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188章 风云中心

第188章 风云中心

  陨石海,金阙宫的人脸色阴沉,当日他们在时空秘境中流血又留命,结果却帮了一伙骗子?包

  天级高手死去,核心弟子莫青被击毙,这是何等的大案种,关键是他们自己上赶着凑上去的。

  这种凄惨,却得不到别人半点同情,周围都是异样的眼神,认为他们谄媚刺青宫,一切都是自找的,活该!

  金阙宫的人恨不得立刻逃离陨石海,这样的经历,说是被按在地板上羞辱都美化了,这是被一脚跺进深渊中去摩擦了。

  真刺青宫的人来了,纸圣殿的人也到了没安慰他们,反而严肃地追问经过,为什么帮那个诈骗团伙。

  金阙宫的人闻言,顿时心如油烹,焦了,炸了,面皮都在发抖,这是何等的卧…·锉!4

  陨石海不止他们受损,还有一群苦主,在黑市中建有洞府和门店的大商家,同样被收割了。

  “这事,刺青宫得负责,赔偿我们损失!”有商家急眼,镇店之宝,顶尖的奇物被人赊走。

  搁在平常,他们确实不敢找刺青宫的人,但这次被秃了皮,实在受不了。

  “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刺青宫负责调查本次丑闻事件的人沉着脸回应道,本身也很窝火。

  “你们看,这是刺青宫的印章,专属于你们的核心弟子,这总没错吧?”一位大商家被逼急了,取出抵押物。

  他的五色奇竹,他的养魂莲,他那熬炼金身的大然液··全被辱走,他还以为做一桩大生意呢。

  刺青宫衍晟长老眼神变了,这还真是正品刺青印章,不是伪造的。

  “弘道脱困出来了吗?我看他不配成嫡系传人,那位置数量有限,换一个吧!”衍晟寒声道。

  纸圣殿的人也在,他们的核心弟子墨涵也要换掉吗?够呛,那是一位大人物的嫡系后代。

  “衍兄,还请息怒,谁没年轻过?主要也是贼人有心算计,弘道只是一时大意,其天赋资质心性等还是不错的。”有人劝道。

  陨石海一片热闹,位于平天星域、金角星域、黑海星域交界地,原本这片三不管地带就很有名,现在更是风云激荡。

  一群苦主联合起来,要求赔偿损失,连纸圣殿都没能躲过,因为也有他们的信物,作为担保。

  此外,本就焦头烂额、感觉被羞辱了的金阙宫,也有人找过去,说他们是不是和那伙骗子认识?

  两天后,金阙宫高层也有人物到了。

  但是很可惜,那群骗子作案手法十分妹熟老辣,并没留下任何线索,吃干抹净就跑没影了。

  唯一的瑕疵就是,那伙骗子曾被人打闷棍,夺走五色奇竹,假弘道曾经因此脑裂成怒。1

  刺青宫的人调查到这里时,真是心情复杂,那下黑手的人有效杀伤了骗子,可明显也不是善茬儿。

  尤其是真弘道出现在此地,了解此中详情后,当日就戴上了由深渊黑金铸成的头盔。10

  可是,他们调查来调查去,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金角大王,动用了特殊器物,辅助推演都没什么用。

  陨星海彻底出名了,黑市愈发火爆,流落出去那么多的好东西,再加上时空秘境中出现超级违禁物品等,想瞒都瞒不住了。

  一些顶级大教都躁动了,哪怕自家有镇教圣物,可谁又会嫌多?

  更何况,圣庙的种种异常,太神异了。让许多经历不止一片宇宙,活了不止一纪的异人都内心震动,遣出重要人物来探查。

  甚至,有共主和古贤亲自过来了,不过却是暗中降临,没有在人前显圣。

  连这等人物都来了,可想而知,其他超凡者怎能不动心?他们对违禁物品根本想都不敢想,但是对时空秘境出现的新区,那是眼热无比。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八色奇竹、即将化形的真药等,各种传闻太多了,据悉都是天外文明跨界时坠落出来的。

  一时间,陨石海空前繁荣,生机旺盛,黑市人满为患。

  连带着各处道场,各家经营建造仙家客栈等,也是在近日爆满。

  五行山,狼獾在第一时间开出一片洞府他觉得,这地方可能要被大开发,地皮将水涨船高。

  “我们距离黑市很近,处在核心地段,升值潜力巨大。”伍行天要加大力度开拓这片道场。2

  王灯提醒他,若是时空秘境中的违禁物品冲出来,圣庙出世的话,这里可能会被打成飞灰。

  “不怕,我有内幕消息。”伍行天信心满满,这两天他接待了一批贵客,比洛莹身份更金贵。

  最顶尖的妖族——黑孔雀族,一位很有名气的女长老晴空到了,是一位超绝世,告诉他这里乱不起来。

  事实上,近日高手都觉察到了,有些陌生的面孔,望之如天渊,根本看不透,与之对视,那等人物眼中是星空生灭、万物凋零与初生的景象。

  人们意识到,有些大人物来了,不知其根脚,深不可测。

  很快,有小道消息传出,一些顶尖大教的重要人物亲临此地,甚至,有人携镇教至宝而来。

  这造成了巨大的轰动,此地汇聚八方风云!

  到目前为止,人们已经知道,金阙宫、时光教、合道宗、青羊宫、长生王朝等先后都来了,全是高高在上、赫赫有名的超级道统。

  就更不要说,还有刺青宫和纸圣殿这种出过真圣传说的庞然大物了!

  “陨石海中,最起码有三件违禁物品被人携带而至!”有人信誓旦旦地说道。

  而且,人们相信,其他家见状,大概也会出动镇教的圣物,没有道理不参与瓜分这次的盛宴。

  在各大阵营看来,冻土最深处,圣庙那里的对抗,终究会两败俱伤,甚至是全灭,他们以逸待劳,准备最后时刻入场。

  王很本分,人在家中坐,黑市都不去了,甚至他想跑路,仅是闭个关而已,出来就变了天。

  “深渊母舰在远方的星空出现,一闪而没,是黑海星域的违禁物品。”

  每天都有轰动性的消息,都很惊人。“恐怖啊,有一头比星辰还庞大的机械龙龟背负一口流动混沌物质的妖刀,在隔壁星海中露出过踪迹。”

  这片地界,俨然成为风云中心,各路传说中的生灵先后露面,在附近徘徊,随时准备入场。

  “大王,伍兄,你确信咱们不用离远点吗?”王喧问道。

  “二大王尽可放心,没事儿,各方正在商谈呢,要重开时空秘境,让弟子门徒进去寻机缘。”

  狼獾告知,有超绝世守着,携有违禁物品镇压,这次应该出不了大乱子。

  王焰沉默,他就是想避开异人和违禁物品,但也没法和他多说什么,只是提醒他,大人物早晚下场,陨石海最后可能会没了。

  “想那么多干什么,先得造化,这次我得了两张破空符,回头给你一张,我们一起进去寻机缘。”

  伍行天告知,这是黑孔雀族赫赫有名超绝世女长老晴空赐下的,情况不对的话,能

  第一时间破开秘境逃出来,谨慎如他,这次也要进去。2

  接着,他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晴空长老说了,这次真乱不了,有人发话了,在关注这件事。”

  “顶尖妖族黑孔雀族的老族长发话了?”王焰问道,那种最强横的妖族,在宇宙星海中确实地位极高,能和各方共议大事件。

  “确实是从我族圣地黑孔雀山传出来的,但其源头却是来自更高层面。”狼獾以精神传音,格外谨慎。

  王焰神色凝重,听到了秘闻,这片大宇宙的水实在太深了,又知道了一个蛰伏在未知处的庞然大物。

  狼獾道:“消息源自‘五劫山’,强如我黑孔雀族的始祖,天地间最强大的一头黑孔雀,昔年也曾在五劫山修行过,成为一位山外护法,和他们有善缘,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此次乱不起来,且不可妄动。”

  王焰严肃而又虚心地请教,五劫山什么来历?他心中有些猜测,那个地方大概有真圣层面的生物坐镇。

  “没人知道其根源,也不知道在哪里,唯我孔雀族第一祖去过那里。五劫山顾名思义,相传经历过五纪了,这是第五次随超凡中心转移,进入这片全新的大宇宙。”

  王焰听到这里后,很久没出声,得消化下,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大概比刺青宫和纸圣殿来头还大一点吧?此前居然都不知道。

  这说明不到一定的层次,连了解这片宇宙的真相都没有资格,有些道统实在太超然和神秘了。

  “有些恐怖啊。”他真心叹道,让自己警醒,同时也在提醒御道枪,没事别嘚瑟。

  御道旗暗中复苏,顿时间被激起凶性,它得努力和这片大宇宙交融,提升自我。

  无论是它,还是王喧,都很有压力,超凡中央世界竟这么危险。

  排位前五的违禁物品:无、有、逝者、恒、神照,一个比一个凶残,一个比一个离谱。2

  现在,竟又得悉,超然世上,在看不到的地方,还有五劫山等。

  怎么才能纵横星海,可以超脱一些,无俱那些取种秘时外米首:唯有努力提升目身,早点御道化!

  “二大王,兄弟,这次咱们一起进秘境吧。”伍行天说道。

  “这·…出现的人都大有来头,这么去争奇物的话,万一不小心伤了有根脚的人怎么办?唉,我们是散修。”王意兴阑珊,不怎么想去。

  “怕什么,我黑孔雀一族和五劫山关系密切,我们五行山是五劫山的分支!”狼獾豪情万丈,最后才又小声补充:“晴空长老说了,尽管去争夺机缘,不用担心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替洛莹和我们撑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