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空彼岸> 新篇 > 第42章 超凡寒冬黑夜时期的大战

第42章 超凡寒冬黑夜时期的大战

  超绝宫的鼻祖甄超,外表看起来是个青年,黑色长发染血,金色瞳孔急骤收缩,脸上写满惊容,他难以置信。

  这才初步接触,他就被重创了!

  他的右手破烂,焚烧着,被那璀璨纹络包裹的锋锐枪尖穿透,于鲜血四溅中,手掌在血和光芒的交融间消失了。

  为什么?他居然躲避不开,强大如他,至今还有地仙道果,被至宝加持后,他已经施展出至强秘术。

  刚才那一瞬间,空间重叠,星空倒影,桃代李僵,他接连祭出三种超绝秘法,理论上能够躲开,或者替自身应劫。

  但是没有用,连带着他的小臂都跟着爆开了,接着伤势蔓延到右肩头,血淋淋,碎骨块跟着炸出去后,这才止住。

  “走!”甄超忍着剧痛,竭尽所能地催动逍遥舟,今日大凶之兆,这才交手他就被重创了,出师不利。

  他的胸部也有伤,连心脏都出现个窟窿,至于胸骨早就断了,还好这不是枪尖直接刺穿的,是被一股杀气绞断的。。

  事实上,若非逍遥舟保护,他的心脏肯定会爆开,甚至整个人都要被撕裂,整艘小舟发光, 覆盖两大鼻祖, 抵住了至高规则的侵蚀。

  王煊自然不会止步, 想一枪挑杀他!

  这两人不是善类,当年在渡海的最紧要关头,背刺方雨竹、燕明诚、白静姝等人, 还曾在来旧土夜袭他。

  “杀!”王煊一声低喝,被造化真晶溢出的浓郁超物质滋养, 状态猛烈提升, 前所未有的好, 精神之光和地仙之血结合在一切。

  远远望去,宇宙虚空中, 他被染血的神霞笼罩,气场很强,和近年来他低调的如同凡人的样子相比, 完全不同了。

  “这是就地仙, 真正的现世天花板!”周妖圣喊道, 仿佛回归了神话时代, 身在新星上,他自己却先激动起来, 倒是很具有感染力。

  这个时候,御道枪刺穿逍遥舟撑开的结界,一人一枪, 血气和仙光混合在一起,迅猛地爆发, 他踏足船上。

  两大鼻祖双足和逍遥舟接触,从双腿向上蔓延神秘纹络, 借至宝无上仙威守护自身,并施展秘法, 攻击向王煊。

  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失去这艘宝船,这是他们纵横这个时代的底气所在,唯有至宝能让他们保住地仙道果,可以让他们熬过超凡的寒冬黑夜。

  而且现在失去至宝,那只有一个下场,必然会被眼前的年轻人杀死!

  甄超自然是首当其冲, 因此,他毫无保留,全身都是地仙纹理,从头到脚都是规则的体现, 施展出杀手锏——十方俱灭。

  他自然要拼命,双足接引至宝的力量,自身的杀招全力涌现,从空间上到时间的维度上,无处不是杀光,那是一篇又一个篇文字,化成有形的字符,向着王煊落去。

  “逍遥舟,你拥有星空下第一的极速,为什么逃脱不了,走啊!”勾陈帝宫的鼻祖勾沌在施展超绝术法时,也在以精神低吼,额头的元神之光疯狂照耀,催动宝船。

  事实上,逍遥舟确实在逃,发现是御道枪后,第一时间就飞天而起,但还是晚了,它被锁定了,御道枪如同附骨之疽,粘在它的规则领域之上,它像是被提前套上了缰绳。

  它放缓速度,上贡超物质,保全自身,没有去血拼。昔年,它也曾不服,激烈对抗,结果几乎被刺穿,如今它不想重新体验那种濒临崩解的可怕感觉。

  身为至宝,它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神话时代,渡过了一个又一个超凡寒冬,拥有它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但都只是过客,它不会因为生命中短暂有交集的某个人而拼掉自己。

  “哧!”

  宝船上,漫天都是银色字符,那是十方俱灭的显照,是至强术法的体现,划破了时空,无处不在,宏大的诵经声响彻这片虚空。

  正常来说,这确实具有无以伦比的杀伤力,是一位活了接近四千年的超绝强者的底牌之一,对手很难不付出代价就能避开。

  但是现在和平日不一样,王煊持枪,迸发出极其强盛的光芒,一枪就刺破了十方俱灭这种覆盖全场的大神通!

  那些分散在每一寸空间中的字符,像是绚烂的水晶,璀璨的神金,极其耀眼与可怕,但是却被快速地“熔炼”了,在这一枪之威下,被刺透光幕,分崩离析,都瓦解了,刹那爆开。

  超绝宫的鼻祖甄超闷哼了一声,心彻底沉下去了,他再次遭受了重创,全身剧痛难忍,左掌血淋淋,而后消失,手臂跟着爆开,而且左半边身子都血淋淋,险些被撕开。

  逍遥舟并没有绝情,虽然自己没有和御道枪血战,但是却允许两大鼻祖调动它的规则之光,庇护两人的肉身。

  不然的话,甄超的状况会更为凄惨!

  同一时间,勾陈帝宫的鼻祖勾沌的术法被一枪刺破了,瞬息崩灭,天地间各种光先后熄灭。

  两大鼻祖确信,这一枪之威确实无可匹敌,那是至宝复苏后有意识的攻击,一人一枪合在一起,真正的一枪破尽万法。

  王煊全身的毛孔都在喷薄光辉,手中的长枪更是比太阳还刺目,摧枯拉朽,无物可挡。

  御道枪仿佛有时光的侵蚀之力,破解术法,撕裂能量结界,让对手像是坠落进光阴的怪圈中,躲避不开。

  “这……实在太恐怖了,一人一枪攻破对面至宝的形成的结界,杀上了宝舟,王地仙在只身对抗两大鼻祖!”新星,李天仙叫道。

  他沉浸在大战的氛围中,叹道:“在这一刻,我仿佛回到了神话最璀璨的年代!天花板级强者大战,至宝出现,超绝世的血在飞溅!”

  逍遥舟虽然几乎停了下来的,但是拥有极速的它,也几乎一闪就到了火星附近,早已远离了月球外的战场。

  这样的极速,让普通人和超凡者都瞠目结舌,惊得说不出话来。

  幸好这片地带也有大量的太空探测器,在远方捕捉到画面,不然的话,人们将遗憾地错过这场大战。

  此刻,出乎意料,王煊手中的御道枪并没有刺向两大强者,而是自行压落,枪尖触及逍遥舟的船舱不动了,加速汲取浓郁的超物质!

  王煊用力撤,想用它先去杀敌,但是没拽动,他意识到不能勉强为之了,想到了御道枪说过的话,他只是它漫长岁月中遇到的一个较为特殊的人,但是很多个神话时代以来,它遇到的奇人有很多位了,不会特意为谁而“驻足”。

  想要真正收服,甚至彻底炼化掉御道枪,凭现在的他还不行,除非他表现过于突出,被对方全面认可,或者迅猛地提升实力,到时候直接炼化之。

  “杀!”

  超绝宫的鼻祖甄超经验丰富,像是看出了一些内情,即便已经失去双臂,也在全力施展术法,攻击王煊。

  一片盛烈的霞光自他口中飞出,化成数千口能量飞剑,覆盖王煊那里。

  同时,甄超在后退,他需要时间,借助至宝之光,施展金蝉斩壳诀,他想将肉身恢复过来。

  王煊的地仙之血和仙光凝聚在一起,撑开一片护体光幕,施展各种强大的体术,如道家祖庭秘典上记载的经文,以及金色竹简上的羽化拳等。

  在他面前,能量飞剑全部被他一拳一拳的轰碎了,有时候一拳打出,成片的剑光就会爆开,照亮了宇宙虚空。

  在此期间,超绝宫的鼻祖甄超的血肉蠕蠕而动,血光交织,新的双臂再生出来,胸部的伤口愈合了。

  到了他这种境地,怎么可能没有保命手段?就像王煊在神话末年最后一战时对面的敌手,附体在齐天体内的瘆灵就曾施展过地狱黑凤涅槃术复活。

  此时此刻,甄超的同伴,勾陈帝宫的鼻祖勾沌,并未趁此时机攻向王煊,而是立身在船的后方,严肃戒备着。

  “逍遥舟挡不住第一至宝,但是我们能杀了这个人,到时候御道旗的旗杆就是无主之物了。”甄超说道。

  他刚恢复过来,就已经付诸行动,看到御道枪和逍遥舟黏合在一起,一个汲取超物质,一个上贡,他意识到了,至宝似乎暂时退出了,人能胜出即可!

  他全力以赴,扑杀向王煊,两者瞬间交手,各种神光绽放,拳脚碰撞时,空间居然在扭曲,在塌陷。

  外界,人们神色凝重,这是何等的力量?

  当术法绽放时,更是可怕,仙道流火蔓延,整片漆黑的宇宙都像是被点燃了,两大强者搏杀,从逍遥舟上坠落了出去!

  这是超绝宫的鼻祖甄超最想要的结果,想斩断王煊和御道枪的联系,面对第一至宝,他实在没有底气,心中有股难言的凉意。

  勾陈帝宫的鼻祖依旧只是站在逍遥舟上,并没有跟出去,他露出异色,催动神通,远距离攻向王煊,十指齐张,飞出秩序之光,化成可怕的场景。

  顷刻间,宇宙中,那飞来的秩序之光,猛烈的落下,先是成为一根又一根粗大的金色柱子,像是要撑开宇宙。

  金光流动,宏大的建筑物拔地而起,组成勾陈帝宫,将王煊困在当中,配合甄超一起杀敌。

  这种在虚空构建勾陈帝宫的手段,着实惊人,困敌的秩序神光极其可怕,地仙被封锁,都会极其麻烦,难以挣脱出这片区域。

  “好!”超绝宫的鼻祖露出喜色,但是,他没有注意到,勾陈帝宫的鼻祖虽然在帮他,却始终没有离开逍遥舟,屹立在船上不肯离开。

  新星,李天仙叹道:“各位看到了吗,这就是不朽之地和神明之地最强大的两人,出手就是秩序之光,动则天地轰鸣,在外太空构建出帝宫牢笼,纵然地仙陷落当中,都很危险。”

  周妖圣补充道:“现在两件至宝都出了一些状况,没有参战,如今战局难料,原本形势大好的王地仙有麻烦了。”

  “两位,刚才场外有不少观众说,你们每次开口都是‘毒奶’,会让被称赞者陷入险境中,是这样吗?”主持人为了活跃气氛,选了一条点赞最高的评论,说给两人听。

  “刚才都是巧合,意外而已!”

  ……

  外太空,王煊举手投足,尽是至强体术,如羽化拳,拳印所向,打爆虚空。而那五脏雷霆功,则让他肉身迸发闪电,击破各种术法。

  还有经过融合的金身魔胎法,让他浑身如同披上一层金色的神衣,令他的地仙之躯越发的坚固不朽,直接在硬撼地仙级的术法攻击。

  显然,王煊看似神勇,肉身无匹,但这一切都是无奈之举,元神不在,他自然要以强大的肉身体术迎击。

  “以元神秘法斩杀他!”勾陈帝宫的鼻祖站在逍遥舟上,露出冷笑,隔空全力出手,不断催动元神,从额头那里斩出一道又一道神芒,那是一杆又一杆精神能量化成的神矛。

  刹那间,一片又一片金色的神矛,像是被古代的军队成规模地投掷出来,跨越时空,密密麻麻,笼罩战场,将王煊覆盖。

  同时,超绝宫的鼻祖甄超也确定了,王煊的元神确实出了大问题,一直都没有动用精神层面的绝学。

  现在他和同伴一起,都在催动元神领域的秘法,成片的剑光从他的眉心那里斩出去,攻杀王煊。

  “王地仙危矣,看来早先外界的推断是准确的,此时被证实了,他的元神出了意外,至今都不曾显照,让他陷入绝境中。”新星,周妖圣点评。

  此际,新星,旧土,宇宙深处,无数人在观看这一战,神话的终极一战确实引发了全民热议,无论是普通人,还是超凡者,海量的人群被吸引了目光,各大平台的收视率都创了新高。

  在哧哧声中,王煊很被动,以地仙之血融合超凡物质,对抗强敌的元神之光。

  他虽然在以羽化拳、金身魔胎大法等碾碎成片的精神之矛、剑光等,但是自身依旧挂彩了,有血液溅起,最为严重的是,精神领域要被入侵了。

  但是,他并没有慌乱,远去的“蝶”就是他自己,他不信,自身会陷入生死绝地中,自身的道果依旧置身之外,这么多年了,该有动静了!

  “噗!”

  王煊胸前出现一道可怕的伤口,鲜血四溅,同时,他的眉心被一杆金色的精神长矛差点刺穿,处境极其恶劣。

  “回来!”他一声大喝,感应到了,在命土后方的世界,烟霞海上空,有一道流光掠过,一片无比绚烂的元神之光照落,瞬间贯穿了命土!

  在这一刻,王煊的精神能量暴涌,元神璀璨如骄阳横空,额头间,有淡淡的红色物质溢出,体内能量剧烈翻腾!