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43章 元神回归杀敌

第43章 元神回归杀敌

  这种感觉,这种体验,真的是久违了,王煊过去“虚弱”太久了,现在精神能量暴涨一大截!

  那是元神在回归,在映现,带着超凡物质照破命土,有浓郁的精神之光汹涌归来,填充他相对而言枯竭多年的元神之位。

  此外,他周身都充满力量,因为还有红色的物质蒸腾,从命土出现,非常的霸道,猛烈,极速冲向他的四肢百骸。

  不过,这种瞬间吃饱的感觉,又变得很难受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要焚烧起来了,那种赤霞让人受不了。

  即便是现在的他,也有些吃不消,当年早就领教过了,命土后方的红色超物质和一般意义上的超凡因子不同,具有毁灭性。

  他适应了很多年,肉身依旧不能全面接受呢。

  不过看样子,元神跃出那片壮阔的海面后,在红色能量物质的世界,被慢慢洗礼,渐渐适应了它。

  当然,这也和超凡落幕,神话永寂有关,连带着命土后方的世界,红色物质都没有那么“毒”了。。

  当初他之所以能够冒死并成功跃出烟霞海,就是因为特殊时代的到来,红色物质的毁灭性降低了。

  眼下,这种感觉,实在算是“痛”并快乐着,他感受到了自身实力的提升,瞬间变得强大了, 但是烈火焚金身, 有种剥皮的痛。

  现在, 他自然可以动用精神领域的术法了,过去的所有神通都能施展,像是一道枷锁被打开, 无法在禁锢他。

  在他周围,成片的精神之矛, 金灿灿, 将他覆盖, 原本他很吃力,动用地仙血气混着超物质, 形成领域,也是事倍功半,也仅能摧毁部分而已, 现在彻底改变了。

  锵!

  他的眉心发光, 精神之光绽放, 化作剑轮, 直接就横扫了出去,将那一根又一根刺杀过来的神矛, 全被斩断,化成光雨,倾泻而下。

  同时, 真实的兵器,源自不朽之地和神明之地的炼器之法铸炼的神灵之剑, 共有八十一口,组成剑阵, 也已经杀到了。

  漫天都是神圣光辉,神明之剑璀璨, 超绝宫的鼻祖在以精神法门侵蚀王煊的同时,更想以剑阵快速绝杀他。

  王煊忍着痛疼,周身蒸腾红色物质,若烟霞遮体,但是,威力真的很强大,配合他施展秘术。

  一刹那, 斩道剑这种秘法升华后,一个又一个剑轮浮现,不像是过去只有一个光轮,现在出现十个光轮, 以摧枯拉朽的姿态,横扫这片虚空,针对对方的剑阵。

  即便是经过超绝世祭炼的神灵之剑,现在也经受不住剑轮的冲击,十个剑轮纵横间,伴随着锵锵声,一口又一口神剑被削断了,剑阵被撕开,异宝在损毁。

  瞬间的逆转,让甄超心惊,他炼制的兵器究竟有多强,他自己很了解,现在居然挡不住了。

  轰的一声,逍遥舟上,勾陈帝宫的鼻祖勾沌,直接祭出一口金色的炉子,伴着火光,极速放大,从天空中落下,镇杀王煊。

  到了这一步,没有什么可说的,杀敌最重要,即便被人非议,两大巨头联手对付一个后辈,他也无所谓。

  这是道争,是生死之战,关乎着他们的未来和生死。

  金色的炉子上,火光沸腾,光芒冲霄而起,像是要焚烧整片黑暗的宇宙虚空,非常炫目,上面铭刻着各种圣兽、神禽等,全部复苏,有真龙盘旋,有不死鸟翱翔,有天狼啸月,有玄武出星海,都栩栩如生!

  咚的一声,宇宙虚空像是被撕开了,裂缝密布,火炉震塌空间。

  十口剑轮斩了出去,和那些圣兽、神禽等交织在一起,激烈冲撞,有龙吟动天,有凰鸟长鸣。

  很快,一条真龙被斩首,一头不死鸟被剑轮撕成两片,一头天狼被绞成血雨,它们宛若活物,被杀死后,发出凄烈的叫声。

  同时间,那口金色的神炉都跟着暗淡了不少。

  “万兽炉,负有盛名的异宝,据悉,当年为了炼化它,曾以龙血、凤魂、狼魄、玄武壳等融入进去,端的是厉害之极!”

  周妖圣说道,当年,勾陈帝宫的鼻祖还曾来过仙道之地寻找材料,练成了这件威力奇大的宝物。

  战场中,王煊凌空一脚侧踢出去,当的一声,脚掌伴着红色物质,他已经恢复到了最巅峰状态,直接硬撼异宝——万兽炉。

  在沉闷的声响中,万兽炉变形,凹陷下去一块,有被一脚蹬穿的趋势,这就显得尤为恐怖了。

  当然,局限于这个时代,这件曾经很强大的异宝,无法恢复到最辉煌时期的威势,就像是很多法宝化成凡铁一样,它的属性也下降的厉害。

  砰的一声,又是一脚踏出去,火光倾泻,炉口那里的神焰汹涌了出来,向着王煊而去,想要焚毁他的肉身。

  然而,他自身有红色物质溢出,和那火光相遇到一起后,竟反让炉火都暗淡了,没有那么盛烈了。

  王煊舒展肉身,数脚过后,万兽炉坑坑洼洼,险些被他踢爆!

  新星,周妖圣不想说话了,刚介绍完万兽炉这件神灵宝物的可怕之处,结果就见到它变形了。

  勾陈帝宫的鼻祖面色难看,想要收回异宝,然而,王煊以剑轮阻击,连着劈了过去,在上面留下可怕的痕迹,密密麻麻,要裂开了!

  咚的一声,关键时刻,王煊一冲而过,手里抓着往生池,轮动开来,生猛地砸在万兽炉上。

  轰的一声,宝炉炸开,成为碎片,流火覆盖,烧红宇宙虚空,源自不朽之地的一件非常强大而有名的神灵兵器毁掉了。

  王煊立身在宇宙虚空中,看着非凡的金属碎片飞落,伴着神火铺天盖地的倾泻,他发出朦胧的光,阻挡住所有外物接近,以他为中心形成一片净土。

  “太强了,这就是王地仙,举手投足间,直接击爆神明的武器,身为普通人的我,当年没看到过他的战斗,今天有幸目睹,确实超凡入圣啊!”

  “这就是真正的神话之战吗,我怎么觉得,王煊比那两个所谓的神明更强?周妖圣和李天仙什么眼光啊,评价忒不靠谱了!”

  此时,观战的人都跟着情绪高涨,无比激动,在各大平台上留言,喷两个特邀解说员,说如果两人去参战的话,一定是向死而行,水平太凹了!

  周妖圣和李天仙很想辩解,在这个年代,没有人比他们更懂神话,但是,最后他们不敢惹众怒,主要也是,他们两人接连乌鸦嘴,预判失误,成本反向指标。

  王煊全身地仙血气和红色物质一起蒸腾,让他体外形成一片赤霞缭绕的领域,光雨洒落,他像是从流血的战场走来的仙魔。

  很明显,他的元神可以交融这种稀有而可怕的红色超物质,但肉身还需要过渡期,要慢慢适应。

  这些年,元神跑出去太远了,明显提升了一大截,早已超越原本的境界!

  此时,王煊看到了蝶,跨过了烟霞海,横渡过虚无之地,来到了命土之下。

  此刻,元神并未真正上来呢,只是有恐怖的元神之光一道又一道的冲上来,和他的精神凝结为一体。

  因为,元神携带了大量的红色物质,真要全面冲上来的话,他自己的血肉可能先受不了。

  现在,他纯净的元神之光,剔除红色物质的部分,先行回归了部分,还在持续中。

  “慢一些!”昔日,他一直在希望飞走的“蝶”回来,现在他却有些吃不消,真是滋味难明。

  现在的他,肉身在哧啦声中,冒出火霞,甚至部分体表有被烧黑的迹象,正在接受一种非常可怕的洗礼。

  即便这样,渡过来大量的元神之光,新诞生的元神也足以比肩当年了,他现在单以修为和实力来论,自然无惧两大鼻祖。

  随着他的状态不断攀升,红色物质溢出体外,他一拳轰出去,他附近的金色撑天支柱,还有以能量构建的恢宏建筑物,全面爆碎了,模拟勾陈帝宫而成的牢笼被摧毁。

  这种状态下的王煊,让两大鼻祖面色都变了,他们很清楚,全盛时期的王煊和商毅血拼后,都活了下来。

  在那一役中,王煊击杀了附体齐天的恐怖瘆灵,一战成名,让所有人都意识到,在现世中他可以直面任何人。

  超绝宫的鼻祖甄超留下一道残影,速度太快了,想要避开王煊,直接遁向远方。

  倏地一闪,王煊如同一道流光横空,完全是在瞬移,比甄超的速度还要快一截,后发先至,挡住他的去路。

  霎时间,漫天落雷,无尽的闪电倾泻而至,王煊的元神之力复苏后,可以尽情动用各种神通,现在施展的是万劫渡仙曲,这是燕明诚留下的经篇。

  超绝宫的鼻祖当时就被劈的横飞了出去,满身焦黑,青年状态的他原本很英俊,现在甲胄破碎,满身血污,十分狼狈。

  “王煊!”他怒喝,身体有烟霞蒸腾,时空似乎因此而紊乱了,天地间传来无数神灵的诵经声,他在演绎某种禁忌术法。

  同时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伴,现在还等什么?联手杀敌!

  王煊从容而镇静,实力稳步提升,更胜以往,哪怕是两大鼻祖当前,他也无所畏惧,直接冲杀。

  他举拳砸向甄超,大开大合间,随意的施展体术和神通。

  甄超全身璀璨,符文无数,术法之光绽放,这是他准备的杀手锏,构建时空陷阱,要束缚住那个强大的对手。

  但是,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响,时空陷阱被王煊以蛮力生生的震散了,光束滔滔,倾泻向四面八方!

  超绝宫的鼻祖大口咳血,身子横飞出去。

  同一时间,远处,勾陈帝宫的鼻祖立身在逍遥舟上,眉心发光,秘术一重接着一重的施展,无尽光雨伴着神明的武器,从钟体到飞剑,还有神圣图卷等,更有各种精神武器,呼啸着,铺天盖地而来。

  王煊全身爆发光芒,发出蝉鸣声,一只蝉双翅震动,混沌光荡漾,道鸣之声震耳欲聋,响彻这片虚空。

  可怕的蝉鸣,将远方呼啸而来的各种武器都挡住了,并且天蝉飞了出去,这是再次提升后的金蝉奇景,和过去相比,威能暴涨了一大截。

  它成为了混沌天蝉,蝉翼撕裂虚空,将所有武器都绞碎了,并且蝉翼震动出的混沌涟漪,让勾陈帝宫的鼻祖负伤,被割裂身体,一条手臂坠落在逍遥舟上。

  嗖的一声,超绝宫的鼻祖身形一闪,要回归逍遥舟上,他见同伴始终没有下船,意识到,对方该不会是想以秘法,催动某个神话时代留下的残破旧约,同时带走两件至宝吧?

  然而,他的心沉了下去,根本走不了,王煊瞬移,再次挡住他的去路,以万仙渡劫曲轰落,打的他以各种术法构建的光幕爆开,让他全身焦黑,血液溅落。

  两人纠缠在一起,像是两道闪电在移动,地仙层面的战斗激烈而迅猛,都具有神速,可惜,这是一面倒的屠杀!

  顷刻间,甄超的右臂爆碎了,小半边身子被王煊徒手撕了下来,血雨洒落,他身负重创,但依旧以极限速度逃出去很远,动用涅槃术,再次重组身躯。

  可惜,他逃脱不了,很快又被王煊追上了,元神剑光斩落,伴着红色物质汹涌,将超绝宫的鼻祖祭出的元神武器——银色的神刀,震碎了,并且甄超被灼烧的元神暗淡,进一步遭受重创。

  在漫天雷电中,在血色赤霞绽放间,王煊逼近,将超绝宫的鼻祖甄超以斩道剑的刺目光芒劈为两片,并且以剑轮绞碎了元神,直接击毙!

  他从裂为两半的身体间一冲而过,伴着光雨飞洒,红色超物质弥漫,他杀气腾腾,看向另外一人。

好书推荐: 我有一剑   宿命之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