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228章 多宝异人黎琳

第228章 多宝异人黎琳

  浩瀚宇宙中,星河灿烂,一艘由世界树枝

  权挖出的木船,寂静无声地漂浮着,船中有人在小憩,横陈于玉榻之上。

  她虽然是异人,但状态有些异常,这个级数的人很少睡眠。

  万籁俱寂,一根无形的鱼线悄然垂落下来,接近那位周身都朦胧的异人。

  星空下,她安静无声的躺着,发丝都在流

  动星辉,即便是在睡梦中,她的白皙肌体上也有神秘符文流淌。

  嗖!

  钓钩临近,直接这就冲着女子的头颅而去,这是要禁锢其元神。

  然而,此时她如瀑的青丝间,一根玉钗发光,符文灿烂,一下子抵住了钓钩。

  但是,很快,异宝玉钗就被钩住了,沿着鱼线远去。

  接着,钓钩再次落下,而这一次女子发丝

  间再次发光,有束发的红绳闪耀,化成一条红龙昂首,向它扑去。

  可惜,红龙也被钓走了。

  接着,她的发丝中,其他饰物纷纷发光,

  抵挡钓钩,逐一被钩住,而后沿着鱼线远去。异海,岛礁上,王煊严阵以待,就差最后

  一钓了,熬过去就完事了,此后再也不去碰那什么破因果钓竿了。

  ”来了!流金岁月,留下一个时代的缩影

  ,捕捉灿烂的生活瞬间,映照出永恒的光彩。“手机奇物发声,最可恨的是,还给王煊来

  了几个特写,从多角度展示。

  王煊如临大敌,心思没放在它身上,不然的话,可能就对它下手了。

  嗖的一声,一片绚烂的光从海面飞来,疑以银河落九天,王煊展动袍袖,杀阵图发光,瞬间挡住来物。

  这是一支玉钗,飞落到眼前,通体雪白,

  雕刻着日月星河,仿佛真的要投映出来,如同一片真实的宇宙星空。

  在钗尾那里还有流苏吊坠衬托,同样熠熠

  生辉,洁白无暇,雕刻有繁星点点,一颗又一颗大星仿佛在转动,要来到现世中。

  不用谁说,王煊也知道,这是非常名贵的玉钗,因为被炼制成了顶尖异宝,材质惊人,熔炼进去了各种稀世奇物。

  他没说什么,淡定地接收,偷桃、夺笋、抢猫,都经历过了,钓来玉钗又算得了什么,正常操作。

  “这次你得罪了一位女异人,从她头上拔

  钗,不钓过来还好,真让她找到你,一定会有好戏看。”手机奇物说道。

  “闭嘴!”王煊呵斥,盯着海面,有东西

  过来了,那是什么?一条赤红色的大天龙?

  “我不会是钓了一条女龙吧?”他觉得有些头大,阵图和御道旗同时压了过去很快让那股很猛烈的气息变弱,将之压制回原形。

  一条红头绳晶莹欲滴,看起来应该是星空

  蚕丝中的王蚕吐丝编织的,极其稀有,价值连城,非异人不可得。

  接着,海面霞光不断腾起,各种小物件一

  个接着一个地飞了回来,连手机奇物都有些惊异。

  它感慨道:“这是搬家吗,那位女异人打

  算过来和你一起长住?所有的奇物都免费钓过来了。”

  王煊头大,这次肯定将对方给得罪很了,说什么搬家,这是抄家!

  什么珠花、璎珞、明珠、美玉,最夸张的

  是,连耳坠都给人摘下来了,新月形状,如同弯弯月牙当空悬挂,也跟着被抄家过来,

  落入王煊的手中。

  所有东西没有一件是凡物,都是奇珍异宝随便一件放出去,都会惹得年轻女子眼热与竞购。

  宝物还在出现,持续不断。

  什么状况?人没过来,东西却一件接着一件,让王煊都发毛了,故意给他送宝吗?接着,是一件星沙披肩,流动蒙蒙光辉,

  柔软带着温度,轻轻一抖,就能覆盖满整片天空,是一件罕见的奇宝。

  可是王煊觉得烫手了,现在钓来的异宝有

  多么惊人与数量多,回头异人亲自驾临时,他就会有多么惨。

  “你知道这是谁的东西吗?”王煊问手机奇物,

  虽然看它不顺眼,正疑以给他拍摄遗照呢,但是,却不得不向它请教。毕竟,这件凶物了解很多秘密。

  它果然有所猜测,道:“大概是月圣湖的多宝异人一一黎琳。”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手机奇物道:“这很重要吗?还是先想一

  想你自己怎么应付吧。月圣湖疑似有真圣,黎琳是那里嫡系中的嫡系。”

  这名字听着耳熟,他想起来了,月圣湖有

  个异人要来红尘中炼心,走出那片超脱世间的神秘之地了。

  这次钓到了她?可是,怎么没完没了,不断投送奇异宝物,哪里出了问题。

  突然,手机奇物变得无比严肃和郑重起来

  ,浮现文字,传出声音,震动精神印记,三重提醒。

  ”情况不对,得想尽办法,撅折因果钓竿

  ,断线,丢钩,不能再垂钓了。不然这次的拍摄,记录下的画面,真可能会是你的遗照!”“怎么了?!”王煊动容,有些发毛,同

  时他也有疑惑,道:“你提前发现了什么?”手机奇物,道:“此际,太初母舰正行驶在月圣湖附近,路径那片星域,在向外界示警,月

  圣湖散发出十分异常的危险波动。”“它示警,你怎么接到的信号?”王煊虽然在严加戒备,但是,也想挖手机奇物的来历

  与根子。

  “它发出警讯,告知其所属的整个联盟,

  我在那个联盟中有接收信号的神塔,自然同步得悉了。”

  “快说,怎么断杆,断线?”王煊开口,

  他也不淡定了,月圣湖有异动,让太初母舰示警,恐怕无比严重。

  须知,那艘母舰在超凡中央大世界中,是排名第七的违禁物品,极端可怕。

  “这个我也不知道。”手机奇物无奈的回应道。王迅不想理它了,拎着御道旗,准备暴力折断因果竿,还有什么可讲究的?

  手机奇物立刻阻止,道:“别,这东西很

  特别,你确实能断竿,旗子也不会有问题,因为它足够强,但是有因后,那·果会落

  在你头上,你防不住。”

  “价三大爷的,一步一步怂恿我上路,到

  最后告诉我是绝路,你还有这钓台都是什么离谱的凶物啊?!”

  在此期间,钓钩还在忙碌中,接连不断地

  送来各种饰品,衣物,没错,到了现在,有群星闪耀的长裙也被送过来了!

  ”我!”王煊慌神了,那位异人怎么了,在沉眠吗?赶紧醒一醒,别被剥得光溜溜。

  那是一位多宝异人,这些奇物,饰品,流

  动星光的长裙等,都在自动护主,保护她不受伤,结果全被钓过来了。

  一旦到了最后,所有宝物都失去后,她肯定会真身出现,被钓过来!

  最为关键的是,月圣湖传出极其危险的气息,大概率和真圣有关!

  星海深处,一片神秘之地,月光如水,从天空中不断洒落,月圣湖只可远观,不可临近,外人稍微向前一些,它就会模糊,远去,无比的飘

  渺。

  白雾中,月华蒸腾,有异常精神波动传荡,而且无视虚空,穿透星海,到了外界。“黎琳,醒一醒,我心有所感,你有些异

  常,是否练功出了问题,以分身和分神出去历练,终究容易出意外。”

  星空下,以世界树枝权挖出的木船中,横

  陈玉榻上的女异人黎琳体内,有一物发光,来自月圣湖的传音,正是从那神秘宝物中响起。下一刻,黎琳睁开了眼睛,正式复苏,第

  一时间感应到了无形无影的钓钩正在忙碌,持续钩走她的异宝。

  她身上的饰品,宝物,甚制是披肩,长裙等,都离奇的消失了,瞬间她就知道了,都帮她挡了钓钩。

  现在,她现在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穿

  着不够保守,甚制可以说,略显暴露,只剩下一些小衣。

  她美目圆睁,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竟敢以规则鱼钩钓她?!

  黎琳直接坐起身来,她好像听说过,旧圣

  时代有这种神秘的钓竿,可隔着无尽虚空钓走目标。

  嗖的一声,她身体发光,尤其是体内漂浮

  出来一件神圣之物,直接去捕捉鱼钩。

  ”钓中大鱼了,到了命运抉择的时刻!”手机奇物开口,没有提任何解决办法。远方,海面上的虚空中,显照出一道朦胧

  的身影,手中有一件璀璨的的神圣之物,黏住了钓钩,跟入虚空中,这是要过来?

  “仙子,误会了,我无意触发这座钓台,

  因果钓竿自动抛线,和我无关!”王煊传音解释。

  猛然间,他发现,鱼线浮现出来了,不再是无形,而是化成了有形之体,牵引着钓竿,还有整座岛礁,拔海而出,向着虚空中飞去。这不

  是人钓鱼,又遇到了巨物,这次不仅反过来钓人,还要将钓台也钓走!

  “仙子,东西还你!”王煊一股脑将东西

  抛到了鱼线上,从来没见过这么凶猛的巨物,把人钓到河里也就罢了,把钓台都给扯的飞

  起来了,太凶猛了。

  嗖嗖嗖!

  那些衣物等都飞走了,唯独一件,那根晶

  莹的红头绳,竟向着王煊身上缠绕过来,王煊自然不可能让它成功,有阵图阻挡。

  这一刻,岛礁发光,全面激活,像是触发

  了某种自我保护机制,砰的一声,虚空中的鱼线断了,自动割线,放弃了钓钩与目标。

  轰隆一声,岛礁落在海面上。

  远方虚空中,黎琳朦胧曼妙的身影虽然想

  过来,但是奈何,其实隔着无尽远,在星空深处,她只能点了一指。

  红莹莹的头绳快速解体,而后成为规则符文,朝着王煊身上落去,这是要给他打上印记。

  远处,黎琳消失!

  王煊以御道旗一挡,红色纹理交织,被定

  在虚空中。他想了想,想那只打昏过去的猫从杀阵图中拎了出来,扔进红色纹理间。

  哧的一声,巴掌大的小猫脖子上,出现一道晶莹灿烂的红色绳链,并有纹理附着在它的身上,摆脱不了。

  “喵!”九灵洞的小猫惊醒,结果又被王煊给扔会杀阵图中封印了起来。

  “这次什么都没钓到,白忙活一场,不过总算平安结束了!”王煊长出一口气。

  “不是得了一根红线吗?”手机奇物问道“有毛用!”

  手机奇物道:“有猫在用,不过也等于你在用,那是留下定位的。”

  王煊道:“我封印它,暂时不放出来了!手机奇物感叹:“旧圣时代留下的钓台就

  是好用,原来关键时刻可以割线啊。对了,还有最后一根钓竿没动过,似乎更神秘,要不你试试?”

  你闭嘴!”王煊真不想体验那种从地狱

  到天堂,又从天堂回到地狱的感觉了,太惊险了。就这么片刻间,分为上下半场,他已经钓了四位异人,谁知道将来会不会知道是他干

  的,一个弄不好就是大因果。

  老圣猿、国宝、九灵洞小猫的主人、月圣

  湖的黎琳,全都是很茬子,有脾气暴躁的,有无比记仇的,还有事关荣辱的,仅想一想就

  让王煊脑瓜仁疼。

  ”钓台的上一任主人,估计确实死了,你

  大概能炼化它并带走,要不要试试?”手机奇物为了缓和气氛,不和他闹僵,这样告知。“真的?”

  宇宙星海中,异人黎琳立身在木船上,取出通讯器和自己的分身联系,那边立刻传来声音。

  “黎琳,分开多没意思,要不还是合一

  吧。对了,过段时间,我这边有个盛会,你要不要不来参加?当然,把你的道行压低,我们是为了红尘炼心才走出来的,我只是接近超绝

  世,没什么,你可别露底。”

  “我最近压低了,但是,刚才差点被人钓走!”黎琳回应道,接着倾听那边的人说话,片刻后又道:“嗯,我或许参加,到时候看吧。”

  海底,王煊收起了巴掌大的岛礁,上面有五根钓竿,断掉鱼线的那一根,居然有规则鱼线重新接续上,连钩子也再次出现了。

  随后,王煊在这片海域中扫荡,寻找还真

  鱼,最终,他放弃钓鱼人的骄傲,一个猛子扎进海中,驾驭杀阵图,真身去捕捞。

  两个月的时间,他总共发现十一条,全部捕猎到手,但没有一条是钓上来的。

  当日晚间,他从海底世界悄然潜游,一路

  向上,由于钓台镇压此地很久的原因,无凶物与大势力在这片地带,他安全来到了海的另一侧。

  哗啦一声,水花涌动,海面波光粼粼,倒

  映着漫天星斗,他成功过来了,抬头间便看到了璀璨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