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152章 动心

第152章 动心

  黑发青年男子径自走了过来,-一身青衣,如墨长发带着晶莹之光,容貌相当的出众,儒雅中有自信。

  不过,他这样随意对平天书院的几位破限者摆手,让他们各自散去的的样子,直接惹恼了洪腾。

  “这是哪-头,水仙花成精吗?装什么大瓣蒜。真当你挥一挥衣袖,大世风云因你而动?滚回你自己的星域去。

  他是个行动派,看那青衣男子不顺眼,直接就动手了,整个人斜起就是一脚,凌空朝着对方踏去。

  燕雀赶紧跟进,他深知对面男子的厉害,这是他的事,他不能让洪腾为他出头而和对方直接死磕。

  果然,黑发男子不是简单人物,依旧带着笑意迈步,凌空而至,速度异常,时光之力绕体。

  他一指向着洪腾就点了过来,在其周围,这片山门外的草木,疯狂暴涨,而后老化,怙萎死去,-瞬间像是经历了

  无数岁月,娇嫩的花蕾弹指风华尽逝,成为飞灰。

  燕雀是和洪腾一块冲出去的,左手放在洪腾的肩头,硬是将他向后扯去,自己借力到了前方。

  这一幕落在王煊眼中,觉得麻雀这人还行,最初认识时,对他可是没什么好印象

  燕雀右手影响空间的稳定,单手结印,一粒又-粒沙,像是一个又個小世界,从他右手中扬了出去。

  到了后来,虚空轰鸣,

  流淌着奇异力量的沙,阻挡住了岁月的侵蚀,燕雀的右手轰出,和对方那流动时光之力的手指碰撞。

  无声无息,两者间没有发生大爆炸,但是,却有莫名的白雾腾起,有可怕的纹理激烈交织。

  最后,两人之间,一粒又一粒晶莹的沙填充了岁月,归于平静,而虚空在寂静中,像是缺失了一大块,很长时间才

  无用怀疑,刚才的简单对抗,其实无比凶险,蕴含着莫测的规则力量,真要全面爆发开来,杀伤力巨大。

  连王煊都在盯着看,眼底映照出那些纹理,在研究与琢磨,这两人的来头和传承绝对很惊人。

  “可以啊,麻雀,这些年你一一个人在外飘零,另辟道路,活出了自己的样子。&家最无用的可怜虫,软弱无力无资

  质的麻雀,竟有些门道了,你可以抬起头回家去了。

  黑发男子露出异色,这样说道,审视燕雀。

  他刚才说了一个族群的名字,但才开口,燕雀指尖便有大量晶莹的沙粒流淌而出,与虚空共振,轰鸣,磨灭了那个

  族群的名字,不想让他说出来。

  “年墨,你闭嘴吧,想战的话就立刻动手,叙旧的话...你给我滚!”燕雀沉着脸说道,显然和这个男子认识,但

  却不睦。

  名为年墨的黑发青年,气质出众,仙道气息浓郁,他笑呵呵,道:“行,比过去硬气多了。”

  “真碍眼,打死就是了!”面孔黝黑、身体强壮的洪腾再次站出,他向是行动派,又要动手了。

  “黑贼,你给我闭嘴,放尊重一一些!”在年墨的背后,有一个沐浴太阳火精的男子走了过来。

  隔着有段距离呢,这边都的虚空都被烧的塌陷了,他-头金色的长发很灿烂,这个人极强,为年墨出面,喝斥洪

  鸯。

  洪腾脾气确实又硬又爆,当初,不仅神猿齐晟被一-巴掌削过后脑勺,传闻连院长的九世孙都因为多看了他一眼,说

  他肤色黑,被他给了两大巴掌。

  现在,他自然不能忍,嗖的一声就冲了过去,和对方是两个极端,他全身乌光暴涨,一拳轰穿虚空。

  他像是立身在黑色骄阳中,周身黑焰冲霄。

  “九幽之下,黑火幽鸦,想不到这个年代了还有你这样的异种,我以为都绝灭了呢。”金发男子说道,一点也不

  咚的一声,两人都带着滔天仙火,直接碰撞在一起,没有什么花哨的虚招。

  太阳火精宏大盛烈,金光亿万缕,汹涌着,带着无尽的黄金光焰,将洪腾给淹没在当中。

  但洪腾不怎么在乎,全身毛孔,从头到脚都张开了,他立身在黑色大日中,背后更是出现一头恐怖的黑色魔禽,庞

  大无边,睁开了双目,冰冷无情,凶禽张开嘴的刹那,春食太阳火精。

  “瞎了你的死鱼眼,爷是鸟类吗?只是从九幽下找了颗鸦蛋练功而已。还有你这软蛋,给我过来吧!‘

  洪腾真可谓又臭又硬,凶面恶相,在他背后,

  那种波动无比惊人,像是星空在呼吸,像是汪洋在起伏,黑色的火光化成浪潮,反噬太阳火精和那个金发男子。

  瞬间,两人极速飞行,不断碰撞,有人吞噬火精,有人爆发无量仙火。

  在他们的剧烈对轰中,仙火焚烧,熔天,毁地,这片仙山外,大面积的土地还有山峰熔掉了,出现地狱开门,岩浆

  如海般的景象。

  平!

  洪腾倒退,嘴角淌血,但他却在大笑,在他的身后,那头庞大的黑色魔离具现化出来,真实显照,与天齐高,越发

  的迫人了,鸟喙张开,吞进去-颗璀璨金色大日!

  他笑的张扬,轻狂,肉身中乌光蕴含金芒,其火光在变异。

  远处,那个金发男子踉跄后退,胸膛被撕开了,心脏缺失了六成,那里太阳仙火肆虐,冲击他的自身。

  “谢谢诶,你的仙道火源根基还凑活,又能支撑我向前走一段路了。”洪腾咧嘴笑的痛快,面容越显凶恶。

  他直接冲了过去,就要彻底撕了对面的金发男子。

  那个人倒退,接着,年墨身后的那些人都逼了过来,对上了杀气汹涌的洪腾。

  同一时间,安鸿、承天、蔡薇等人-起上前,-致对外,很是团结。

  黑发青年的目光微冷,道:“有点过啊,我不想为难你的,可是,你们的人夺了我这边人的大半本源,让我为难。

  “有什么可为难的,那就杀上一一场。”燕雀的指尖--粒又-粒沙流淌,准备出手,洪腾是为他出手,他自己更不可

  能退后。

  --直在看戏,眉目如画的女子,现在终于开口了,对燕雀露齿一笑,银色长发带着灿烂的光泽,她容貌极其美丽,

  吹弹欲破的莹白面孔分外明艳。

  “流光,这么多年了,看来你去练了双修功,圣功大成出关,来炫耀你的艳名来了吗?”燕雀开口,也没客气,直

  接载出她掌握的功法的名字,对一个女子而言,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名为流光的银发女子并不生气,心性道行很高,道:“呦,真绝情啊,犹记得,当年纯净的小麻雀送我那株天劫草

  一幕,至今那株奇物还被我栽种在药园中,沐浴雷火生长。

  她微笑道:“当初,我拒绝也是为你好啊,你太青涩了,你看,经历时光的磨砺,当年软弱的小麻雀不是翅膀渐硬

  了吗?前些年不声不响,就杀掉了我的两位得力干将,该打啊。

  从流光和黑发青年年墨的一些话语中,不难猜出,昔日的燕雀境况不怎么样,被人拿捏得死死的。

  燕雀自己也曾说过,他没天赋没根骨,连长相都非常普通,自幼性格软弱,在自家都不受待见,最后一个人远

  在外漂泊。

  “婊里婊气,在这里给谁看呢?”齐妙开口,全身都覆盖着机械甲宵,非常冷艳,她也看了一眼燕雀,道:“男人

  阿,都一个德性,这种妖里妖气,练双修功的女子,也会心动?哪怕她是天下第一美人,又能怎样?你们都什么眼光啊

  她眉心一朵红莲印记发光,冷艳出尘,-副不屑的样子,让燕雀有些尴尬,连带其他人也被批判了。

  “过去年少不懂事。”燕雀叹道。

  流光不生气,看着齐妙,道:“张嘴就圣功,你们平白污我清白,不可饶恕。眉心有红莲,转世大能?要不回头我

  教你练圣功,我们一起参悟?”

  接着她看向年墨,问他要不要先驱逐不相干的人,联手进仙山。

  “你,我,麻雀,也都是旧识了,不好亲自下场,撕破了脸,以后传到圈子中,多不好啊。”年墨说道。

  他看向燕雀,道:“我们也不以势压人,不仗着人多联手欺负你,这样吧,你这边出二个人,速战速决

  他虽然平静,但其实也带着冷意,他这边有人的本源被挖走了,自然要下狠手,讨个说法。

  三场,他都准备让强力人物下场,最差也要撕裂对方的根基,至于燕雀本身,他还不好当众动手。

  “水仙花,你给我过来,这次我直接打死你!”洪腾果然最野最凶,又是第一一个忍不住,看不惯他那种自恃超然的

  年墨的脸色顿时黑了,他地位很高,一而再地被那个黑小子挑衅,但又不好亲自下场,直接点将,道:“明道,你

  去收了他!,

  个男子走了出来,一身黑袍,仙道之力内敛,他像是一-口黑洞,宛若可以吞噬一切法则。

  “你别过去了。”奇妙开口,拦住洪腾,道:“其身如渊,他身上有顶尖奇宝,适合我出手。

  她身上的一对金属双翼展开,优美而迅疾,俯冲向那个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立身之地,瞬间化成-口黑洞,一个黑色的瓶子出现,取代他悬在那里,吞噬一切。

  什么火光,规则,时空等,都仿佛是它吞噬的对象,相当可怕,像是一-个“道瓶”的雏形。

  -瞬间,齐妙俯冲到了近前,她的眉心-株赤红的莲花飞出,没入黑洞中,将那黑色瓶子收进莲花中。

  花瓣瞬间闭合,赤霞亿万缕,撕裂了黑洞,噗通-声,黑袍男子满嘴是血,身体充满裂痕,再次出现,仰頭栽倒在

  地上,元神之光在迅速熄灭。

  喀嚓一声,赤莲内传出脆响,那个黑瓶似乎碎掉了,莲花光芒大盛,直接抽取了宝瓶的规则纹理,花瓣张开的刹那

  黑色碎屑簌簌坠落。

  红色印记回归齐妙的眉心,她退了回来。

  地面的男子身死,元神溃灭,那个想养成“道瓶”的奇宝和他性命相关,其元神核心竟寄托在内。

  这幕,让所有人都动容,年墨、流光等人都在看着齐妙眉心的赤红莲花印记。

  “阻我进山搜罗机缘者,如杀人父母。”破产者安鸿站了出来,他道行高深,手持银色长矛,向前走去。

  “都是修行多年的破限者,这么拼杀,死去任何一个都是损失,实力强大的人物对决,想救援都来不及。有没有新

  成仙的人,万一出事的话,我们也能帮忙化解下。

  流光开口,身段修长,

  银发如瀑,面孔精致无瑕,她提议让新人对决。

  在她的身边,頓时有个女子站了出来,-头墨绿色长发,容貌秀丽,平和而宁静,道:“新人,羽化登仙不足三年

  “安鸿,你上啊,看我做什么?”原本站在后面的王煊,发现安鸿、承天、祭微等人都望向他。

  “她说成仙三年就三年啊?没准三百年了呢!”王煊说道。

  “我对大道起誓,成仙不足三年,至今不足三百岁。”墨绿色长发的女子,仙气环绕,轻盈地走了过来。

  “她这么站出来,必然有过人之处,但是,你三次破限,这个时候不露下獠牙说不过去。”蔡薇说道。

  年墨开口:“快点吧,有人在接近了,这片仙山可不简单,说不定就有可以让人在真仙境界就能开始走御道化道路

  的神秘傳承,过去,我们的熟人当人可是有人得到过这种无上秘册。

  “世间竟然有让羽化登仙者这个级数就可以走上御道化道路的传承?”王煊怦然心動。

  是,如果在在羽化登仙阶段就能开始积淀,自然远胜同辈,未来御道或许可期,并不飘渺!”

  “那还等什么,那个女人,你来吧,我们一招论生死!”王煊开口,很快又补充道:“我,秦诚,成仙不足十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