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56章 聆听违禁之语

第56章 聆听违禁之语

  那种轻语像是春风化雨,丝丝缕缕,滋润人的心田,王煊满身都是光雨,舒服地让他想呻吟。

  虽然是元神状态,他也有种眼皮越来越沉重之感,但是,他知道,绝对不能昏睡过去,不管是好还是坏,真要是一梦千古,外面他的身体会……“凉掉”。

  至于家人和朋友,或许此生都见不到了,他运转精神法门,效果不大,直接轰的一声,给自己来一挂雷电。

  “真疼啊!”他不得不下重手,刚才他连着运转数种精神法门,居然都没有挣脱出那种状态。

  唯有下狠手才行,现在他的精神力化成的长发都有些“糊了”,但确实保持清醒了。

  那是谁在低语?居然有这么大的威能,他认为,不像是幻境,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有生灵在对话。

  “你们听到了吗?”他问两件至宝。

  出乎预料,连逍遥舟都没那么高冷了,发出波动,表示听到呢喃声,从极尽遥远之地传来。

  自从来到超凡源头世界后,它的朦胧的意识不再平静,这个“过客”十分特别,不同以往。

  在这个年代,他竟能找到“路”,可以提供极其霸道的超物质,只是不知道是否有问题。

  毕竟,身为至宝,永劫不灭,走过一个又一个神话时代,什么样的生灵都见到过。

  曾有生灵极尽升华,徒手击断半成熟至宝,让逍遥舟至今都还记着其音容笑貌。

  还有一位奇人,成功熬过超凡寒冬,连着活了三个神话时代,最后却是因为一场意外才死去。

  如果不是因为被舰群攻击,那个人或许可以长青下去!

  还有人也曾找到一种异力,可以勉强维系自身,但是,那种超凡之力有很大的隐患,最后惨死。

  “磨磨唧唧,碎碎念,烦死了,不知道在说什么!”御道枪发出意识波动,它自然也听到了。

  主要是极其遥远,那低语声太飘渺,像是从世界之外随罡风吹来,十分旳模糊,两件至宝也听不清。

  王煊没嫌烦,那绝对不简单,他都接近养生主了,可是,仅是听到朦胧的低语声,就险些昏沉过去。

  这预示了对方拥有伟力,相当的可怕,是超凡源头世界的至高生灵吗?

  “咱们如果接近的话,不小心被发现,能逃走吗?”王煊问道,他很想探索一下。

  逍遥舟没出声,历经很多个神话时代,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它要是敢说自己是天下第二能逃的至宝,没有人敢说天下第一。

  主要是“逃”字太难听,它是至宝,逃什么逃,吐不出口!

  御道枪无所谓,反正没什么能毁掉它,连昔日最强对手燃烧灯都被它击裂了,再没有什么威胁。

  但是,它们两个判断,那种低语声,不见得源自这里,而是隔着“天堑”。

  这倒让王煊松了一口气,他确实不愿过于冒险,不可预测的未知,大多并非机缘,而是会致命。

  王煊挣脱出金色物质世界,借至宝远航,并在虚无中眺望,越发感觉到超凡源头的浩瀚和可怕,数十上百个世界连绵无尽头。

  毗邻这里的是一个紫色大世界,沿着低语声接近,是在紫色物质的源头世界内吗,有生灵在发声?

  不过,当真正触及这個超凡源头世界,那对话声却更微弱了,不在这里?

  “自冥冥中而来,穿透时空,轻语声抵达这里,大概率并不是在源头世界内。”这是御道枪的判断。

  逍遥舟身体很诚实,隔着很远,透过界壁,就开始吸收掉部分紫色物质,它确实不再高冷了,而后也发出自己的见解。

  “了不得的生物,很强,他能接引金色超凡源头辐射出去的神秘物质,能吸收部分紫色超凡因子,但是,他进不了真正的源头世界。”

  按照他的说法,这是极致强大的生物在感悟天地妙理,沐浴超凡因子,一言一行都涉及到了法则。

  “有不可揣度的生灵,比如说,是某种极致强大的怪物,当属于一片宇宙中的巨头,在至高净土中谈经论道,传到了这里?”王煊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逍遥舟表示,它也只是在胡乱猜想,并不能当真,有那么一些可能。

  或许有元神数次大涅槃的生物,感悟道则,吸收超凡源头辐射出去的因子,在那里谈话,传到了源头这里。

  “这意味着,我们听到的低语声,可能涉及到了道则层面,像是道之涟漪在荡漾,波及到了这里?”王煊出神,内心剧震。

  御道枪开口:“或许,也只能传到这里,他们在密语,以道则交谈,对超凡源头这里没有防备,他们所在宇宙的其他生灵反而听不到。”

  “这两个生物……到底有多强?”王煊口干舌燥,今天意外听到的低语声,可能来头大的骇人。

  “别自己吓自己,他们又过不来,再强还不是要接引超凡源头辐射出去的因子为己用,我不怵他们,如果你足够强,能持枪刺死他们!”

  御道枪非常自信,认为自身无坚不摧,这辈子还没伤损过,没有它贯穿不了的阻挡。

  “太远了,听不清,我们靠近一些。”王煊开口,既然猜测到,那两人不属于这里,自然没有什么担心了。

  逍遥舟发光,光阴碎片大爆炸,身为至宝,它对奇人,对破限的生灵也很好奇,想要探查下,霎时间,它穿透时光漩涡,横渡出去天文数字的路程。

  这块区域相当的暗淡了,模糊了,背离超凡源头世界,像是在驶入一片深渊中。

  渐渐地,他们听到稍微清晰的声音,有个生物像是在苦叹,有些无奈,隐约间给人沉闷的气氛,有种无力感。

  到了这里后,王煊又要昏沉了,那种对话,涉及到了规则的扩张,估计真的是一方超凡大世界的巨擘之一。

  还好,他手中有至宝,逍遥舟发出朦胧的光,将他覆盖,有效过滤了一些神秘纹络的冲击。

  显然,对面,无尽时空之外,那个地方不是枯竭的宇宙,两个可怕的生物,都极致强横。

  “时光洞的副洞主……战死了,培育多年的……时光弓跟着……”

  可惜,哪怕是以道则形式蔓延过来的波动,虽可以理解其意,但抵达超凡因子的源头之地,还是断断断续了,不是很真切。

  “时光弓……无限接近……违禁级别,再有百年就会彻底成熟,可惜……”

  王煊动容,他这是听到了了不得的秘密,两个不可揣度的怪物,以道则密语,无意间传到这里。

  后面的声音变弱了,确切的说是道则涟漪没有那么强烈了,越发模糊,听不清了。

  “我们这是在听墙根,窥探超凡世界顶尖人物的秘密。”王煊说道,太意外了,居然在这里听到这种事。

  他估摸着,这应该不是现世大宇宙,毕竟枯竭了,上哪里去找这个级数的高手?

  这是跨时空,隔着大宇宙,在聆听密语?他有点懵。

  “这不能怪我们偷听,是那两个生物自己非要说,而且,没听懂,只字片语,对我们有什么用?”御道枪不在意。

  按照它所说,两大巨头以道则密议,面对超凡源头世界,自然不会有什么保留,值得人深思。

  王煊点头,道:“确实要注意了,以后,有些秘密只能留在心中,连两个不可思议的生物盘坐在至高净土间,面对超凡力量源头低语都不保险!”

  低语声沉寂,再无波动扩散,显然两大巨头结束对话,整片虚空幽暗而深邃,只有超凡因子逸散而过。

  王煊驾驭逍遥舟,离开这片像是深渊的地带,回归金色世界,琢磨了很久,看来以后元神应该常驻此地。

  那样的巨头,未知的怪物,大概率极致强大,他们的道音这次是对“时事”的评述,以后若是涉及修行中的秘密,那绝对是无价之宝!

  不久后,王煊离开这里,元神驾驭逍遥舟回归现实世界,在地底深处,形神合一,肉身睁开眼睛。

  “以后,属于修行部分的元神之光,要长期在超凡源头神游才好,现世的元神之光依旧在现实世界,和肉身一起继续身游,生活。”他自语。

  这倒没什么,因为,现在他足够强,一念间,两股元神之光就能交感,互通有无,刹那合一,随时可以照射回来,不会再失联。

  赵清菡也刚回到家中,脸上挂着笑,灿烂且很甜,发丝黑亮如绸缎,气色很好,道:“我今天检测了,身体活性因子变多,生理年龄不足二十,按照这种指标来看,好像比以前年轻了,逆生长了一年多。”

  “这是我的功劳吗?难道我成功转化出了一些柔和的超凡因子。”王煊琢磨,还是说,是生命池的缘故。

  现在,那件至宝经常被赵清菡带到实验室去,超凡血液放在里面,不容易发生变化,可以长期保持超凡属性。

  赵清菡以为他在调戏她,脸色微红,打了他手臂一下,结果反被抓住了纤手。

  ……

  机械小熊在厨房中,苦练炒菜神功。

  次日,王煊开始付诸行动,神游和身游同时进行,现世的他翻阅经文,和朋友聚会,去实验室了解进展,接赵清菡下班一起回家,忙碌而充实。

  半年后,王煊的元神以两件至宝武装自身,在探索紫色超凡物质源头世界时,再次听到模糊的低语声。

  他赶紧驾驭逍遥舟,冲了出去,没入虚空,接近一片像是深渊的黑暗区域,时断时续的“声音”传来。

  “机械金刚……杀了……得到那件……顶级违禁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