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225章 最大赢家

第225章 最大赢家

  卓嫣然高挑的身段轻微晃动,退出去很远,手抚腰部,指

  缝中竟淌出丝丝血迹,那一掌让她受伤。

  仙道纹理交织,她的伤口迅速愈合,并没有留下伤疤,但星蚕丝编织的黑色衣裙有些破损,露出部分白皙的肌肤。

  她面色严肃,刚才那一掌竟透过御道化纹理伤到了她,这实在无比严重。

  四野寂静,所有人都震撼,全被惊到了。卓嫣然竟血迹斑斑,这可是在金书玉册上留名的强者。

  卓非凡张了张嘴,无声了,直到这时才注意到他的堂姐长裙染血。青鸦也安静了,不敢再说话。

  卓嫣然无声地消失了,再次出现时,已经突兀地到了王煊的背后,洁白的右手符文交织,密密麻麻,向着他的头颅斩去。

  换个人就被格杀了,根本躲不开,她的速度太快了,穿梭虚空,如同闲庭信步,而且,这是御道符文在倾泻。

  王煊真想一头撞向她的手掌算了,真以为他的头软吗?

  但他忍住了,在间不容发间前倾并低头,他不想让人知道,他真正御道化的部位是顶骨。

  同时,他右腿无声地摆动,像是蝎子的微尾巴高高扬起,重重地向着身后的对手

  是顶骨。

  司时,他右腿无声地摆动,像是蝎子的微尾巴高高扬起,重重地向着身后的对手倒踢过

  去。

  卓嫣然面色微黑,从原地消失。

  两人再次开战,更加激烈了,长空下,到处都是他们的身影,纠缠在一起,不断撕出黑色的虚空大裂缝。

  一男一女纵横天上地下,比闪电还快,所过之处,虚空爆开,景象恐怖。

  经过缓冲后,卓嫣然的那对晶莹透明的蝶翼再现出来,带着通天的剑光、雷霆,向着王煊劈去。

  此时,两人都像是沐浴着璀璨的闪电,立身在骄阳中,无比的炫目,比神祇还超然,让人敬畏。

  他们在虚空中,持续不断的对轰。

  玄天、黑鹤、夜琳都神色凝重,他们看得真切,在那种让天级生灵都感觉刺目的仙光中,全都是御道

  纹理,这是制强的碰撞。

  “他到底是哪家子弟?”黑鹤皱眉,一个真仙怎么会这么强?

  他根本没有向散修身上想,因为只凭自身想走到这一步太难了,即便是异人的后代,也没多少人可以“上路”。

  卓嫣然御道化的部位不止一处,可是现在却不占上风,这是多么可怕的事。

  这是真的吗?卓仙子居然拿不下他,情况有些不妙。”有人低语,感觉不可思议。

  卓嫣然是谁?当年在真仙境界时,就是浩瀚星海中的风云人物,可眼下在公平对决中却镇压不了这个后来者。

  这时人们才意识到,路无法为什么执意要和那神秘的陆仁甲走在一起。

  白衣周轩早先还有些情绪,他被路无法挡住,没能和那个陆仁甲一战,现在他释然了。

  卓嫣然的青丝变成银白色,最后连双目都如此,全身上下刺目无比,那是星光入体了,和她的御道符文共振。

  她背后一对蝶翼,由透明到银白,密密麻麻,承载着星斗,猛烈催动开来,砰的一声粉碎虚空。

  她的双翼扇动,照耀出毁灭之光,让王煊的双手都有血液溅落出去。

  王煊不为所动,头骨发光,内部专属于自身的御道化核心印记轰鸣,和他参悟的那些纹理交织,流淌向血肉中。

  在他的体外,漂浮起一张又一张发光的纸,以御道化纹理构建,演绎昔日的各种妙法。

  两人发生了最为猛烈的大碰撞,星斗无数,自那神翼倾泻出来,御道符文蔓延,照耀天上地下。

  星海坠落,镇压王煊!

  这让他遭受了巨大的压力,对方的确实有些出乎他的预料,那么爱哭,结果交手后居然这么凶猛!

  那对蝶翼震动,星光无数,全部砸落过来了,瞬间轰爆

  长空,似乎让这片战场都要崩碎了。

  王煊的身边,有纸张飞起,御道之光闪耀,轰向高空,截断星河。

  王煊和她近身搏杀,彼此的拳头和手掌多次撞击在一起,两人连眼晴中都有符文闪耀。

  砰的一声,王煊头顿挨了一掌。

  然而却是卓嫣然的手指发抖,剧痛无比,她拼尽一切,封堵对手的路,发出这样凌厉一击,居然没打动!

  同一时间,王煊一把抓住她那承载着星斗的蝶翼,猛然一拔,让卓嫣然闷哼,腰背血液四溅。

  她具现化的神翼,被对方撕裂,折断,对她造成很重的损伤,连带着血肉中的纹理都暗淡了。

  她最起码需要休养半个月,才能再现这对神翼,这严重影响了她的战斗。

  她最起码需要休养半个月,才能再现这对神翼,这严重影响了她的战斗。果然,她被压制了。

  砰的一声,她清纯但此时却冷洌的面部挨了一拳,接着是小腹差点被一拳贯穿,随后是脊椎骨裂。

  王煊拳光绚烂,勇猛无匹。

  ”停,认

  输!”远处,玄天大喊,如山头大的雪白龟甲发光,在那里快速摆手,示意此战落幕。

  “认输了,停下吧!”黑鹤等人醒悟,赶紧跟着大喊,再打下去的话,卓嫣然会很惨,明显不敌了。

  卓嫣然失神,站在原地怅然若失,她居然败了。

  然后,她摸向面部,太疼了,被那小碗般的拳头结结实实轰在脸上,那样的力道,就是一座大山,一颗小行星也会被捶裂。

  她的面部没有爆开,只能说道行高深的可怕,但是却也肿胀了,且内部骨裂,剧痛让她无法分心多想,差点疼出眼泪来。

  她捂着脸,一路远去,逃了,感觉羞愤,万一当众眼圈发红,那太丢人了。一场大战就这样落幕,让许多人跟着情绪起伏,不少人大呼过

  瘾。

  但也有很多人遗憾,为卓嫣然可惜。

  但也有很多人遗憾,为卓嫣然可惜。

  夜琳跟了下去,在远处追上了她。

  “气死我了,早先被他投送抹香龙的分泌物,熏得我差点昏厥过去,让整片海面都一片污浊。现在我居然又败给了他,被他捶了,真是受

  不了啊!哎呦,疼死我了,鼻梁骨裂了,额骨差点被打穿。我险些被毁容,脸肿胀得像个包子,该死的陆仁甲!”

  她想找对方算账,结果反被揍了一顿,照镜观看,原本清纯的脸蛋大了两圈,十分“臃肿”。

  她的鼻子和眼睛被那拳头捶得又酸剧痛,不受

  控制,就要落泪。

  关键是,她的好闺蜜夜琳还笑个不停,甚制正在给她拍照,说难得看到她这个样子,留念,以后慢慢欣赏。

  这将她气得险些和夜琳再战一场。

  “好了,不拍了。你最近赶紧休养下吧,再过段时间,可能有个聚会,去不去?散散心,离开异海一

  段时间。这里的机缘只能偶遇,不能强求。”

  “我得先去找人,这次有人在黑我,什么孕吐,别让我知道是谁,不然我非打得她吐出上辈子的酸水来不可!”

  远处,人们热议,这个陆仁甲想不名动星海都不行了,真仙境界大概真找不到几个对手了。

  玄天、黑鹤、金羽都过来了,没什么芥蒂,各自取出通讯器,要王煊的联系方式。

  王煊身上有这片宇宙的通讯器,但那是孔煊的,现在没多余备用的。

  然而下一刻,一块最新款的通讯器出现,自动漂浮出来,在外人看来很正常,以为是他自己从储物的福地碎片中取出来的。

  王煊知道,这是手机奇物,它改变了形态,居然自己飞出去加好友,帮他留下

  联系方式。

  这真是个妖怪!

  它这么主动,想干什么?

  “兄弟,有时间一起喝酒。”玄天热情地和他拍了拍肩头。

  金羽道:“陆兄弟,真是了不得,将嫣然都击败了。没事儿,改天我做东,把她也喊出来,我们把酒言欢,重新认识,超凡界没那么多仇

  怨,宇宙四海内皆是朋友。”

  王煊立刻点头,说都是误会,已经翻篇。

  然后,他就不得不告辞了,该回海底去了,金书玉册为他开启了门户,从哪里来送哪里去,没得通融。

  “等我从海底脱困,咱们再聚。”他告辞,转头去找路无法,也和他留下联系方式。

  黑鹤在后面问他,需不需要去海底营救他?

  王煊婉拒:“不用,我在海底过得还凑活,那里有些土特产,等我稍微采集一下就会自己

  回来。”

  金羽直咽口水,道:“海底的土特产,那真是金贵死了,回来后可以出售一些,彼此交换,互通有无。”

  王煊也对远处的卓嫣然挥手,进行告别。

  卓嫣然的脸直接黑了,甩给他一个后脑勺,没有搭理。卓非凡隔着很远就避开了他堂姐,不想去遭受无妄之灾。“此役,陆仁甲名动星

  空,成为最大的赢家。”青鸦感叹。

  卓非凡反驳:“得了吧,说起来你才是这次的大赢家。以后,无论提及我堂姐这种风云人物,还是提到陆仁甲这样的黑马,都绕不过你,

  想成为那种人物,必须得超越10个青鸦才行!”

  ”你大爷!”青鸦想打死他。

  路无法目送王煊离去,暗中传音,让他尽早来。金书玉册外,漫天星斗,浩瀚无边。

  王煊踏进神秘门户中,瞬间返回海底世界。

  刚出来时他头下脚上,发现海水在天上,下方灰蒙蒙,连着深邃的远空,他迅速“倒立”回来,这样一切就正常了。

  他一眼就看到了某条熟悉的身影,那头银色怪鱼贼头贼脑,居然在远方窥视。

  海面上有些雾气,它惊觉王煊突然回归了,一个猛子扎进海下,急骤缩小,逃之天天。

  ”血肉宝药,哪里走!”王煊来了精神,一直在惦记这头怪鱼,没想到它自己出现了。

  它这是误以为,他借助星路离开了?

  ”该死,这脱钩的人,怎么又回来了!”银色怪鱼惊怒而又焦躁。

  王煊第一时间动用杀阵图,轰的一声,混沌剑气劈

  进海中,精神天眼全开,不想再错过一场“大机缘”。

  海中血液出现,这条鱼中剑了。王煊一头扎进海中,追杀此鱼,剑气激荡,片刻后他拎着一条银色大鱼出现,长能有三十多米。

  他皱着眉头,这条怪鱼实力下降了,最为重要的是,体形和以前相差不少,现在没了芥子须弥法,它只有数十米长。

  早先,他遇到的银色怪鱼那可是如同山体般,比抹香龙都大很多倍。

  “分身。”他看着这条死鱼,弄明白了状况。

  不过,让他比较满意的是,这是从真身上分离出来的血肉和鱼骨,凝练成躯,从药性上来

  讲,没什么区别。

  “行了,差不多也够我用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能竭泽而渔。”

  数十万里外,银色怪鱼的真身此时不过一尺长,正在潜游,知道发生了什么,分身没了。它气得银色鳞片都张开了,瞬间暴躁,但又无可

  奈何,一头扎进海中就此彻底消失。

  ”这是什么鱼?”王煊没计较手机奇物主动

  和别人交换联系方式的事,现在需要它来解惑。

  “雪月鱼,非常稀有,只有在异海和起源海的最深处与最阴凉之地才有,数量不多。如果和太阳鱼一起下锅,那价值就高了,在天庭饭堂

  都属于一道名菜,名叫阴阳鱼。”手机奇物为他普及知识。

  王煊发呆,阴阳鱼个鬼啊,还不如叫太极鱼羹。

  尽管腹诽,但他还是上心了,问道:“哪里有太阳鱼?”

  “星空中,具备浓郁超凡因子的太阳里,或多或少能出产几条太阳鱼,但很不好找。”

  “在太阳里游泳的鱼,煮的熟吗?”王煊严重怀疑。

  手机奇物淡然:“当然,这是一道名菜,请你不要怀疑异人的食谱。”

  王煊站在岛礁上四处打量,问手机奇物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那头银色怪鱼总想接近。

  “这是一位顶尖异人的专属钓台,他有望踏足进飘渺的真圣领域,在这里钓虚空中的洞府,钓远方的异人,钓天外的造化,着实了得。”

  王煊听闻后瞠目结舌,自己这是运气爆棚,还是在找死的路上越走越远?“他人呢?”他强烈不安。

  “有事暂时离开。”

  王煊发毛,

  这是一片有主之地,听这意思,对方随时会回来,这要是被堵在此地,还能有好下场吗?

  他真是无言了,手机奇物干的都是什么事?异人前脚远行,它后脚就把他送进来了。

  ”你那个每月一惊喜,该不会都是这种打时间差的造化吧?”“差不多吧。”

  ”…”王煊惊了,告诉它,下次别给他送“惊喜”了,这份“关爱”真承受不起。

  “赶紧走!”他一刻都不想停留了。

  起。

  “赶紧走!”他一刻都不想停留了。

  手机奇物平淡地告知:“放心,这是从上百条信息中筛选出来的最为安全的一则惊喜,那位顶尖异人离开数年了,我看他面带死相,估计

  回不来了。”

  现在王煊将它视为凶物了,比奇物更甚更过分,怪不得那些“前任”都死得很惨,跟它在一起,想长寿实在太难了。

  但是,眼下似乎不用忌惮,那位顶尖异人凶多吉少了。王煊的眼神顿时灿烂和火热起来,这里能钓虚空中的洞府,天外的造化?

  还有两根钓竿没碰过,想到这里,他直接捞起一根。

  “住手,那是钓异人的!”手机奇物喊道,并有立体文字

  飘到屏幕外,有精神印记在虚空震动。

  王煊发现,这次和以往不同,捞起钓竿后,它直接自动抛线,规则之线带着鱼钩第一时间消失。

  “我…!”他震惊了,怎么自动就甩出去了线与钩?他毛骨悚然,该不会真要钓个异人吧?!

好书推荐: 我有一剑   宿命之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