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90章 以至宝为祭品

第90章 以至宝为祭品

  很快,闭合的通道深处,有丝丝缕缕的血雾飘了出来,对面的宇宙损失严重,杀红了眼睛,物质之身在艰难闯关。

  数道身影由血而生,不得不说都很强,快速凝聚出朦胧的血肉之躯,再生能力异常的恐怖。

  这肯定不是一般的生物,仙魔之光激射,三男两女,身上皆带着神纹,如同甲胄般铿锵作响。

  他们的头颅中,更是有刺目的神核照耀,各个都像是小太阳发光,玄奥的纹理交织,让虚空不稳固了。

  超凡因子沸腾,在他们口中发出瘆人的声音,目光无比仇视,各种术法像是瓢泼大雨似的倾泻。

  王煊动容,但是没有什么可怕的,挥动长枪,这一刻没有刺出去,而是横扫,任长枪释放无物不杀的规则之光。

  噗的一声,银色纹理覆盖前方,斩身!

  五具强大的仙魔肉身,同时崩解,血雾爆开,瞬息成为灰烬。

  也是在同一时刻,金色纹理扩张,斩神!

  那所谓的神核,玄奥的精神纹理等,全部熄灭,被杀个干净。

  由血而生的五人很强,都是神魔,但是依旧没有用,这种战斗很残酷。

  面对复苏的御道级至宝,纵然是仙魔跨界过来,可与违禁物品相比,也是差距很大,流血赴死没有用。

  血雾蒸腾,又一组人马出现,结果依旧没有什么悬念,御道枪斩神又斩身,直接全给灭了。

  片刻间,接连数组化生出血肉之躯的强者都被击杀了。

  远方,络蒙、衍道、6号、拜特奥都如死一般的沉寂,这种画面让他们眼底中有可怕的冷光。

  “他……真是当诛啊!”明伦和弦月这对兄妹眼睛红了,虽然心性冷酷无情,在这片宇宙总是在愚弄别人的人生。

  但是现在,他们却有些受不了了,王煊破坏了他们的计划,现在还大肆杀戮,让他们无法接受。

  前方战场,宇宙裂缝中,一幅又一幅的惨烈画面传来,这样的死亡,让所有体验者都惊怒交加。

  王煊还在击杀,无论冒出来的是神核,还是血雾重塑的肉身,他全部照杀不误!

  他没有什么可心软的,体验者都做了什么?附体,操控他人生死,收割了这片宇宙很多天才的元神。

  如果眼下让这群生物过来,都会成为祸害,他不可能留情,想诛杀个干净!

  ……

  闯入四位巨头视频会议中的慕寒,这时快速开口:“刚才在猎龙者的老巢,找到一块违禁物品碎片,它有极其浓烈的毁灭性辐射,被封印在十分特殊的容器中,初步确定,来头极大!”

  “一块违禁物品的碎片眼下能有什么用?”金发中年男子拜特奥开口,白皙的面孔在略微暗淡的船舱中,显得有些阴冷。

  “碎块的前身,大概非常超然,正在检测中。目前初步猜测,疑似是旧时代超凡中央世界那次最恐怖的大战中,被打碎的排位在第三的违禁物品——黑暗天心!”

  霎时间,秘密会议现场彻底寂静了,所有人都心头悸动,旧时代的黑暗天心?曾经无可匹敌的圣物。

  如果是它的碎块,那来头确实恐怖。

  慕寒道:“可以献祭,古今不是疑似在孕育造化,等待新生吗?将这块黑暗天心的碎片送给它,绝对是价值无法衡量的最强级别的超凡材料!”

  “可是,时间来不及了吧?”黑发青年男子络蒙说道,皱起眉头,有些遗憾。

  慕寒道:“我们收割了猎龙者的次子,从他的神核中得悉,就在那颗星球上便有古今留下的‘场景’。黑暗之心的碎块,是当年猎龙者从超凡中央世界携带过来的,他当初可能就得到了什么消息,想以这片碎块寻找古今,在打它的注意,但一直没敢行动。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献祭!”

  “在古今留下的场景中,能联系上它?”拜特奥问道。

  6号点头,道:“有一定的几率,毕竟,它的名字预示了它的部分能力。”

  “立刻行动!”络蒙开口,现在迎来一线转机,为古今送上祭品后,这种最强级别的圣物,几乎不可炼化,但按照传说来看,大概会本着等价交换的原则,为他们出手一次。

  “已经开始了,即将献祭。”慕寒回应道。

  “这里离猎龙者的老巢不是很远,我们也去。”

  “我们曾在旧土外的月球上接触过古今留下的场景,也算是和它有过初步接触。”

  明伦和弦月这对兄妹开口,想要亲临现场,很快就付诸行动了。

  事实上,络蒙、衍道更希望墓赶过去,毕竟他曾陷入过那种场景中,成功挣脱出来,至今都活得很好,但是6号没这个打算。

  宇宙裂缝前,血雾弥漫,杀戮继续,连王煊自己都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会杀这么多的强者。

  不管是真身,还是他们的部分血光与元神之光,拼凑在一起的话,他杀的仙魔级生物能有数百了!

  现在,这种可怕的收割还在持续进行中。

  涉及到不同宇宙文明间的接触,碰撞,让他意识到,稍有不慎,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现在他以杀止杀。

  难道对面还不死心吗?他知道,没有人会愿意白白送死,仙魔还在出现,这就意味着,对方还抱着希望,觉得有成功的可能。

  猎龙者的老巢,毗邻一片沼泽地,参天的古树稀疏的扎根在这里,泥浆下有鳄龙兽出没,这里有古今留下的“场景”。

  深入泥沼地下后,有光雨洒落,模糊的古代场景浮现,有个黑木盒子在这里留下神秘轨迹。

  那像是一个又一个发光的脚印,指引向远方,没入不可揣度的时空中。

  负责抄猎龙者老巢的体验者,不可能等明伦和弦月这对兄妹到来后再行动,时间不等人,他们恨不得立刻见到黑木盒子,请出古今改变可怕的现状!

  “古今大人,你在孕育造化,等待新生吗?我们为你献祭,旧时代,超凡中央世界的排名第三的黑暗天心的碎块被我带来了。”

  在那段历史中,黑暗天心比古今排名还高了一位,称得上是一件惊天动地的违禁物品,贯穿了无数个时代。

  黑暗天心,随超凡中央宇宙而动,始终在那最为璀璨的世界中心大舞台上,可惜,终究还是在上一纪被击毁了。

  取代它的那件违禁物品很神秘,疑似至今都没有几人见到过真容。

  也有人说,黑暗天心不是被外物击碎的,而是自身涅槃失败所致。

  一块巴掌大的黑色碎片,刚从一件灰扑扑的特殊神秘容器中放出来,立刻出现无比恐怖的辐射,伴着毁灭性的物质在弥漫。

  所有人都逃向远方,但即便这样,也有部分人感觉神核像是碎掉了,头颅剧痛无比,七窍流血。

  “古今大人,至高在上的圣物,我们献上祭品,恳请您出手,改变我族的命运。”那些人在远方祷告。

  让他们激动的是,黑暗天心的碎块在古今留下的“场景”中漂浮了起来,献上的祭品这是被接受了吗?

  这一结果超出所有人的预料,竟是如此的顺利,所有人都亢奋了!

  衍道、6号、络蒙、慕寒等核心人物,全都站起身来,在宇宙深空中,盯着屏幕上的画面。

  他们无比期待,古今一旦接受祭品,奉行等价交换的原则,那么以它的能力,能瞬间出现在战场中,改变结局。

  宇宙裂缝前,王煊无情地斩杀外宇宙的人,在他眼中,这些都是入侵者,是天魔,会伤害他的亲朋故友。

  血雾散尽,大量的精神物质被磨灭后,这里稍微寂静了一些,连对面恐怖的咚咚声都停下来了。

  “放弃‘治疗’了吗?”王煊开口。

  “过来一个‘大个的’!”御道枪严肃地提醒。

  在这种寂静中,它竟发现有恐怖气息在临近?

  突然,通道深处,有无数细微的纹理以及神圣粒子浮现,从虚空中挣脱出来,从通道界壁间蒸腾而起。

  大道涟漪荡漾,那些光粒子,那些细微的纹理,刹那构建出一件违禁物品。

  那是一把铜锤,古朴但却慑人,绝对是顶尖的至宝!

  它交织出至高符文,悬在那里,惊心动魄,规则之光映现旧日盛景,又演绎今世枯竭的大宇宙环境。

  它是对岸宇宙中的违禁物品,在解析眼前这片宇宙的现状。

  王煊的脊背冒寒气,这就样成功了?打开了通道,一件圣物跨界过来了。

  “它没有成功,死了那么多的仙魔,那么多的血与元神之光,都只是为了分批带着它一丝纹理过来而已。这把铜锤,只是它内蕴的规则交织出的形体。”

  同时间,在那铜锤的后方,出现一道接近虚无的身影,铜锤的主人也渗透过来一丝元神物质,无比模糊。

  “都过来送死吗?!”御道枪嘴硬无敌,但并没有松懈,实际行动很稳。它在发光,以至高纹理覆盖王煊,等于让他穿上了一层规则甲胄。

  “断刀?”铜锤发出意识波动,审视断裂的大赤天刀。

  它后方的模糊身影轻叹:“便是没有断,大赤天刀有重伤在身也不行。两边一起发力,估计也只能撬开大宇宙封门规则的丝丝缝隙,可以让弟子门徒跨界,但我与撼道锤过不来。”

  能做到这一步,那一人一锤已经算是拼老命了,发现真相后,无比的失望。

  同时,他们也意识到,这边的同族似乎想借那杆长枪破局,结果反被收割了。

  “注定失败旳结局,你们自行消散吧。”御道枪发出意识波动。

  宇宙深处,络蒙、衍道、6号等人,起初都无比吃惊,那是撼道锤?它竟闯过来了,太让人意外了。

  但很快,那把铜锤就呈现出符文状态,不是实体了。他们立刻意识到,它非真身跨界,几人瞬间怅然,失落。

  “不用担心,古今留下的场景中,祭品漂浮起来了,这才是惊喜!”慕寒开口,带着笑意。

  “对,古今享用祭品后,将会改写一切!”衍道开口。

  几位巨头都盯向泥沼地下空间呈现的画面,无比期待。

  果然,那里有结果了,瞬间发生,没有让人过久的等待,只是画面有些异常,接着……非常的瘆人。

  那是海量的乌光在爆发!

  旧时代,超凡中央世界的第三圣物,其巴掌大的黑色碎块漂浮起来,竟在辐射恐怖之极的秩序纹理。

  在噗噗声中,远方正在祷告、充满喜悦、认为献祭成功的那些体验者,头颅中的神核都炸开了,接着是他们的身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