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150章 祭天之地

第150章 祭天之地

  大宇宙中,朦胧的山河浮现,广袤无垠,壮阔无边,那是一片如同投影的天地,最高等精神世界出现了。

  它在现实世界中显形,将那深空中的灿烂的星河都压制的暗淡了,模糊了。

  平天星域出现这种奇景,举世皆惊,就是常人看不到也觉得异样了,道行到了一定地步的超凡者都有感,为之震撼。

  “最高等精神世界在现世中显化了,要具现化出来,成为大宇宙的一部分吗?

  有人发抖。那是一种天威,最高等精神世界露出的山川,让日月无光,漫天星斗似要簌簌坠落下来。

  尤其是,人们看到,最高等精神世界中,有恐怖的生物展翅,大到无边,仿佛要将观望者的心神吞进去。

  “别看了,那些生物应该是昔日留影,可大可小,属于道的痕迹,大时具现化出来,可挤破星海,小时只在你一个人的眼中,方寸间的神威,遮蔽你-一个人的心神。

  飞升星,作为这片星域重要性排名数-数二的星体,自然有很多超凡者栖居,各路高手都在观望。

  平天书院,燕雀、洪腾、齐妙、安鸿几人都出现了,站在-栋缭绕着仙气的大楼上,仰望奇景。

  “别被夺了心神,有许多都是1旧日之噩景,有些古怪,万一陷入当中的话,有可能挣脱不出来。”燕雀提醒。

  最高等精神世界中,确实有异常,流血的大日坠落,一片星系的生灭,苍白面孔的沉沦,迅速闪灭。

  “共主们开始行动了!”王煊他们已经等了很久,终于看到一些身影,如圣箭射日,转瞬而去,从现世没入最高等精神世界中。

  有一人行动,其他人便都跟进了,争夺那已经可以观测到的大机缘。

  “各位,共主们准备吃肉了,我们也该进去了,迫不及待啊!”洪腾很壮实,肤色黝黑,脾气很硬也很爆。

  王煊第-次遇到他,便是在飞升崖那里,各自乘坐的飞舟擦碰,神猿齐晟的后脑勺直接挨了他一巴掌。

  “汤水怎么够,得吃些肉!”破产的安鸿不再沉闷,现在眼睛中有光,他负债累累,这次豁出去了,准备翻盘。

  “谨慎点吧,其他星域来人,必然有你我这样的人,在外部地带或许会遇到一些了不得的破限奇才

  齐妙-身机械战衣,身后折叠着一-对冰冷的金属双翼,流动神秘纹理,活性金属

  将曼妙的身体包裹在当中,她有-种妖娆曲线和冰冷气质相对立的美,眉心赤红莲花印记发光。

  在她身边还有一个女子,较为文静,是上院的蔡薇,她这次也露面了。

  除此之外,上院的承天也来了,-個笑呵呵青年,话不多,看起来很乐观,短发,干净利落。

  承天十分俊朗,温和,但却背负着一口粗犷风格的阔刀,像门板似的,并没有收进体内。

  燕雀手中有-颗如同眼球般的奇异晶体,那里流动出各种景物,他在捕捉最高等精神世界的动向。

  他开口道:“确实要要小心,我刚才好像看到了域外某些名声不是很好的家伙,有桀骜不驯的羽化登仙者,嗯,甚至,当中有我非常讨厌的人!”

  “狭路相逢勇者胜,同在这个大时代,身为超级破限者谁又怕谁?敢对我们下手的话,管他什么身份,杀了就是了。”脸膛黝黑的洪腾说道。

  他们各有奇物,如那种像是眼球般的晶石,还有那雪白的骨镜,都交织纹理,映现远方的景物。

  相对而言,王煊有点“贫瘠”,没什么特殊的奇物傍身,但他自己的双眼就能捕捉到世外奇景。

  蔡薇,文静而秀雅,齐耳的绿发,清澈的绿眸,一直很安宁,可是说话时也相当的有冲劲,道:“嗯,这也算是不同星域间的一一次超凡文明间的‘交流’,遇上对我

  辈有恶意的竞争者,管他是谁的子孙,有能力打杀就别手软。

  总体来说,王煊看出来了,这个破限俱乐部的人,哪怕看着平和,低调,但骨子里也都是无比自信的。

  不过,他们倒也没有自大,准备充分,都身披高等仙甲,毕竟有可能会有不同星域间的破限者争锋。

  “该走了!”守候多时后,燕雀发声,然后第-一个向前走去,楼顶早有-艘飞船准备好了。

  开-飞船进最高等精神世界?如果是在王煊的母宇宙中,他肯定觉得不靠谱,但是在这里很正常。

  这边,万物皆可超凡,哪怕是个马桶都可能会被炼制成法宝,自带净化属性,连着超凡稻田等。

  就更不要说飞船了,连院长都有时乘坐这种制式座驾,出入真仙界,船体带着仙道规则等。

  一重又一重精神天地浮现,他们开始破界,飞船载着他们,从低等精神世界开始贯穿,一路向上。

  那些山河,那些景物,都很真实,甚至能看到专属于精神天地中的各种生物,有些很强大,咆哮着,遮天蔽日,和飞船交错而过。

  终于,他们赶到了,进入最高等的精神世界,船体飞行没有那么流畅了,在这里有些滞涩。

  “给你!”燕雀丢给王煊一副银色的机械战甲,上面的纹理和线条很自然,像是个机械人。

  他们都知道,散修秦诚没有奇宝,这样的话,在高等精神世界中行动,速度等各种承压和受限,有些麻烦。

  所有人都是真身入内,身带奇宝,为的是发挥出最强战力。复!

  突然,一道刺目的光束飞来,让最高等精神世界的空间都有些扭曲了,可见攻击力多么的强悍。

  飞船自动防御,刹那避开,并腾起光雾,从原地消失瞬间,开始融入精神天地中,模糊难以捕捉了。

  “追杀上去,干掉他们,这才进入,就想袭杀我们一船人?”洪腾杀气腾腾,黑色面孔上仿佛写着,爷是凶人,一向都让别人避退才对。

  冬!

  飞船第一-时间就反击了,远方虚空中有一艘漆黑战船,一瞬而去,离开了此地。

  “麻雀,你来了啊,呵呵,回头咱们亲热亲热!”那是-一个女子的强大神念波动,传到了这里。

  她对燕雀的名字有进一步轻贱之意,显然两人认识,她来者不善。“外星域的破限者吗?”安鸿问道,这次,但凡阻他挣机缘去还债的人,都是死敌

  -“个....外表看起来很有仙气的女人,真要遇到,能剁死就不要给她多说一句话的机会。”燕雀说道。

  最高等精神世界无边无际,壮阔的没有尽头,他们一路向上,锁定了一片阴影区域,那里是此次时空交错之地。

  所有的大机缘,都将由那里诞生。

  他们谨慎前行,很久后,终于接近目的地,这片地带有悬浮在虚空中的壮阔山脉,有摇曳着太阴力量的精神圆月,也有各种星骸,密布在高空中,脱离地表。

  真正目标,被一团云雾包裹着,-会儿可见,-会儿隐去,在山脉、星球、太阳火河间出没。

  大量的景物都和精神有关。

  到了这里后,几人都出了飞船,站在隐蔽之地,注视前方虚空。飞船缩小到-寸长,落入燕雀的手中。

  突然,一股让真仙都心悸的可怕波动传出,迷雾炸开,处在神秘地带的祭天之地有无比盛烈的光芒衡破云霄。

  纵然是破限者,也都面色发白,身体踉跄倒退,那种波动实在过于恐怖,浩瀚莫测,宛若大宇宙意志觉醒,在审视众生!

  “祭天,以吾之血为引,截取天规,融于肉身!”有精神波动,如那星海起伏,

  似那大世界碰撞,激荡起大时代的至高规则浪花,极其骇人。

  居然有声音传出,那种意识波动,恢宏如天穹压落,似深渊无尽头,让破限的真仙都面色发白。

  “这里面竟然有活物,有极致强大的生灵?”王煊的脸色变了,他原以为是要探索遗迹,但现在看来,不是那么一回事。

  这是准备从莫名的超凡文明所在的重地中掏造化?

  “这种地方,有些说不清楚,进去后你就知道了,时空错乱之地,一切都很古怪。”齐妙告知。

  那种波動,撕开了顶级的超凡物质迷雾,核心地带露出部分真相。

  没有断壁残垣,更無荒凉可言,那是一片宏大的地带,建筑风格另类,像是现代

  生态园林,山水城市,仙山伴着道场,以各种稀有材料建造的楼宇,看起来十分宜

  在那中心地带,高楼稀疏,有一一个巨大的道场,-一个身影模糊的生物站在在一座台上“祭天”.。

  整片巨城,以及远处的朦胧城市都很安静,像是人去楼空,看不到其他人的影子只留下一个生物。

  刺目的光进發,接引来的至高纹理,融入高台上一一个器皿中,那里面有-只血淋淋的手臂

  王煊发现,自己的理解有误,这不像是在向上天献祭,而是把天则当成猎物,那个生物在截取天之造化。

  “这是什么等级的生灵,他这是一种另类的修行方法吗?截取天规,熬炼进-条臂中,这是在御道化?”王煊神色凝重。

  这样的修行方式,非常霸道和激烈。

  “看到的不一定为真,昔日噩景和真实交融,需要仔细分辨,这才刚开始揭开一角错空时空而已。”燕雀提醒。

  错乱时空中,祭天的道场中,那个断臂的生灵守着高台,他在熬炼自己的一条手臂,身影模糊了,看不真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