走了。"伍临空也在这里,带着冷淡之色,离地数尺漂浮,俯视王煊,有些超然,更有些自恃。1

  显然,若是当众处理,于五劫山来说,实在是没什么面子,现在他们将王煊锁在密闭空间中,要处置他了!

  附近,一群人都默然,果然开始了。五劫山身为世外之地,太过超然了,人间没有人可以拂逆他们的意志。

  不过,五劫山似乎不想公开处理这件事。

  谁都能明白,无论怎么处置孔煊,颜面上都会有些不好看,这是不给外人看了。

  中年女子确实是这个意思,不想让人听到她说了什么,而在密闭空间中,她自然不怎么在意了。

  她开口道∶"我原本不想以势压人,但规矩就是规矩,你以下犯上,欺辱主家,哪只手动得临空?自己折断下来,并在这里认但错。而后,我们一同出去,你当众说自己错了,无知,轻狂,不识好歹,有罪...

  她以为孔煊早先并不知道伍临空的身份,在这里点了出来,来自真圣道场--五劫山,伍家的人。

  她以至高在上的庞然大物,震慑前方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真仙。

  一会儿若是让人看到,凶妖孔煊主动低头道歉,各方的面子都会好看很多,这件事她就好处理了。

  可是,王煊压根就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

  他都做好下地狱的准备了,事情还能恶化到哪里去?

  因此,他直接硬邦邦地问道∶"你在对我说话?"

  而且,他动用了最强御道纹理,并且触发了超神感,击穿这层光幕,让声音跟着穿透了出去。

  中年女子面色变了,这个妖王听到她明确的警告,已经知晓他们是世外五劫山的人,还敢这么大逆不道?1

  她沉下脸,火气腾地就冲起来了。

  "你自己断手给我示范看看!"王煊冷声道,丝毫没有惯着她的意思,声音激荡并传了出去。

  "放肆!"中年女子脸色冰寒,这让她下不来台,也让事情不好处理了,会给人五劫山过于霸道的感觉。

  但是,她没得选择,道∶"给你机会了,却不知悔改,人生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你这么桀骜不驯,动辄就要杀伐主家,不严惩你怎么能服众?!"1

  伍临空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嘴角露出讥诮之色,冷淡地看着王煊,在真圣家族的底蕴面前,破限奇才算得了什么?

  在他看来,现在早已这不是血染宇宙海的恐怖乱世了,如今寒门难出贵子,没有至高的道场的支撑,小门庭怎么可能出得了真圣?在这个大时代,再也没有那种机会了!<2

  中年女子倒也果断,一步迈出就到近前了,抬手向着王煊抓去。

  "给你机会,却不懂得把握!"她寒声道。

  这一刻,王煊决定,哪怕是要走,也要先痛快一场,他想在这里挥动御道旗,彻底暴露并倚仗一次外力吧!

  不过,未容他发难。

  一道修长的身影,穿透本就破裂的光幕,直接出现在这里,正是晴空长老,砰的一巴掌挥了过去。

  一击而已,中年女子抓向王煊的大手没了,并且让她的手臂跟着爆碎,一路蔓延到肩头上去,接着肩胛骨附近的区域都中年女子一声闷哼,剧痛难忍,右侧身体全是血,极速倒退出去,,而此时光幕也跟着瓦解了。

  人们看到了里面的状况,都无比吃惊,那是黑孔雀圣山昔日最具天资的晴空?她对世外道场的超绝世下手了!

  晴空,身材修长,一袭黑裙,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成熟的风韵,但却很冷艳,逼视着那半边身子都血淋淋的超绝世。

  "我去,黑孔雀圣山出来的人,都有些刚啊,晴空竟为孔煊出头了,直接对上了真圣道场的强者!"、

  人们哗然,彻底震惊了。

  "长老!"王煊很感动,但是,他真的不想让晴空长老冒险,他自己能解决,他可以纵旗行凶,杀了眼前的一男一女,而后逃走就是了。

  但是,晴空长老身后是黑孔雀圣山,她走不了,涉及到的人与关系太多太复杂。

  "没事!"晴空平静地说道,黑色长发披散,白皙的面孔有些冷,盯着对面被打崩半边身子的超绝世,又逼了过去。

  "黑孔雀圣山的人,你们想干什么?!"伍临空开口,他被激怒了,当真是不给他们主家一点面子啊,上来抬手就打!

  他被孔煊连着打爆两次,而偏袒他的超绝世又被黑孔雀圣山的晴空一掌劈掉小半边身子,这真是要反了吗?

  这片地带,各方大受震动,都感觉很吃惊,替黑孔雀圣山的晴空捏了一把汗,为她这样的刚烈而震撼,这可能会为该族惹来大祸。

  远处,星月河畔,现代装束、一头黑色短发的中年男子伍临道起身,金色的瞳孔很深邃,一步一步走了过来,他足下带着非凡的道韵,比瞬移还快,刹那而至,,一些强者都没反应过来。

  "堂兄!"伍临空赶紧见礼,对他有些惧怕,但却想在这里告状。

  "临空,怎么了?"伍临道开口询问。

  伍临空顿时挺直腰杆,而后伸手点指向王煊和晴空,道∶"五行山的凶妖孔煊反了,还有黑孔雀圣山那个凶女人也…."

  "啪"的一声,伍临道一个大嘴巴就抽了过去,让伍临空左侧的脸爆碎,彻底没了,但控制的力道很好,并没让他全面解体,血雾在那里蒸腾。1

  "你指谁呢?"伍临道平和地问他。

  伍临空彻底懵了,而后颤栗,向后倒退,叫道∶"堂兄……"、

  伍临道寒声道∶"晴空是我的挚友,知己,当年一起闯过地狱,大战过起源海,曾经救过我的性命,我们几人共患难,有着过命的交情。你在这里给我乱指谁呢,说谁是凶女人?!"

  接着,他又道∶"知道晴空为什么过来吗?我原本想请她喝酒,但她摇头,不放心这边,我告诉她,随她过来怎么处置都行!"

  伍临空瞬间头皮发麻,赶紧道∶"堂兄,我不知道晴空姐姐她……但是,孔煊这个凶妖真的反了,竟对我出手!"

  "反你父亲!"伍临道反手一巴掌又抽了过去,伍临空另外半张脸也爆碎了,彻底没了。

  接着他喝道∶"你算什么东西,代表得了五劫山吗?如果不是看在你我两脉祖上交情很好的份上,你们这一脉都划入旁系了,我会带你出来长见识,会帮你共振与催化血脉?还不是希望你有点长进,可你就这个德行?你当我聋啊,方圆千里内,什么事瞒得了我?!"

  伍临道一脚踹出去,瞬间,伍临空的右腿整体炸开了,崩解成血雾。

  伍临空惨叫,元神波动剧烈。

  伍临道寒声道∶"你这不争气的东西,再没有起色的话,早晚会被扫地出去,丢进凡尘中,自生死灭!"1

  "堂兄,我其实在努力,我…"

  "你在努力什么?"伍临道一脚踢去,让伍临空的右手臂从肩头全面爆开了。

  他冷漠开口道∶"你努力的结果就是,想去悬空岭当赘婿吗?而且,是以折辱我五劫山看重的天才为代价,去抬高你自己,你希望自身能成为悬空岭的女婿?"

  有些话,伍临道直接说了出来,但有些话不好当众说,直接对伍临空一个人喝斥。

  "你算什么东西,自家真圣经文都练不成,还想将五劫山的选中的奇才向外赶,逼出去,变向祸祸我们的家底。你的脸得有多大?都痴心妄想了,要去当悬空岭的女婿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掏我们家的底蕴?我看是你反了!"1

  伍临道越说越气,脸色非常难看,而后一脚将他下半截身子给蹬爆了。

  相对来说这么早竟巨困了,感觉要向良性循环了,秒入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