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270章 太受欢迎了

第270章 太受欢迎了

  混元之身的王煊,远眺前方,一座巨大的城市悬空,宏伟而又磅礴,流动着丝丝大道气韵。

  “从此没有混元神泥之说,我是陆仁甲。”他提醒自己,不能疏忽,导致身份错位。

  此时,他身上依旧带着手机奇物,属于复制品,但看起来和原有的那个一模一样。

  王煊严重怀疑,是否还有他这样的人,身上也有手机奇物的复制体?

  “哈哈,兄弟你终于来了!”玄天、黑鹤、金羽等人出城,远远地就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在他们眼中,陆仁甲没什么变化,依旧是那么出尘,白衣如雪,空明而超然。

  “你的道行又提升了?”金羽大吃了一惊,感觉陆仁甲愈发气质飘渺了,有种宁静出世之感。

  王煊很快进入陆仁甲应有的状态,笑道:“玄兄,黑兄,金兄,数月未见,你们的风采更胜往昔。”

  玄天惊道:“比不上你,我有种感觉,你以真仙之身,一只手就能按死天级高手,有点离大谱,这是我的错觉吗?”“你幻觉了。”王煊摇头。

  袁盛也来了,身材高大,换了发型,留了一头金色的短发,他气质不俗,很是醒目,正在打量在异海崛起的勐人。

  但是,这位陆仁甲看着并不勐,一头黑色发丝根根晶莹,虽然很俊,但也有些宁静秀气之感,眼神清澈,如灵湖之水。现在的陆仁甲像是出世的有道真仙,不染人间烟火,立足红尘上,非常的出众,有特别的气韵。

  袁盛暗赞,这不比妖王孔煊看着顺眼多了?完全两种风格,截然不同。

  现在,谁提及五行山的二大王,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他滚滚妖气,黑雾滔天的样子,都快成为他特有的出场方式了。

  孔煊,身为妖王,长相虽然英俊,但野性十足,一看就是那种想将天都给捅破的刺头,桀骜不驯,十分霸道,典型的绝世妖王风格。

  陆仁甲是人族,宁静,平和,与世无争,在不出手之前,都让人怀疑他是否具备恐怖的攻击力,一身白衣,超尘脱俗。“这才是绝世真仙应该具备的风采。”袁盛叹道,他火眼如电,敏锐地觉察到,这个人很强。

  隔空相见,瞬间的打量,他们汇合了,热情如故。

  玄天问道:“我们道行提升,是因为近日得了很大的机缘,出入造化园中,着实是让人回味无穷,流连忘返。你没有借助这些,仅半年未见,给我的感觉却更加深不可测了,你是怎么修炼的?”

  半年?陆仁甲想说,他出世还不足一天。

  他微笑道:“你们知道,我在真仙领域走御道化之路,异海的还真鱼让我受益匪浅,闭关苦修数月,终有所获。”“走,进城,在这里站着干什么,今天为你接风洗尘,美酒,珍肴,都早已准备好。”金羽说道,拉着他上路。我呢?袁盛愕然,初次相见,都没介绍他。

  黑鹤一拍脑门,像是才想起来,道:“忘了介绍,这是长臂神猿族的袁盛,听说你来了,特意跑来一见。”黑鹤和玄天都猜测到,袁盛怀着目的而来,因此早先都想晾一晾他,临走时才说。

  王煊点头,自然认识这个猴子,在黑孔雀圣山上暴打了一大群猴子,还用因果钓竿薅了老圣猿头上一撮猴毛,以及猴口夺食,钓走一大块紫府桃肉。

  袁盛笑着开口:“陆兄,你我虽是初见,但我久闻你之大名,在异海冲霄而上,神交久矣。”一边去,找别人神交去!王煊其实挺不待见他,这猴儿今天找他,没准就是想请他去打孔煊。王煊微笑着回应,在这里倒是不能失礼,客气了几句。

  他们进城,直接登上天空之城的“异人楼”,是本城很有名气的一处酒楼,曾有多位异人来此品尝特色珍肴。

  取异人楼这种名字虽然怪异,但是,很多人就好这一口,认为这是一种很好的愿景,谁不想成为高高在上的异人?

  包厢很大,有洞府属性,位于十二楼,推开窗户后,正对着一片紫色的竹海,现在还能看到,有人在竹林中修补那个通向造化园的破洞。

  “如此景致,赏心悦目。”玄天满脸是笑,站在窗前,招呼陆仁甲过去赏景,并告知他发生了什么。旁边,袁盛怨念,腹诽:内幕消息狗!

  他接到的消息较晚,也曾带着族人跑进那片园子,但只收割到少量造化,跑路时,不知道被哪个狗曰的给封堵在里面了,如果不是遇上好人韦博,他就出不来了。

  王煊点头,忆往昔,似乎······也没多久,就大半日而已,他就是从那里面出来的。只是乌天跑哪里去了?甚是想念。

  仔细算下来,韦博背第一口锅,若是细查,乌天是第二口锅,各教弟子则是第三口锅,牢牢挡在王煊的头顶上空,太有安全感了。

  “兄弟,你虽然来晚了,但能来就对了,这次盛会上,可能会有世外的人出现,来自真圣家族!”玄天暗中传音,很直接地告知后面还有大造化。

  他避开了袁盛,不想弄得满世界都知道,尤其是真圣二字不能轻易提及,容易出事。

  看到陆仁甲平静,仙气十足的样子,金羽也暗中传音,道:“你不会以为,这是小事儿吧,属于超级大事件!”“怎么讲?”王煊问道。

  “知道黑孔雀族吧,当年很惨,沦为舞女,歌姬,动辄就被送人。但是,当有一天一头黑孔雀被五劫山踏入红尘中的一个少年看中,并带回山中后,该族的命运就开始偏离原来的轨迹····.”

  最终,一头黑孔雀崛起,在岁月中沉浮,成为一头强大的异人,并且追随五劫山,和另一个至高阵营开战。

  黑鹤也道:“那一纪很乱,发生圣殒事件,五劫山地位得到巩固,黑孔雀族摆脱奴役,属于史诗级的壮丽大战图卷,可惜,我身份不够,没法去了解那些旧事的细情。”

  几人在提到真*圣,五*劫山,圣*殒时,都隔开了关键字词,彷佛怕被冥冥中的存在听到什么。“一旦被看中,并被带走的话,保准成为异人!”玄天道出本质。

  然而,王煊兴趣不大,自身有强大的信心成为异人,他现在还不想跑到真圣眼皮子底下去。

  “小道消息,这次可能是异人降世,也可能是贵女出来。”黑鹤暗中传音,他们的消息竟这么的灵通。显然,他们所在的阵营,高层曾传递给他们一些信息,不然凭几人根本接触不到这种隐秘。

  王煊点头,表示在认真倾听,但心中不以为然,他在进行评估。

  如果以五行山二大王的身份出场,单以实力来论,他能顺利用狼牙大棒将所谓的贵女的脑袋敲破吗?

  若是混元之身去切磋,能顺利镇压从世外走出来的同级别年轻人吗,他一个人能打一个,还是两个,或是多个?他们不可能一而再地提真圣道统的事,很忌惮,简单说过后就翻篇了。

  各色珍肴送了上来,有专人介绍,什么筑巢于云朵中的异禽,养在超凡彩虹中的七色神鱼,上一纪腌制地天龙腿·有些美食真不错,但有些跨纪元的肉,属于特级僵尸肉吗?王煊不怎么想动快子。

  酒桌上,袁盛多次称赞陆仁甲空明出尘,拥有真正的仙道气韵,而后,果不其然提到了孔煊。当然,他不是很生硬的转移话题,而是很自然,从青铜巨宫那一战引出来了。

  “说实话,这个孔煊没有一点仙家气韵,像是凶残的土匪,山大王,暴君,恶棍!”这是袁盛的评价。你二大爷的!王煊看了他两眼,很想拿手指头杵在他鼻子上,你当着我的面,这么骂我好吗?

  “在我眼中,陆兄比孔煊更强!”袁盛道。

  王煊谦逊,道:“我没什么战绩,这种话以后不要说。”

  事实上,陆仁甲进城后,被很多人关注了,有不少人都在议论,确实有人在质疑他的实力。

  “陆仁甲有那么厉害吗,居然有人将他和孔煊并论,想太多了吧?不是我说,无论孔煊还是聂青,只要站出来,就能将他斩杀。”

  有人反驳:“不懂就不要乱说,知道陆仁甲在异海是和谁交手而崛起的吗?天级中赫赫有名的大高手卓嫣然,什么金书玉册留名,都是很多年前她经历过的旧事了,但她还是被陆仁甲打哭了。”

  “据传,陆仁甲有20青鸦之力,对了,这种最新的衡量单位,就是从他在异海大战开始的。”

  远处,一对黑闺蜜正在散步,安静琪听到城中有人议论后,顿时嘴角微翘,笑意很浓,卓嫣然则想冲过去打人。

  有人开口:“你们说的这些都是老黄历了,最新消息,白衣周轩成功杀败三域真仙,再闯过两域的话,那就是和聂青平起平坐的不败真仙了!”

  “周轩这么厉害?但是,这和陆仁甲又有什么关系?”

  “路无法曾经和周轩在异海杀了个两败俱伤,平手落幕,而路无法却对陆仁甲施半师之礼。”

  “我去,还有这种事?!也就是说,如果周轩能击败五域真仙,他就可以和聂青并肩,见到陆仁甲,却··.”

  天空之城,很多人在谈论陆仁甲,过去虽然听说过,但不是很详细,现在传开后,人们发现,这还真是一位恐怖真仙,强大的离谱。

  不久后,包厢外,有人不请自来,送来一坛千年陈酿,酒坛开启的刹那,浓香扑鼻,整层楼都能闻到,超凡之光流动成云霞,景象怡人。

  这是青铜巨宫的人送来的美酒,还是那个老熟人灰衣男子古铭,当初就是他拉王煊去青铜角斗场和烛龙族决斗,现在又来热情地接洽陆仁甲了,但是没有达到预期,被婉拒了。

  王煊道:“我对争斗没什么兴趣,此生如果有选择,我不想与任何人交手,不愿见到超凡之血四溅。”古铭不死心,试探着问道:“陆兄弟,你对什么感兴趣?”

  “我对研究御道化纹理最感兴趣。”王煊说道。

  古铭看了他又看,对战斗没兴趣,对怎么提升战斗力很热衷?

  他怀疑,这该不会是在索要出场费吧,可是,动辄就是御道级纹理,太高端了,这让他都有点经受不住这种狮子大开口的刺激。

  古铭觉得,他搞不定,得去找青铜巨宫的主管,让他出面。

  “孔兄,现在城中来了一个名气很大的超凡者,很多人拿他与你并论,要不要去看看?”天空之城最靓的天妖仙子姚筱茜开口,问身边的孔煊。

  王熔摇头,没什么兴趣,我见我自己去?目前,还是维持平衡吧,暂时王不见王。“我不信还有比孔兄弟更凶的妖,回头我瞧瞧去!”熊山说道。

  财运赌坊一直想找合适的超凡者来一场巅峰大对决,弄出一个超级大赌盘,这需要影响力足够大,人气足够才行,才能吸引所有人参与,跟着下注。

  财运赌坊有人去见陆仁甲了,没那么直接,送了一瓶好酒,聊了几句就走了,那是一个特殊的评测师,回去后就告诉赌坊的人,陆仁甲可与孔煊一战!

  “吃顿饭而已,竟然这么不消停,怎么总有人来?”金羽不满。

  烛龙族居然也有人联系,想要过来,但被金羽拒绝了,还让不让人好好的喝酒了?

  王煊倒是想接触下烛龙族,看一看他们是不是所有表示,拿出一些造化奇物,让他自己去打他自己。不久后,安静琪非要拉着不情愿的卓嫣然,来到这个包厢中。

  玄天、黑鹤、金羽立刻热情相迎,重新排摆座位,更是直接换上没动过快子的新菜品。

  王煊也笑着打招呼,道:“卓仙子,想不到在这里相见,当夜离别时,星光灿烂,我们对饮的画面彷佛依旧在眼前。”安静琪顿时笑了,道:“会说就多说些,比如,那夜酒美,人更美,甚是怀念?”

  “安静琪,你闭嘴。”卓嫣然直接灌了她一杯酒。

  两人来得快去得也快,主要是安静琪执意要过来看一看。

  接下来的两日,无论青铜巨宫,还是财运赌坊,亦或是其他阵营的人,比如袁盛、烛龙族的烛宏、合道宗的元闳、金阙宫的古城等,都曾想和陆仁甲接触。

  王煊露出异色,他实在没有想到,换个身份后,居然这么大受欢迎,连曾经的对头元闳、烛龙族等人,都报以善意,想请他小聚。

  目前,他在天空之城颇受欢迎,没有任何对头。

  时间过得很快,盛会正式开始的日子到了,宏大的钟声从天外响起,整片世界都彷佛被净化了,安宁了,光雨无数,天上洒落下无尽晶莹的花瓣。

好书推荐: 我有一剑   宿命之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