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122章 小心至宝

第122章 小心至宝

  星河灿烂,一艘飞船漂浮,远处有陨石地带,有宇宙尘埃,自远处望去,寂静而又深邃。

  生命池不淡定,偷摸在这里听消息的它,没忍住发声。

  “你和他有些接触?”王煊转头看向它。

  “差点成为我生命中的一位过客。”生命池发出意识波动。

  它所说的“过客”,一般是指历代拥有者,那些人的一生对它而言时间很短暂。

  那些过客,无论多么惊才绝艳,都难以挣脱出一个神话时代,从五六千年到一两万年就到头了。

  这段岁月,在一些神魔志怪中似乎很短暂,但在真实的世界中,旧土的文明古国也不过数千年历史。

  若是细思,其实这个年限不算短了。

  “当年他拿了一些图谱,说是燃道灯、幕天镜的炼制方法,有它们至高的核心纹理,诱惑我……”

  生命池批判,它和王御圣相处了一段时间,发现这个人确实十分厉害,但是,王御圣研究很久后,想让它去最高等精神世界外的雷海渡劫,尝试向燃道池蜕变,它直接跑路。

  它怀疑,王御圣想让它向头盔转化,应该是在为远行做准备。

  “那我兄长是怎么走的?”王煊问道。

  王泽盛道:“他得到一把疑似旧圣时代的裁纸刀,他自身也有一副很强的甲胄,后来又布置了一座超级传送阵,沿着超凡光海远去。”

  逝去旳神话时代,虽然无法证明有些人成功离开,但部分强者的消失,也没有证据显示彻底失败了。

  在谈及这些事时,姜芸帮赵清菡炼制那枚黑暗天心的碎片,使之对她更有益一些。

  “我的爷爷和奶奶是奇人,终于藏不住了。”王昕笑道。

  王煊看向父母,道:“我这算是大有根脚来头的人吗?但是,真没有体会到家学渊源,更像是个野修。”

  如果以旧土震惊体来写,那就是:我的父母是大佬、野修的逆袭、来到世间只是一场意外……

  王泽盛承认,当年,他们顺其自然,没有主动引导他踏上修行路,因为神话时期要结束了,难有作为。

  后来,夫妇两人惊讶地发现,他自己上路了,而且很特别,更是不再干预。

  “既然你自己踏出了一条路,那么,就按照自身的路子去闯,如果我们参与进去,说不定是坏事。”

  他们认为,王煊的路子有效而奇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算是个起步阶段的奇人了。

  在两人看来,王煊沿着自己的轨迹走下去,一旦走到顶点,都不用所谓的重游人世间等,无需反复熬炼,或许就有御道化的可能。

  既然挑明了,不再隐瞒,两人这次给了王煊一些东西,有他们的修行体验,也有击杀异域“刺青者”后,得到的部分旧圣典籍。

  这些都无比重要,现在他们将之化成一道识藏,送给王煊。

  但是两人建议,现阶段王煊不宜去看,不需要去研究,除非有一天他已经无路可走,真正到了尽头后,再去参详,拿出来印证。

  他们主张,王煊目前应按照自身的节奏走下去,这是肺腑之言,也是这些年他们成为观察者,从不纠正他修行轨迹的原因。

  王煊点头,现在回头看,许多事都有答案了,当年王晔和王昕出生没多久时,机械人81号潜行而来,却莫名遭雷劈,从云端坠落,这是老王所为。

  今天,他们也承认了。

  不止如此,云城确实曾有个卖混沌的老者是一位奇人,而且是对头的部众,被两人击毙了。

  狼皇的死,也和他们有关,是被王泽盛一把攥死的。

  “你们为什么不想办法离开这片宇宙?”王煊问道。

  能够看出,王泽盛和姜芸留在这片宇宙不止一个神话时代了,而且,到现在都没有远行的意思。

  “我们有自己的道和路,就是要在严苛的大环境下磨砺有问题的骨头,一路走到今天,不想改变路数了。”

  可以想象,如果他们圆满后进入其他宇宙,身在异域他乡也都将会适应。

  这个路数剩者为王,已消耗了两人漫长的光阴,过去有些强到无法想象的奇人都倒在了途中。

  “有人单以战力来论,难寻抗手,可是在某个阶段迷失,严重退化,沦为普通人,老死前才觉醒,知道自身的根脚时一切都晚了。”

  王泽盛和姜芸的路走的比较稳,准备了各种后手,最严重的一次就是这个神话时代后期时。

  燕明诚和白静姝意外来“借住”,反而惊醒了他们,不然的话,他们恢复过往的识念,要晚很多年。

  甚至,他们有一定的几率彻底沦为凡人,永远觉醒不过来。

  “燕明诚和白静姝都不错,或许,最后阶段时他们也有所觉了。”王泽盛说道。

  王煊无言,换位思考,想象一下妖主父母的心情,估计会很震撼和无言吧,反被人观察,默默注视。

  “我那几位凡人哥哥姐姐……”王煊问道。

  “那個神话时代消亡了,沧海桑田,风流云散,一切都早已不在了。”姜芸的眼底有回忆和怀念。

  那些子女一代又一代的后人,都在时光的更迭中不可追溯了。

  这些年,他们常远行,或许也是在寻找消逝的点滴,在过往生活过的星球上坐看人来人往。

  在对话中,王煊和他们提到了是否要去超凡中央世界的问题。

  “那里确实比这边璀璨,无论有模糊传闻的旧圣时代,还是现在,都必然有可怕的大高手。不然的话,黑暗天心不会那么惨,古今不至于那么被动,那片世界很神秘,底蕴深不可测。”

  在两人看来,超凡中央世界不愧为中心,神话都是从那边辐射过来的,超凡的兴衰同历代中心宇宙的更迭与偏移有关。

  有一天,他们会踏足,说起这些,老王眼中有杀气!

  两人建议,王煊应该过去,他没有经历过神话时代的无限璀璨,如今无人交流,一个人摸索,太过“自闭”了。

  修行的世界,应该是百花争艳,万道竞逐,需要不同明火光的碰撞。

  当然,他们也警告,王煊要低调,不然以他的的境界过去,很可能出场即是终场。

  生命池复苏后,一直在观察王泽盛和姜芸,又忍不住了,问道:“你们是什么年代的人,有曾用名吗?”

  它确信,在历史上都没有看到过这两人,严重怀疑两人有化名。

  尤其是,他们居然是王御圣的父母,理论上应该名满天下才对,结果当年根本不知道屹立在仙道绝巅的那位“过客”有隐藏的奇人父母。

  “我们啊,一直默默无闻,没什么名气,即便是修为有成的时期,也没有引发过多的关注。”王泽盛回应,又补充道,他们即便出手,也只是出于自保。

  生命池无言,感觉遇上俩狠角色,它才不信走到这一步的两人,没有杀伐气滔天的时刻,即便再低调,实力到位后也不可能籍籍无名。

  王煊也颇为好奇,他父母在神话时代有怎样的身份,有过什么样的过往。

  赵清菡抿嘴笑了,这对父母估计擅长隐藏,喜欢站在幕后,所谓的出手自保,估计杀得都是厉害角色,没让他们走漏风声。

  “你们确实误会了,奇人大多无名。赫赫有名的奇人都死了,我们较为谨慎,只是看着台上其他人争锋。”王泽盛说道。

  生命池怀疑,它又不是没接触过奇人,最初都是各自超级文明的最强者,名动天下,熬到下一纪成为奇人。

  它发出意识波动,道:“奇人的前身,不说是上一纪的最强者,但最起码也是排位前三甲者,皆身份惊人!”

  为此,它还特意举例,说出两个人的名字。

  “你说的两人,来自两个不同的超级神话时代,确实如雷贯耳,但是,最后都死了吧?”姜芸说道。

  生命池想了想,一阵无言,种种迹象表明,它接触到的那两三位奇人多半都化成了枯骨。

  “爸,奇人无名,以后你要低调些。”王晔一本正经地劝道。

  王煊原本想笑,但看到他发丝雪白,又笑不出来了。

  生命池不开口了,王泽盛反倒提及至宝,告诫王煊:“今后,无论是对外宇宙的违禁物品,还是对母宇宙的至宝,你都要留心点,不能全信。”

  “我们不可信吗?”生命池不高兴了。

  王泽盛没理会它,道:“历史上,我知道的奇人,有些是被带在身边的至宝突然杀死的。”

  王煊闻言,瞳孔收缩,至宝突然反噬?

  生命池反驳,道:“个例而已,我还听说,有奇人想吞至宝,以自身意识取代至宝意识呢!”

  姜芸也开口,道:“旧圣时期留下的印章,砚台,裁纸刀等,纷纷通灵,通圣,自有神秘。后世想要销毁它们,必有缘由。我们对那种旧时代不了解,无法评判。相应的,是否对应着新圣时代,新的特殊物品等?日后若有接触,你当防备下。”

  这一次,王泽盛和姜芸回来后,并没有急于离开,想办法为赵清菡和孙儿孙女续命。

  超凡落幕130年,王煊进入宇宙深空,渡大天劫,声势壮阔,异常的可怕,堪比成仙大劫。

  当日,雷光仿佛将一整片星空淹没了。

  他在养生主九段圆满后,现在更进一步,理论来说就是羽化大劫!

  他在雷光中扛住了,浴火重生,肉身并未被劈碎,更不可能羽化而去。

  这一年,王煊硬抗过大天劫,成为十段破限的养生主,等同于成仙了,而且肉身长存世间!

  也是在这一年,他更进一步研究如何为凡人续命,实现长生,同王泽盛和姜云探讨,将两人昔日为之努力过多年的几种方法也都结合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